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6 闲叙

晚膳的时候,姬以羡换了一身玄色衣裳过来,走在廊下几乎欲与这夜色融成一体。那时候,她正趴在罗汉床上摘花玩,也没有注意到姬以羡。

直到姬以羡反手扣着桌案的时候,她的目光才从那堆花中,然后移到了他的手上,再往上才瞧见了他这人。

有时候,她觉得老天爷当真偏心。

一个男子的眉眼轮廓,怎能生的这般精致,那恰到了好处的勾勒,真的是少一分便缺了些许韵味,而多一分却又显得女气,如今这般模样,才是刚刚好。

她仰头看他,仰的脖子都有些酸涩,本想着笑一笑,可真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却扯得嘴角边的伤口疼,便立马收敛住了消息,反正她如今这般面容,笑不笑又有什么关系了。

还不是一样的丑陋惹人嫌。

姬以羡小几的另一面坐下:“摘这些作甚?”他的语气绝对说不上好,可比之下午时在书房见着的样,已经算是极致的温柔了。

姜嬛将自己目光给敛住,沾了水在一堆花瓣边写道:“有人?”

她写的简单,却相信姬以羡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在这么一个不见天日的府中,唯有面前的男子,能勉强算是她的依靠。

只要能活着离开肃州……姜嬛攥紧的手,又慢慢地放下。

“是啊。”姬以羡轻声一叹,“夫人这般模样,着实令人惊讶。”

说着,他脸上便揉了几分笑意,隔着小几,看她。

烛光煌煌,映着那张伤痕遍布丑陋的脸。

娶她回来的时候,他正昏迷中,被那林氏以冲喜之名直接送到他的床上,他本是打算直接杀了她,一了百了,毕竟林氏送来的人,谁敢放在身侧,这无异是养了一条毒蛇在侧,后来却发现是个蠢得,他借酒试探,也没试探出个一二来,想着她死了,也有其他人补上来。那也就不如将计就计,便打算用她当挡箭牌挡着,谁知道今儿,却给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瞧着蠢,却是个有主意的。

可有时候太有主意,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姜嬛将袖口半卷着,伸手拎过小几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后,推了过去。

罗汉床临着窗,外面的侍女小厮在廊上来回走动着,院子中还有几名侍女在打扫庭院,虽说姬以羡不得宠,可院中伺候的人,却不少。

姜嬛的目光在外面这些人的身上提溜过,转回来继续写:“方便说说吗?”

“抱歉。”姬以羡摇头,“不方便。”

“世子,世子妃该用膳了。”

半个脸埋在光影中,姜嬛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花随意的往旁一搁,就想跳下床去,就在她准备动作的时候,另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却缓缓地伸到了她的面前来。

寻着那只手往上瞧,就见姬以羡唇角含笑的看着她,语气轻缓的笑着:“怎么,不可以?”

姜嬛将手搭在了他的手中,由着他轻轻一牵,便下了床。

用膳的时候,除了琴儿和玲珑伺候,还又多了另两个眼生的侍女,生的唇红齿白,妖妖娆娆的,并不像是原本跟在姬以羡身边伺候的人。

两人沉默的将饭用完,便让人给撤了。

姜嬛用手指蘸了茶水:“那两人是谁的放进来的?”

姬以羡瞅了眼,将书翻开:“林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