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47 呵!男人!

地牢。

姜嬛瞧见姬以羡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已经被闻末全都给包扎好了,整个人也换了身赶紧的衣裳,用铁链拴着手脚,靠在草垛上。

不知为何,她就想起自己在肃州时,被广陵王关在地牢中光景,他想了想,觉得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她打开牢门进来,闭着眼的正在休息的人儿,却在下一刻立马就睁了眼,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这两日他的脸色也稍稍好了些,也没有几日之前的虚弱和苍白。

见着她来,姬以羡想要翻身坐起来,却不知扯到背后的哪一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的。姜嬛见了,忙不迭过去将人扶住:“别动,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全。”

姬以羡摇头,强撑着身子半坐起来,将头靠在了她的肩上:“暖暖。”

他声音低而轻,她低头望着他没有被衣袖遮住的手臂,上面的伤痕可谓是触目惊心,她指尖从上面一点一点的划过,最后心疼的握住了他的手。

“暖暖。”姬以羡没有听见姜嬛的声音,于是又喊了她一声。

“嗯。”姜嬛捏住他的手指,“怎么?你身子是不是还不太舒服,我去找闻末给你瞧瞧吧。”语毕,姜嬛便要起身离开,却被姬以羡反手握住:“暖暖,别走。”

姜嬛顿时就停住了动作,认真地低头凝视着他:“怎么了?”

“许久不曾见你。”姬以羡磨蹭着她的手指尖,说出的话却是叫人觉得分外辛酸,“暖暖,我们快有一月未见了吧。”

姜嬛在日子在心头盘算了一番后,点头:“嗯,是啊。”

“那你能留在这儿陪陪我吗?”姬以羡又道,“我好想你。”

姜嬛犹疑了一会儿,便将双脚也放了上来,将人抱在怀中,安抚道:“好,我陪陪你。”

“阿瑾,你不要太担心,很快……很快我便将你带回长安去,你会没事的。”

姬以羡微微瞧着嘴角一笑,牵着她的手,安心的闭上了眼。

等着姜嬛从地牢中出去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

沈阑正在地牢外跳脚,等着闻末和沽酒两人,瞧那势头,大有一种要将人碎尸万段的冲动。姜嬛刚一出来,他便立马跳过去告状。

姜嬛摸了摸他的头,全当安慰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出去一趟,你自个先休息吧,不用等着我。”

刚一说完,沈阑便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人:“姐姐,你要去哪?带我一起呗。”

“有些事,你不太方便出面。”姜嬛淡定自若的将沈阑的手拂开,纵身跃上墙头之后,身影便消失在茫茫月色下。

沈阑正要追上去,就被沽酒提住了后衣领:“姑娘出去是有正事要办,你别去闹她。”

“那是我姐姐。”沈阑此刻是对沽酒恨得咬牙切齿,“而且姐姐一个人在地牢中同那人呆了这么久,你们就不关心吗?万一那家伙对姐姐动手动脚的怎么办?”

“姬临渊都被我们给折磨的奄奄一息了,哪还有力气对着主子动手动脚的。”闻末冷哼,显然没有将沈阑的话当成一回事,或者放在心上。

沈阑虽然觉得闻末这话十分有道理,但转念一想,便叫道:“是,姬临渊没有力气对姐姐动手动脚,但不代表姐姐没有啊!”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姐姐对那人有多看重吗?”

沽酒和闻末对视一眼,突然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出了沈府。

姜嬛便直接去了最挨近沈府的一处客栈,庭凛正和玉祁在一起聊天喝酒,面前一小碟的花生米已经快要被他们吃完。

见着他,玉祁身子倚在窗框上,晃了晃手:“哟,咱们世子妃回来了?”

姜嬛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刚想伸手将玉祁手中的酒杯端起来,就被玉祁从中截断,他将手中的酒往窗外一洒:“就你那点酒量,还敢喝?今儿你要是喝醉了,可没有人照顾你,毕竟你家那位世子爷,如今还在那里面呆着了。”

姜嬛嘴角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来,只是道:“我这两日去见了爹爹,小叔你也去见见吧,爹爹很想你。”

对于姜嬛的说辞,玉祁不动心是假的,他年少离家,如今已经有数个年头,可终究是近乡情怯,纵然渴望回去,却不敢去见曾经的故人。

“你同你爹爹说了什么?”等那一阵激动过了之后,玉祁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小丫头,还是你想将我调开,正好可以带人去救姬以羡?”

“我若是要带人去救他,又何须过来特意知会你一声。”姜嬛在桌边坐下,“是爹爹真的很想见你。”

玉祁对于姜嬛的说辞,到底还是持着怀疑态度,一直都不肯松口。

“你这些日子都守在门口,可曾见我同炽夜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吗?再言,这次过去,我会同你一起去见爹爹,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姜嬛冷嘲了一声,自顾自的倒了一盏已经冷掉的茶水,灌进了喉咙中。

冷水下肚,将原先还有些迷糊的睡意驱散。

玉祁已经落下了酒杯,一双眸子毫无半分温度的瞧着她,等着姜嬛抬头的时候,才道:“既如此,那便去吧。”

“不过庭凛……”玉祁在庭凛的身上转悠了一圈,他可是知道这丫头让庭凛护送过大燕的太子,是以这次也非常担心,姜嬛特意将他支开,让庭凛带着炽夜他们进府救人。

姜嬛又何尝不明白玉祁的心思,她淡淡道:“庭凛跟着我们一块去。”

听见这话,玉祁满意了。

于是三人又连夜赶了回去。

当沈澈又瞧见姜嬛时,是高兴的只差要蹦起来,扑上去便将人抱了一个满怀。

玉祁冷冷的朝着沈澈身上一盯,说道:“如今暖暖也长大了,你怎么还能像小时候那般,避嫌不知道?”

许是玉祁的口气太过严厉,沈澈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将姜嬛放开,朝着玉祁拱拱手:“不知阁下是?”

姜嬛上前,拉住了沈澈的手腕:“是小叔。”

“小叔?”沈澈听后,一下子就拧起了眉,“沈混蛋?”

玉祁眉毛一挑,没再说话,而是非常直接的一脚就踹了过去,正中了沈澈的小腿,这一脚玉祁用了些力道,痛得沈澈只想嗷嗷叫,可到底还是忍耐下来,面色不佳的看着玉祁。

迟早有一日,他非要剥了他的皮不可。

玉祁却对他的目光置若罔闻:“今晚我们睡哪?”

“睡哪?滚去外面睡?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等祖父祖母亡故了再回来?”沈澈咬牙,“不孝子。”

玉祁冷眼睨着他:“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说着,玉祁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便落在了姜嬛的身上。

沈澈察觉到玉祁的目光后,便上前挡在了姜嬛的面前:“小叔,如今时辰不早了,侄儿先给你安排一下今晚的去处,不过少不得要委屈委屈小叔了。”

玉祁冷冷一笑:“随意。”

沈澈一通安排后,玉祁觉得沈澈说的真的是没错,果然是要委屈委屈他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沈裕,突然觉得同沈澈在一间营帐中,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他怎么着也要比沈裕看着顺眼的多。

沈裕没说话,只是抱着手中的被褥,扔给了玉祁后,便面无表情的裹着被子重新上了床榻,翻身,闭眼一气呵成。

玉祁被沈裕这么一番动作给气的胃疼。

相比较起来,他真的是觉得那小丫头太乖巧省心了。

于是乎,在玉祁忿忿不平中,他将被褥在地面上铺好,然后也裹着被子睡了去。

等着第二日,姜嬛和玉祁是被号角声给惊醒的。

自幼便跟在沈安的身边长大,她太明白号角声到底是代表着什么了,她一个翻身便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将衣裳全部穿好,看向沈澈:“还有盔甲吗?给我弄一套来。”

“你要跟着去?”沈澈皱眉。

“我想去看看,有些事不见着,我又如何会死心了。”姜嬛淡淡道,背转了身没有再看沈澈一眼。

沈澈也明白事情轻重,略一思考后,便同她道:“行,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姜嬛看向他,等着他的话说出口。

沈澈道:“你若是上了战场,必须得跟在我身边,不准轻举妄动,知道吗?”

“嗯。”姜嬛伸手,将腰间的鞭子解开,随意丢在了床榻上,换成了一柄长剑拿在了手上。

急促的号角声再次响彻大营。

姜嬛穿戴整齐后,便随着沈澈走了出去,寸步不离的跟在了他的身后,沈安和沈裕倒是一眼就瞧见了她,他们齐齐的皱了皱眉,可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还有什么心思去说教,便直接带着大军去迎敌。

一处平原上,风沙卷起。

广陵王的旗帜蓦然撞入了眼中,而那人正骑在骏马上,眉眼沉冷,手中握着长枪,一抹红缨在风中翻卷。

杀气凛冽。

这便是他们沈家的宿敌。

姜嬛平静的抬眼,同广陵王遥遥相对。

或许她该庆幸,姬以羡如今并不在这儿,要不然这叫她如何下得了手。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