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2 心疼

听着姬以羡委屈的语调,沈梨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揪起来了似的,难受的厉害,她伸手按在他的后脑勺,却是悄无声息的安静下来。

埋在她耳边的姬以羡如何会不知道她沉默的含义,他眯起了眼,几近带着狰狞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耳垂,犹豫再三,他还是撑着身子坐直起来,离开了那一具温香软玉。

沈梨歪着头不太明白的瞧着姬以羡突如其来的动作,琢磨再三,还是率先伸手牵住了姬以羡的衣袖:“你要去哪?”

姬以羡身子没动,听见她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立马就笑开:“傻子,我哪儿也不去,今儿就在府中陪你。”

沈梨眨眼,没等姬以羡有所动作,自个先像一只蝉蛹朝着姬以羡的怀中拱了去,当她的脸贴在姬以羡的胸膛上时,她才可怜兮兮的仰面看着这人:“你今儿不去处理那些事务了吗?”

“那些事务都是死的,就算搁上一两日也不会如何,倒是你这段日子,我一直忙于这些琐事,都无暇顾及你。”沈梨主动的投怀送抱终是取悦了他,他重新伸手抱住了她的细腰,将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与她耳鬓厮磨。

身旁是半掩着窗扉,秋光粼粼而下,覆了两人一身。

可姬以羡陪她的时候到底不长。

自那日两人温存过后,姬以羡便是三四日甚至是七八日不曾着府。

沈梨让人搬了一张软塌搁在庭院中,又让他们将大白给她放了出来,挨在她的软塌边上,一伸手正好就可以摸着大白的头顶。

就在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秦燕议和在即之时,一向安分的大楚,却又传来了异动。

虽然姬以羡担心她知道这些事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甚至是在她的周围布了无数的暗探,可在南宵引密信到长安的那一刻,该知道不该知道的,她几乎全清楚了。

密信到的那一日,正巧也就是大秦使者同大燕使者在云州议和的日子。

沈梨冷静的将南宵引传给她的信函拆开,眼前便是一盏如豆灯火,火光闪烁的映在一旁窗纸上,勾勒出一抹剪影。

夜深。

庭院外的风声鹤鸣,树冠上的枝叶婆娑而响,如今整个院子中,除了她就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

搁在手边的茶水不知何时已经凉却,余温半点不剩。

沈梨摸着茶盏,眼前是南宵引从宜州寄来的信函,上面零零碎碎的记了许多事情,她一件一件的看过去,倒是想起了前段时日在宜州与他相见时,同他和君硕风两人说的一些事。

她心烦意乱的将面前的信函抓起,在手中揉成一团,最后放置在烛火上,任由火花将所有的一切事物吞噬,片刻之后,只余灰烬,洒在了铺有宣纸的书案上。

天色将明。

涟漪推门而进,瞧着坐在书案上一动不动的身影。

晨起有雾,湿气隐隐的濡湿沾在了她鬓边的发上,脸庞也隐约被一层白气笼罩,飘飘渺渺倒似画中人。

涟漪走过去:“世子妃昨儿没有回房歇息吗?”

听见声音,沈梨有几分呆滞的眸子动了下,不疾不徐的抬眼看向了站在书案边上的涟漪,她今儿穿了件桃红的衣裳,掐腰的,显得那一截腰肢真的是分外柔软。

她慢慢的将目光从涟漪身上移开,直视着她身后大敞的门,晨光倾洒而进,将先前的雾气全然撕裂,光明乍现。

“没,没什么睡意。”沈梨轻声道,“世子爷今儿还没回府吗?”

涟漪道:“世子遣人传话,近几日他便在东宫住下了,若是世子妃想见他了,尽管去东宫找他。”

“东宫呀。”沈梨眨了眨眼,笑容满面的拂袖而起,“算了吧。”

“你遣人给他传个话,我便在府中等着他吧。”

涟漪不解:“世子妃,如今就连陶姑娘也知道隔三差五的亲自过去瞧瞧世子爷,怎么偏就您无动于衷了?世子爷对您这么好。”

听着涟漪带着几分抱怨的话,沈梨心中纵然有几分难受,面上却是未显露半分出来:“我不适合去东宫这些地儿,日后这话你就别说了。”

“您是世子妃,怎么就不合适了?奴婢瞧着明明合适的很。”涟漪纵然有怨气,可尽职尽责的去吩咐丫鬟备水,准备早膳。

沈梨瞧着涟漪夹杂着怒气转身而去的身影,无奈的抿唇一笑,抬手将大白招过来,便往寝居去了。

今日,姬以羡果然依旧未曾回来。

而据半阙所言,东宫灯火通明的亮了一夜。

沈梨坐在庭院中的软塌上,神色恍惚的听着,晨光沐浴下,她顿然衍生出几分不真实的感觉来。

她漫不经心的接过涟漪递来的银耳羹,仰头看着站在她身边的涟漪和半阙:“阿瑾今儿还是不回来吗?”

半阙拱手:“主子的事,我们这些当下属的怎好置喙。”

“这哪里算得上置喙,不过是问问罢了。”沈梨说完,紧接着又继续沉默下去,涟漪无奈的和半阙刚交换完一个眼神,就听沈梨在那徐徐问道,“那我可以去东宫找他吗?他已经快十日不曾归家了。”

听见沈梨的话,半阙只差没有跪下大呼三声万岁。

明眼人都瞧得出那位主在东宫中脾气差成什么样,可他们明明知道这位主的一味良药在哪,可那位就是偏生拦着他们不准他们找她进宫。

如今终于从她的口中听见这话,半阙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欢喜莫过于此。

于是生怕沈梨反悔,半阙急忙叫道:“当然可以,世子妃想去哪儿都可以!涟漪,你还不快去备车吗?”

涟漪自然也是欢喜的,虽然东宫中的事她不太了解,可从每日半阙回来长吁短叹也能明白几分如今东宫的境况如何,是以这几日她对这位漠不关心的世子妃多少是带了几分埋怨和责怪的,甚至是忍不住的去想,如果这事换成陶嘉月,她肯定不会这般无动于衷。

涟漪福身应着,转身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沈梨在东宫在见着了不知挑灯夜读了几日的姬以羡。

他面容比平常更为苍白些,带着些倦怠和冷戾,好像一个不太顺心便能随时暴起骂人一般。

在他附近几位幕僚全都低着头,不敢多言一句,敢与他锋芒相争的也唯有坐在姬以墨身边的傅燕然。

他面色皎然,温润如初,倒是比几月前见着的时候更加精神了些,一点都不像连续几夜不曾入眠的模样。

沈梨在书房外停下的脚步,偏头小声问着有几分惊喜的容陵:“你们世子爷有几日不曾入眠了?”

容陵听后,神色不愉的将眉毛压低了些:“实不相瞒,世子爷已经有三四日不曾合眼了,属下担忧,若是世子爷在这般下去,只怕身子吃不消。”

“云州那边的事已成定局,世子爷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在这几日力挽狂澜,既如此又是何必折腾自己的身子。”

“是啊,木已成舟的事,你们世子爷为何非要这般?”沈梨喃喃道,也不顾书房之中是否是她一个女眷该入内的,她沉着眉眼上前,跨过了门槛后,这才伸手敲响了身边的门环。

姬以墨原本还有几分不愉,谁知道在瞧见她的刹那,眉眼舒展,欢颜顿现:“咱们的世子妃可终于来了,也不枉某人日夜盼着。”说着,他揶揄的看向了坐在另一处的姬以羡。

别说姬以墨,就连傅燕然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容来:“世子妃快请进。”

沈梨摇摇头,眼神却直勾勾的看着姬以羡,也不说话,似在和他无声的对峙着。

书房内,传来几人和善的哄笑声。

等着笑声止住,姬以羡这才从善如流的起了身,若是有心人定能发现,他原先宛若雪山般冷冽的眉眼,如今正被笑意侵蚀,一点一点的变得柔和起来。

沈梨往后退了几步,站在门廊下,槅扇前。

姬以羡一出来,反手便将书房的门给掩上,再一伸手便将好好站在那的人拉进了自己的怀中,将下颌搁在了沈梨的头顶,语气不免的带了几分幽怨,听起来倒是颇有几分怨妇潜质:“我还以为你不会管我了。”

“怎么会?”沈梨笑着环住了他的腰,“阿瑾,你许久不曾回府了,我很担心。”

“不会了。”姬以羡朝她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等此间事了,暖暖,我带你……”

“阿瑾!”不等姬以羡说完,沈梨便急忙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她声音纵然清淡,可姬以羡还是辨别出了几分急切来。

他目光一黯,紧紧地抿着嘴角。

沈梨也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对,她继而又温声道:“我听说,你有好几日不曾入眠了?不若我陪你去补一觉吧,阿瑾有些事虽然急,可你的身子也一样的重要。”

“就是啊!”姬以墨从一旁的窗扇中笑眯眯的支出一个头来,对着两人摇摇手,“孤让宫人带你们去。”

沈梨听闻声音,面色不改的从姬以羡的怀中退了出来,朝着姬以墨福身:“多谢太子殿下体恤。”

江行也从一旁支出了半个头来,赞赏道:“不慌不忙,颇有大将之风啊!”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