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6 我娶你罢

两厢静默。

唯有搁在有些掉漆桌案上的茶水中有白烟袅袅升起。

半响之后,卫砚才苦笑道:“阿轻已经嫁进了东宫中,不过她身份不够贵重,如今只是一名良娣,而太子妃之位,则成了唐家那位姑娘的囊中之物。”

“良娣这个身份还不够贵重吗?”沈梨讽笑着看着卫砚,“不过我倒是不知你,是个情痴不说,还大度的让我大开眼界。”

卫砚对沈梨挖苦没放在心上,可还是下意识的辩解:“你说我大度,你又何尝不是如此?认识你十六年,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竟然对自己的情敌有容人之量,暖暖你也挺让我佩服的。”

“我俩的事能混为一谈吗?”沈梨摇头,“但凡有丁点希望,我绝不会将人拱手相让。”

卫砚两手一摊:“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表哥,你还是别那我那个好庶妹来寻我开心了,我如今的境地你也瞧见了,我从来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该明白等我回到金陵,会发生什么吧。”沈梨没有和他继续弯弯绕绕的心思,一开口便将事情说得很是清楚明白。

卫砚苦笑:“你就这般肯定是阿轻动的手吗?”

“我以前就知道沈轻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这般不是个东西,虽然我不太清楚明白你俩之间的冤孽债是何时开始纠缠的,但这一次我绝不会原谅。”沈梨缓声道,“以前你同我说沈轻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姑娘,我虽然不信,却也不曾仗着什么身份去欺辱她,可是她又是如何做的?”

“一边同我演着姐妹情深,一边又借着我这个长姐的身份,同我的未婚夫勾勾搭搭,同时还在背后将你迷得神魂颠倒,也无怪姑姑瞧不上沈轻,就连让她做个侍妾都不愿。”

“若她真进了你王府,指不定你后院要因她变得一团糟。”

卫砚眉头拧了起来,他一言不发的低头将那茶水当做可以浇愁的酒,一盏接着一盏灌进了嘴中,然后落了肚。

不过片刻,卫砚就将茶水全都给喝了一个干净,苦涩的茶味从舌尖可以蔓延,没有半分的茶香味。

他沉默了许久后,才道:“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做什么还在这儿要死不活的。”说话的空隙,沈梨又让掌柜的重新泡了一壶茶水端上来。

这一次,卫砚倒是没有喝,而是有几分嫌恶的将身子稍稍偏开,他本就不爱喝茶,刚才还一下子灌了一壶下去,如今闻见这个味道,便觉得十分难受,自然想要避开一些。

“这些事,又哪里是说忘就忘的。”卫砚叹气,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骤然抬头,“暖暖,我娶你吧。”

听见这话,沈梨正在倒茶的手一僵,接着便是茶水从茶壶嘴中洒出来,落在她的衣裳上,如今虽然快要临近冬日,但也茶水却也是洒出了一大片,很是轻易地就将衣裳染透,触及到了肌肤。

沈梨将茶壶搁下,用绣帕去擦被染上茶水的衣裳,边擦边抬头瞪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

“我没有胡言乱语,我很清楚我到底是在说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总不可能叫你真的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了结此生吧。”卫砚道,“如今金陵城的风言风语甚多,大多都是阿轻和唐子玉派人传出来的,若是旁人或许不信,可从阿轻嘴中说出来,你觉得了?”

“你可是完全消声灭迹两年了,暖暖。”

对此,沈梨倒是不怎么在意,她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阿轻?你竟然舍得?”

“我爱阿轻胜过自己,但暖暖,你是我妹妹,是沈家嫡出的姑娘,若是你声名被染上什么污点,那沈家其他的几位姑娘,会因此受你牵连,更大些,就连沈家的男丁,也会因此在背后被人说闲话的。”

“这点轻重,我还是有的。”

沈梨意外的在卫砚的脸上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儿:“你什么时候,竟然想得这般明白了?不打算为我那位好庶妹守身如玉,终生不娶了?”

“暖暖,我是在说你的事,你可知你若是回去,等着你的会是什么难听的闲言碎语?”卫砚见着她这般漫不经心的心态,顿时便有了几分冒火。

“就算是有又如何?她们可不敢搬到我的面前来乱嚼舌根,既然我听不见,又何必在乎,再大不了,我就直接回沂州去,反正祖父祖母肯定愿意见着我。”沈梨是真的不担心,若是因此她不用同人议亲,她反而更要轻松些。

因为啊,有些人一旦遇见,便是此生难忘。

除了他,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还能和谁共度一生。

卫砚对她的话倒是不可置否:“你就仗着外祖父他们宠着你,一个劲的任性吧。”

“我出府也够久了,你若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府。”沈梨实在是不愿在和他说这些以后的事,用手撑着桌案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对面的卫砚一把拉住。

她不解的回身,挑眉看着他。

卫砚没动,依旧握着她的手腕,他们是兄妹,原先不是未曾没有过这般亲昵的动作,只是那时候她心如止水,倒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她满心满眼的只有一个姬以羡,自然是不愿再同旁人亲近半分的。

她面无表情的将手腕从他的手中给抽了出来:“何事?”

“此次我在长安不会呆上多久,你最好也准备准备,最迟半月后,我便会离开长安,届时,我们一起回金陵吧。”卫砚瞅着她眸子,认真的说道。

其实不用卫砚多言,她本就是这般打算的,要不然也不会特意给南宵引传了信,让他将姬以羡给引过去了。

若是那人还在长安……沈梨骤然转身,瞧着天边倾洒下来的脉脉余晖,如数的落在了屋脊上。

有些事,的的确确不敢想,更不敢奢望。

她是背着众人偷偷溜出来的,不过如今广陵王府一半的暗卫都在北院那守着还在昏迷中的广陵王,对她如今的院子,倒是疏忽了些。

沈梨很轻易地就从半掩着的窗扇翻身进了内屋。

不过还未等她将衣裳换上一换,门廊下便传了涟漪的叩门声:“世子妃,陶姑娘来了。”

沈梨只得匆匆的将衣裳一脱,塞到了床榻下后,翻身上了床,用被褥将身子盖住,这才出声让涟漪将陶嘉月给引了近来。

陶嘉月几乎没有进来过,就算来也只能在外室晃荡一圈。

是以当她绕过屏风的时候,沈梨轻而易举的便瞧见了她强力掩饰却依旧羞涩的眉眼。

这是姬以羡的寝居,按理来说她是不该住在这儿的,可那人一带自己回来,便将她安置在了这儿,她又是个懒的,久而久之也懒得提醒姬以羡该给她重新换个院子,再加上这屋子中一应俱是男子的用物,也无怪陶嘉月会春心萌动。

陶嘉月尽力让自己目不斜视的走到床跟前:“姜姐姐今儿可是不太舒服?”

沈梨扶着额头,拥着被子半坐起来:“嗯,头有些疼,不知嘉月可有什么事?”

陶嘉月福身,语气温柔似能滴出水来,她温婉一笑道:“皇后娘娘让嘉月过来接姐姐进宫,说是有要事想同姐姐相商。”

这下沈梨是真的觉得头痛了。

如今大秦拜访,身为皇后理应忙着大秦宫宴一事,怎么还有空想起她这么一个不能说话的哑巴来?

除非是……姬以羡娶平妻的事。

沈梨微笑,摸住了陶嘉月的手:“好,那就有劳嘉月在外等我一会儿了。”

去皇后寝殿的时候,倒是意外的遇见了姬以墨。

他正在同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在那打情骂俏的,那姑娘大概不是宫里的人,但穿的很是富贵,与她稚嫩的面容极不相配。

走了一两步,沈梨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今儿是燕帝宴请大秦使者的宫宴,她们女眷,自然是跟在皇后在另一处殿中。

不过陶嘉月向来最得皇后欢心,带她倒是先去了寝殿请安。

她们去的时候,皇后许是才午睡起来,殿中空空落落的没什么人,陶嘉月倒没觉得有什么,很自然的将袖子稍稍挽着,扶着皇后便下了床,替她梳头。

陶嘉月手巧,不一会儿便梳好了一个大气沉稳的发髻。

沈梨容色淡淡的坐在一旁,瞧着亲若母女的两人。

这皇后见她是假,想同她示威是真的,不过是为了彰显陶嘉月在她这儿的身份可不一般,好让她别再陶嘉月入府之后,欺负了她。

姜嬛出身卑微,如何欺负得了陶家嫡出的姑娘。

将这一切弄完之后,皇后这才满意的让陶嘉月扶着她坐下:“听嘉月说,你近来身子不太好,如今可是好些了?”

沈梨起身行礼后,便淡淡的摇头。

皇后知她不会说话,自然不愿自降身份为难一个哑巴,于是她又说了一两句宽慰的话,便转头与陶嘉月继续说笑。

其实皇后之所以如今还能放任她坐在世子妃这个位置上,最满意的一点,不过是源于她的识时务罢了。

不过两人没说多久,便是宫妃和朝廷命妇进来请安。

陶嘉月一向也不爱这种场面,又与皇后说了几句之后,便带着沈梨一同出去了。

刚出了大殿,平常与陶嘉月交好的几名姑娘也到了,她们拉扯着陶嘉月,说是好久与她未见,想同她说一会儿子的话。

沈梨听见后,便顺势将陶嘉月的手给放开,前来找她的几位姑娘,她虽不知道名字,但对她们却是有印象的。

这三人中,有两人都在背后编排过陶嘉月,转头却又与人亲昵宛若姐妹的……沈梨心中发笑,却是不愿去趟她们这趟浑水。

陶嘉月就被她们顺势被逮走了。

沈梨也落得一个轻松,她往前走了几步,就见着了坐在树枝上也不知在张望什么的姬以墨,她仰面瞧着这人,那人也低头看着她。

两人对望一眼,无言之后,姬以墨便对着她招招手,示意她上来。

本来沈梨有些犹豫不决的,可是在四周环顾了一圈后,她还是毅然决然,身姿轻盈的跃了上去。

身旁树梢微动。

姬以墨回头,就见这人已经轻巧的在树枝上坐了下来,他唇角含笑:“我听说陌将军让你装病在府,怎么偏生跑出来了?”

“嘉月上了府,说是你母后有要事与我相商,便让我过来了。”沈梨道。

姬以墨倒是疑惑的皱眉:“母后?母后知你身子不好,怎么会在此刻让你进宫了?”

沈梨不太爱搭理这档子事,也不愿深究,是以两肩一耸:“谁知道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