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1 我会将我缺席那些年全部补上

在涟漪等得快没有耐性的时候,久掩着的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推开,白慎护着沈梨从里面走了出来,涟漪极快的上前:“白大夫,世子妃身子没什么问题吧?”

不等白慎摇头,韩雍轻挑的声音便从头顶响起:“嬛嬛,你这是出了什么事?身子不好,怎么不知道叫我去给你瞧瞧了?好歹在肃州的时候,我可算是你的大夫了。”

一句话,被韩雍这个浪子给说的是跌宕起伏,惹人遐思万千的。

沈梨仰头,看向只露出半截身子的人:“韩公子最近好像很是悠闲?”

“比不得嬛嬛,如今临渊忙得脚不沾地的,嬛嬛不跟在临渊身边伺候着,反而还有闲情逸致来这儿,还真是自信的有些过了头。”韩雍说话向来喜欢一语双关,同初见时那般不着调的模样,相差万里。

对于韩雍的调侃沈梨并未放在心上,她朝着韩雍点点头,正要离开之际,韩雍用手撑着栏杆,纵身一跃便从上面直接跳下,灵巧的落在了沈梨的面前,正好也挡了她的去路。

沈梨往后退了一步,与韩雍将距离拉开。

白慎上前,作揖:“小公子。”

韩雍扯着嘴角笑了笑,目光从他的身上游离过去,再一次落在了沈梨的脸上:“怎么你这张脸还没好全了?”

“我记得我给你用的药,可是顶好的,按理来说三个月必定能恢复如初。”韩雍伸出手指,正要摸上沈梨的脸蛋时,就被她猝不及防的很打掉。

沈梨眉眼中带上了几分冷冽:“还请韩公子自重。”

韩雍浑不在意的一笑,将手指重新拢回了袖中:“老白的艺术纵然不错,可比起我来,却还是差了些,既然你身子不好,不若我替你探一回脉?”

“免得临渊担心。”说完,韩雍极快的伸手,擒住了沈梨的手腕,如今在大众睽睽之下,沈梨也不好落了他的面子。

再言,韩雍的医术可谓是华佗在世,她若是拒绝,岂不是不知好歹?

韩雍也明白沈梨的顾虑,当即手腕一用力,便将人狠狠地拉了去,沈梨脚下一个趔趄,额头直直的就撞上了他的手臂。

韩雍似笑非笑的回身:“世子妃您就算是想要投怀送抱,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这大庭广众青天白日的,若是叫有心人传出去,你可想过临渊的名声如何?”

沈梨压着心中的怒气,面无表情的韩雍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掰开:“韩公子若是无事,我便先走了。”

“我说了,替世子妃瞧瞧身子如何。”韩雍笑容满面的拦住了她,虽说韩雍的身手敌不过她,可也不容小觑。

他要是有心拦人,一时之间沈梨倒也挣脱不开。

“世子妃是在怕什么吗?”韩雍笑意微微的问着,手下却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强硬的将沈梨拖上了楼。

瞧着是韩雍,涟漪心中可谓是没有半分的担心,她悠然的重新落座,甚至还让人泡了一壶茶上来,慢悠悠的喝着茶等着沈梨和韩雍。

屋内的布置与肃州的那处茶室极像,竹帘半卷,光影黄昏,茶香在屋内浮动,角落中的檀香袅袅而起,绕着矮几和蒲团,极具禅意。

沈梨走过去坐下:“韩公子,你最近好像挺闲的?”

韩雍极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抿着嘴角摇摇头:“其实我挺忙的,只是听说世子妃您在这儿,这才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些空子来,特地来见见世子妃。”

“我有什么值得韩公子百忙之中,过来见一见的?”沈梨自嘲一笑,黑眸却没有半分的波动。

韩雍全然不见,只道:“我说了,替你诊脉。”

“白大夫已经替我瞧了,剩下的大概也就不必在麻烦韩公子,如今您事也多,又何必将时辰浪费在我的身上。”沈梨笑着规劝。

韩雍摇头晃脑的:“没办法,谁让小爷对您就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了,世子妃请。”

若是再说下去,估摸着大家伙离撕破脸皮也不太远了。沈梨并不想在此时多生事端。可这人摆明了也是个难缠的主,沈梨的手指不自觉的按压在了自己的脉搏上,应着韩雍笑意微微的眼,顿然一笑,眉眼明媚恍若生花:“若是韩公子不放心,那看上一看也无妨。”

“毕竟我来医馆这事也瞒不了阿瑾,你若是了解一二,还可以帮我劝劝阿瑾了。”

沈梨将自己掩着手腕的袖子,一点点的翻上,最后搁在了韩雍的面前:“韩公子,请。”

许是沈梨姿态太过坦然,韩雍反倒觉得自己落了下乘,就像是个小人一样,一直阴魂不散的缠着沈梨,他心中稍稍带了几分阴郁,可还是身上将手指按在了她的脉搏上。

她身子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比常人要虚一些,日后受孕有些困难,据此韩雍都是能猜测出几分来,她的身子是何时受损的,想必来找白慎,也是为了这事吧。

韩雍再度抬眼的时候,不知为何沈梨总觉得韩雍看向她的时候,眼中莫名带了几分怜悯的情绪。

沈梨心有戚戚,她不动声色的一笑:“怎么?我的身子可是有恙?”

韩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不疾不徐的摇头,可也什么都没说,便让她离开了。

沈梨直觉有怪,可她又不好问出口,她眸色深深地往韩雍的身上一转,笑着福身后,便与涟漪一同出了济世堂。

等着人走,韩雍便将他屋中的竹帘卷上,瞧着沈梨那纤细的身段,慢吞吞的爬上了马车。

说心中没有分毫的愧疚是不可能的,可她与姬以羡……真的不是良配。

若是有办法,他又何必做这等恶人。

韩雍摇头叹了一口气,又将竹帘重新放下。

可他却不知,在他放下竹帘的那一霎,原本该端端正正坐在马车内的沈梨,却猝不及防的掀开了车帘,正好瞧见韩雍叹气将竹帘放下的模样。

沈梨捏紧了手中攥着的车帘。

涟漪似乎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伸了一个头过来,关切道:“世子妃,您这是在看什么?”

“没什么。”沈梨微微一笑。

她回到府中的时候,意外的见屋内瞧见了一抹原本该出现在书房或者东宫的身影。她无声的将涟漪挥退下去,悄声走至了姬以羡的身边。

还不等她出声,沈梨便感觉手腕一痛,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落入了一个冰凉的怀中。

她无奈的抿着唇笑着,仰面望着让自己投怀送抱的男子,手指无意识的攀附而上:“你今儿不忙了吗?”

“没。”姬以羡低头蹭着攀附上来的手指,脸颊蹭着她的指尖,“只是想你了,便来见见你。”

“我们许久不曾见了。”姬以羡闭着眼睛,整个人耷拉颓丧,倒像是在撒娇抱怨一般。

沈梨又何尝不知,只是他们如今,哪能见着,她摸着他的脸:“阿瑾,如今我的身份可不太合适去接触这些,纸是包不住火的,若是有朝一日我身份掩藏不住,你可知你要承受什么?”

“阿瑾,我们都不能这么任性。”沈梨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借着他的力道半撑起了身子,将唇贴了上去,“你还未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了?”

“很难吗?”姬以羡呼吸刹那便有些不稳,他紧紧地扣着沈梨的腰,将她压在自己的怀中,“那条鞭子,我送你的那条你记得吗?”

沈梨伏在他的怀中,乖巧的点头。

那条鞭子事到如今,还在她腰上系着,是在肃州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会武功的时候,送给她的,虽然这东西原本就是从沈澈手中抢来的。

姬以羡将脸埋在她颈窝处:“鞭子上有你的名字,暖暖。”

经他这么一提醒,沈梨倒是想起来,自己是曾经在鞭柄那摸到了她的小名,暖暖。

可一个名字也未免太凑巧了些,她可不认为这是姬以羡发现他身份最主要的原因,他想肯定还有别的他没有告诉她。

姬以羡又在她颈窝那蹭了蹭,这才又道:“你还记得你再韩雍那喝了一口茶,便脱口而出的云雾茶吗?”

沈梨讶然:“你从哪就开始怀疑我了吗?”

“也不算,只是有几分疑心罢了。”姬以羡终于抬起了头,轻快一笑,吻在了她的眉心,“我的暖暖实在是太不会伪装了,大秦的贵女,有几人能有你这般的身手?”

“还有西域和草原的时候……那雨夜,你的破绽就更多了。”姬以羡顺着她的眉心一点一点的吻下去,“不过那时候我没什么证据,便一直按捺在心中,直到我带着铁骑出去,而你和太子去宜州,傅三说起沈家姑娘失踪的消息,我这才敢肯定的,让我更加确定你的身份,是在太子回来后,他说你同南宵引关系匪浅。”

“暖暖,试问天底下,能同南少主和楚帝关系匪浅的能有几个?”

沈梨一笑:“倒真是我大意了。”

“太子还说,南宵引喜欢送你玉玦,说你喜欢玉玦,暖暖,我这儿也藏了好多珍稀的玉玦,我全部送给你好不好?一年送一枚,我会将我缺席的那十六年,全部给你补上的。”姬以羡凑在她的耳边喃喃道,“南宵引送给你的,你就全部扔了,好不好?”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