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7 召见

初春的夜还有些凉,虽说不至于被冻得浑身都成了冰雕,但当身边却是睡了一个十足十的大暖炉,却不能靠近半分,这种时候往往是最磨人的。

这不算是她第一次和姬以羡共枕眠了,甚至以后无数个日子里,两人都还需要扮演一对还算是恩爱的夫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可真当那人身上的青竹香气席卷了她的鼻尖,霸占了她所有的感知的时候,姜嬛心中的那股烦躁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就算是背转了身,那股浅浅的香味,还是能盘桓过来,连带着那种暖和的热气。

按理说,她们现在是夫妻,她就算是转过去将他当成汤婆子抱一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她并非真正的姜嬛,又如何能做出这般不知礼义廉耻,没有女儿家脸面的事情来。

还有金陵……她迟早是要回去的,若真与这人纠缠不清,又该如何面对父亲母亲以及沈家的族人。

想着,姜嬛蜷缩了一下脚趾,两只脚碰着冷冰冰的,将原本就缺乏的困倦,又一次给惊得灰飞烟灭。

她难捱的动了动,身后姬以羡的声音却传了过来:“还不睡?”

姜嬛摇头,却依旧固执的背对着他。

“睡不着?”姬以羡又问,似乎比起前几次来,这一会儿倒是多了些耐心。

想着反正也睡不着,姜嬛干脆转了身,摸黑着抓住了姬以羡的手,两人的手一冷一热,一个细嫩如玉,一个粗粝带着茧子,是常年练武的手。

姜嬛身体一僵,不是说姬以羡身娇体弱不适合习武吗?

“怎么?”黑暗中,姬以羡的声音慢吞吞的响起,“你的这手,到和你眼睛一般,生的不错。”

姜嬛心中一紧,就听见姬以羡又继续道:“这般娇嫩的手,可不像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姑娘,反而像极了那些娇娇贵女。”

“不过是父母照顾我。”姜嬛将姬以羡的手掰开,在他的手心一点一点的写道。

姬以羡笑了下,没有戳穿她:“睡吧。”语毕,姬以羡便想将他的手从她的手中抽离出来,可才刚动,又被姜嬛给捉住,写道:“那天刺杀你的人是谁?”

“好好地,你关心这个做什么?”姬以羡这才是彻底将手抽了回来,“想要我死的人太多了,我哪有去了解他们是谁。”

“太晚了,你快睡吧。”

隔日刚醒,玲珑便跪在了床脚出的位置:“世子妃,王爷请您过去。”

王爷?广陵王?姜嬛穿衣裳的动作一僵,对着玲珑挑了挑眉,不太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广陵王会突然召见她,而且还是隔了这般久。

总感觉,来者不善。

一股子的凉风不知道从哪透了进来,吹得人透心凉。

姜嬛默不作声的起来,让琴儿将她扶到了妆镜前,替她梳妆,身后玲珑默默地注视着,不知道是何缘故,越和这位世子妃接触的越久,就觉得她越不像一个清贫人家出身的姑娘。

或者换句话说,若非那张脸毁了,就说她是大家族中精心雕琢打磨的姑娘,她也是信得,那一身的气质,真的是太通透了。

玲珑暗中叹气,上前从琴儿手中接过了梳篦:“世子妃,还是让奴婢来为您梳妆吧。”

姜嬛说不出话,只能默默颔首,算是应承了她的话。

林氏的院子透着一种富贵之气,那广陵王的所居的院落,则很好的体现了武将的那种疏狂肃杀的气息。

脚下的青石砖透着寒意,将她屈膝跪下去的时候,那股寒气便顺着她的膝盖向上攀爬,不一会儿便冷的手都僵了。

她恭敬的低头跪在广陵王的书房之前,隐隐有交谈声从书房中传来。

也不知跪了多久,紧闭的书房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穿着戎装的男子从里面疾步走了出来,在路过她的时候,脚步一顿,弯腰将人扶了起来:“嫂子,父亲如今正在气头上,言语上可能有些偏激,还望嫂子见谅。”

姜嬛戴着面纱,只露出了那一双翦水般的双眸,灵秀逼人,姬行见着的那一霎,都有几分迷惑,可偏偏在她的眉骨之上,有一道伤疤,平添了几分狰狞,将那份灵秀给遮掩了不少。

她福身,算是承了姬行的情。

“嫂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