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42 相救

姜嬛负着手从藏身的低声踱步而出,她低头瞧着已经昏迷在地面上沈阑,一股愧疚的情绪从心底蔓延而上。

可愧疚归愧疚,该做的事,她是一样都不会少的。

她蹲下身去,极快的便将沈阑身上的东西给搜罗了一个干净,然后又将人拖拽到了榻上,用薄毯搭在他的身上后,这才从沈阑的房间中走了出去。

不过她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走出去,依旧是选择了翻窗跳墙,从屋顶上穿近路过去。但现在青天白日的,姜嬛也不敢太过嚣张,只能徐徐图之。

好在仗着自个从这里了如指掌,一路是有惊无险的摸到了地牢门口。

要进到地牢中去,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由重兵把守的大门。姜嬛摸了摸沈阑怀中的令牌后,便将它悬在了腰上,随即就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从藏匿的角落中走了出来。

守卫将她拦下,刀尖如雪泛着锋芒:“你是何人?”

姜嬛不言,只默默地将腰间的令牌扯下,递了过来。

守卫接过,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看了眼,又抬头在姜嬛的脸上转悠了一圈,对着对面的同伴说道:“是三公子的令牌没错,可我怎么没有见过他?”

同伴思忖了会儿,便朝着他挥挥手:“许是三公子新收的人,况且令牌在这儿,怎么着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行了。”守卫将令牌递还回去,“你进去吧。”

姜嬛默不作声的接过,朝着两位颔首后,便走了进去。

等着她的身影,彻底便石门掩盖后,另一人才道:“一句话都不说,总不可能是哑巴吧。”

入了地牢,那难闻的血腥味便争先恐后的涌入了鼻翼之中。

姜嬛按压着心中不舒服的感觉,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甬道两旁石壁之上的灯烛依次燃起,火光微亮。

等着完全下到底后,姜嬛却是不敢再往前一步。

可事已至此,她进不进去又如何?总归是那念头一起,她便已经配不上那个姓氏。

攥紧笼在袖中的手慢慢的伸了出来,摸上了门上嵌着的铜环,稍一用力,那门便应声缓缓而开,带起一阵烟尘。

等着烟尘散去,姜嬛这才看清了地牢的全貌如何。

姜嬛步子沉稳的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还在想,这儿倒是同广陵王府在肃州的那个地牢还挺像的。

没几步,便到了尽头。

尽头之后,便是他们关押姬以羡的地方。

铁门沉重,推开之时便发出了狰狞之声。

被绑在木桩上的姬以羡懒洋洋的抬眼,这些日子他早就将沈家三位兄弟过来的时辰来摸准了,按理来说,如今应该早上了一些。

光晕从打开的铁门之后照进了来,将昏暗的此处微微点亮。

逆光中,一抹清瘦的人影披着黑袍迈着沉稳的步子而来,她的面容全然隐没在黑暗之中,可他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他又会如何认不得。

“暖暖。”姬以羡张了张干涸的唇,可就连一丁点微末的声音都发不出。

瞧着他这般模样,姜嬛心中又何尝好受,她几步奔走上前,双手扶在了他的腰上,不过她不敢再太用力,只能挑选着他没有受伤的地方用小手轻轻的挨着。

“阿瑾。”姜嬛仰头看他,目光相汇,那些担忧一览无疑,“你还好吧?”

姬以羡摇摇头,见着她的喜悦在瞬间被冲散,他张张嘴,想让她快些走,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可他已经有许多日滴水未进,发不出丁点声音来。

姜嬛也不顾他一身血污到底是有多脏,垫着脚便伸手去摘缚在他身上的铁链子。

那铁链子又重又结实,单凭一个人的力气,如何会将它从中折断,徒劳的试了会儿,姜嬛这才想起自己从沈阑身上搜罗出来的东西,便有几把钥匙。

她从怀中将那串钥匙摸出来,蹲下身便将拴在姬以羡脚边的铁链给打开,又依次摸着往上,将套在他身上的锁一一打开,最后才接住了姬以羡站不稳往她怀中扑腾的身子。

她环着他的腰,鼻尖酸酸的:“阿瑾,你受苦了。”

姬以羡有气无力的靠在她的怀中,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丁点的气力,扯住了姜嬛的袖子,张嘴,只说了一个字:“走。”

他发不出声音来,姜嬛也只能全靠他的嘴型来辨认。

瞧清后,姜嬛眉头一拧,陡然间电光火石,寂静的地牢中一道破空的铮铮剑气自她背后传来。

姜嬛扣住了姬以羡的腰,往旁边一躲,两人悉数都跌在了满是血污的地牢之中,那全身上下脏的就像是泥潭中打了一个滚。

姜嬛扶着姬以羡在角落中坐好,警惕的看着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

来人同她一般,也是身着黑衣隐匿在了角落中,不过她们之间的不同在于,这人将一张脸都完完整整的露了出来,特别是那双眉眼,锋利如刀。

姜嬛心中一个咯噔,不太明白为何沽酒会在这儿?

同庭凛,闻末一样,沽酒也算是她亲手栽培出来的暗卫,可按理来说这人不是在金陵就是在沂州,怎么会出现在云州?

沈澈?姜嬛心中几乎是立马就有了答案。

姜嬛将鞭子从腰间取了下来,拿捏在手中,鞭尖垂地,在一片黑暗中尤为醒目,若是对上沽酒,她还真没全身而退的把握。

甚至可以说,就算是用了沈家的武功,她亦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特别是还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姬以羡。

姜嬛在心中如今是七下八上的,完全没有一个着落的点。

她在打量着沽酒的同时,沽酒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她,那锐利如鹰的目光,简直是恨不得立马就当场揭穿她的身份,然后再将她缉拿住。

姜嬛忍不住心想,为什么今儿守在这儿不是闻末他们几人,偏偏是油盐不进的沽酒?

只要一想这些全都是沈澈折腾出来的,姜嬛就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如今地牢昏暗,再加上姜嬛又用黑袍将全身罩住,就像是曾日夜守在姜嬛身边的沽酒也都没有认出来,这是自家的姑娘。

沽酒率先拔剑而去。

姜嬛在心中叹气,运起手中的鞭子相抵。

两人你来我往已经走了数招,几乎是不相上下,短时间内真的是没有办法一决胜负,本来沽酒是想寻个机会将姬以羡给抢过来,直接杀了的,谁知道那人就像是一块铁板似的,牢牢地挡在了姬以羡的面前,任凭他如何设下陷阱,那人依旧是不为所动。

沽酒心中难得的升腾起了几分郁闷,可在郁闷的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眼前同他交手的这人,她的身手招式于他而言十分熟悉,就好像曾经日夜相对一般。

沽酒努力想要将心中的这些杂念摒去,可当他瞧见她隐在黑袍后的那双眉眼时,那种怪异的熟悉感又再一次的重新笼罩上了心头。

姜嬛一边同沽酒在那见招拆招,一边心中又暗自着急,沈阑那边的迷药,她是掐着时辰下的,按照她原本的打算,她现在应该是带着姬以羡已经快出沈府了,而不是还在地牢中同沽酒周旋。

真的是越想,她便觉得沈澈那厮忒毒了些,竟然安排沽酒在这儿十二个时辰守着,明摆着就是来抓她的。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速战速决的时候,一向安静的地牢中蓦然就出现了一道极重的脚步声,踏在青石板上,似乎用尽了全力正朝他们这儿奔来。

这里只有一个出口,那就是来路。

姜嬛用余光瞧着正靠在墙角休息的姬以羡,要紧了后牙根。

若是换个地儿,她大可舍了自己这条命,也能拼死杀出一条生路来,将姬以羡给送出去,可是……沈家……

姜嬛握紧了手中的鞭子,下一刻便听见了铁门被人从外面撞开的声音,姜嬛侧目看去,就见沈阑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扶着牢门喘着气。

瞧着他一路跑来面颊通红的可怜样,姜嬛心中虽然有几分愧疚,可还是忍不住的发笑,她将嘴角不由得翘起来的弧度压下,又对上了沽酒那柄寒气凛凛的长剑。

“沽酒,给小爷抓住她!”沈阑气得用手指着姜嬛的时候,那手都在发颤,“敢在小爷的茶水里下迷药!”

姬以羡听着,有些虚弱的抬眼看了看姜嬛,被头发遮住的眼后,似有流光涌动。

沽酒同沈阑点点头,又一次率先发起了进攻,剑光所过之处尽皆有零星的火光迸出,沽酒似乎也是看准了她有所顾忌,是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专门挑着姬以羡所在的地儿下手。

姜嬛如何不会知道沽酒心中的小算盘,若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估摸着她下手要比沽酒更狠些。

她顾及着身后的姬以羡,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是以处处都处在下风。

沈阑在一旁也瞅准了机会,将剑拔出来,直接便朝着姬以羡的面门刺去。

姬以羡早就被他们折磨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就算是瞧见了可以要他命的长剑已经逼近他的面门,他也只是坦然一笑。

姜嬛瞧见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只能转身朝着姬以羡扑去,用自己的肩膀,硬生生的接住了沈阑的那一剑。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