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04 思之入骨

沈梨没打算让沈祁好过,毕竟祖父落在她身上的怒火可不少,怎么着也要沈祁分担一部分才行,是以在沈老太爷过来瞧她的时候,例行寻问了下突然出现在沈梨闺阁中的几人,阑珊也不负众望的将沈祁推了出来,说道:“这位玉祁公子,从郡主在肃州的时候,便一直跟着郡主,也救了郡主许多次。”

本来阑珊也是好意,想让玉祁在沈老夫人几人的面前多表现一下的。

谁知躺在床面上的沈梨却突然歪头冲着沈祁,悠悠一笑,情深意切的喊了句:“小叔叔。”

沈老太爷的面色当场就变了。

后面的事,不必赘述也知,沈祁那厮的出现,完全转移了沈老太爷对她的怒火,一腔全都发泄到了沈祁的身上。

这个不孝子当年逃婚也就罢了,竟然几年不曾归家,沈老爷子就算不踹断他的腿,也是要将他的一层皮给剥了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接下来的想要做的一些事,她不愿让沈祁知道。

唯有此法,才能将这人给困住一二。

又在府中养了几日,勉强的下床行走后,沈老夫人一时兴起将她们姐妹几个都招了过去,说是打算带着她们绣一扇绣屏。

就算是在不愿,沈梨也不能不听祖母的话,可何况她已经有许些日子不曾和祖母说过话了,她重新梳上了未出阁女儿家的发髻,簪了一只白玉钗,并未有过多的修饰。

她去到祖母院子的时候,其余姐妹早就开始绣起来,唯独缺了她一个。

沈老夫人瞧着她,便笑着热切的将她拉了过去,将她圈在自己的身旁:“我的暖暖可好些了?这般乖巧的孙女儿,老头子怎么就忍心下手?你也是,痛了也不知哭喊几声,你祖父最是疼你,你若是哼几声,他怎么还敢打你?”

“这事是暖暖做错了,该罚的,再言,罚了才能长记性。”沈梨倚在她的身上,“祖母还是别和祖父生气了,这事的的确确是暖暖做得不对。”

“以后啊,暖暖不会再离开祖母和祖父,也不会在让祖父操心了。”

沈老夫人摸着她的头:“你总是这般懂事,以前的时候我就盼着你能哭一哭闹一闹,别成天像个小大人似的,谁知这么多年过去,你依旧还是你。”

“说到底也是我们无用。”沈老夫人叹气,“罢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暖暖你今儿便十八了,心中可有心仪之人?”

“暖暖还想在多陪祖母几年了。”

“傻丫头,你今儿都十八了,算是老姑娘了,竟然还这般不着调。”沈老夫人捏了捏她的脸颊,“若非两年之前出了那事,说不定如今我都可以抱抱自己的曾外孙了。”

“祖母!”沈滢听着,立马就叫了起来,“如今才好了,我可不想大姐姐嫁到东宫去。”

“你懂什么?”沈老夫人无奈的瞧了她一眼。

“我自然是懂得。”沈滢将手中的绣屏一扔站了起来,微扬着下颌,神态睥睨,“我沈滢未来的夫君,必须得真心爱我,敬我,心里也只能有我,若是他敢纳妾,我必定休了他!”

“太子有什么好的,那东宫指不定藏了什么女人了?侍妾通房一堆不说,还是有什么侧妃良娣的,等着日后登基,三宫六院,是数不尽的姬妾,我大姐姐,可是琅邪沈家的嫡长孙女,凭什么要委曲求全,同那么多的女人争一个男人!”

“我沈滢的姐姐,就该配天下间最好的儿郎,他须得是我姐姐的意中人,也须得我姐姐是他的意中人才行。”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沈梨望着她,眼中有些许的湿润。

她朝她招招手,将人抱进了怀中:“我的滢滢长大了,也知道心疼姐姐了。”

“大姐姐,你别难过,我虽不知你是否喜欢太子殿下,不过我就是觉得太子配不上你,他若是真心爱你,又何止于转身就娶了沈轻。”沈滢手脚笨拙的学着沈梨的模样,环住了她的肩头,“所以啊,大姐姐这世间好男儿多得是,咱们慢慢找,总能找到自个心仪的。”

“好。”

呆在沈老夫人的屋中绣了一日的东西,等着最后回屋时,沈暖让阑珊替她整理她今儿绣的东西时,阑珊一惊,将她做了一半的衣裳提了出来,惊讶道:“郡主,您这是给谁做的?”

她懒洋洋的回头看去,就见在阑珊的手上,提着她才做了一半的寝衣,那件寝衣甚是宽大,可不像姑娘家所穿。

沈梨一愣,还未想好如何回答,就听阑珊笑眯眯的说道:“郡主这是给侯爷做的吗?可若是郡主只给侯爷做,不给三位公子做一件,恐怕公子他们要吵翻天的。”

“所以,等我将其余几件做好,再说吧。”沈梨几步过去,几近惶恐的将寝衣从阑珊手中夺了下来,捏在手中,“阑珊,我想吃些银耳羹,你去帮我做一碗吧。”

阑珊笑眯眯的应着:“是。”

人走之后,她这才敢看向自己做好的衣裳。

那尺寸,她甚至不需要特意回想,便能自发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她攥着衣裳,带了些许沙哑的开口:“朱砂,南偿他们在哪儿?”

她虽为女子,但并非同沈滢她们几人一样,身边仅仅只有两个暗卫可供她们驱使,而是有五个亲信,这五人也非一般的暗卫,手中又各自握有其他的势力。除此之外,还有沈家和景阳候府暗中的一些势力,她也能驱使其为自己所用。

朱砂,南偿便是她的亲信。

她这话一出,沽酒便从暗处走了出来:“姑娘寻他们可有什么事?”

“让他们来见我。”沈梨头也不抬的说道。

沽酒自然是知道,她这般迫切的语气所谓何事,他不由得咬住了后牙,面上却是未有半分情感的波动:“姑娘可是为了临渊世子。”

“沽酒。”沈梨转头,那双眸子也是冷冰冰的,竟然同姬以羡如出一撤,“你是不是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子。”

沽酒道:“属下并未说过什么,只是属下忧心一件事,傅三公子和临渊世子都是知道您身份的,您若是派了南偿和朱砂去,若是临渊世子捉住,该如何?”

沽酒的口气已然软和下来,沈梨的态度自然也和善了许多,她继续如同刚才那般垂着头,漫不经心的说道:“就是因为傅三和阿瑾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才让南偿和朱砂去,若是旁人,指不定在入长安的第一日,便被扯了一个正着。”

“如今我布在长安的探子都不敢随意行动,我自然想方设法将南偿和朱砂送过去。”

沽酒叹气:“姑娘,您这是入魔了。”

如今整个广陵王府沉寂无声,如同午夜过后的乱葬岗,似乎一踏入便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森凉的寒意。

王府中的暗卫也都被姬以羡以雷霆手段给全换成了自己人,铁骑中的人,而他院子中的,除了容陵之外,一个都没有留下,全换成了炽夜时九几人。

如今正是午时,融暖的日光从天边洒下,明明还是暖和的,可时九还是觉得这四面八方吹来的风让人毛骨耸立的。

他找了一个借口,从院子中溜了出来,靠在树干上,百无聊赖的卷着树叶子。

半阙从他身边路过,猝不及防的就被时九逮住。

半阙叹气,拱手:“时九大人。”

“啧,酸不酸。”时九将手中的树叶子丢下,自打来了府中,除了容陵外,他同半阙的关系还算不错,平日也能勉强说上几句话,“还没世子妃的消息?”

半阙皱眉:“那个没良心的肯定跟着大秦那位王爷跑去金陵了,南王将她藏得这般好,我们哪里能查到。”

“要是再找不出世子妃的消息,我担心世子会撑不住啊!”时九担忧的将身子往树干上一靠,“世子这般喜欢她,她怎么能说走就走了?”

半阙冷静道:“许是觉得世子爷要娶陶姑娘吧。”

“陶嘉月?”时九毫不客气的表明了自己的嫌弃,“还不如世子妃了。一天除了那些小心思和哭之外,还会什么?”

“除了那张脸比世子妃好些,还有什么?花架子一个罢了!”

半阙不太想和争辩这事,便说道:“听说宫中下旨,要让世子爷继承爵位?”

“嗯,如今王爷的情况不太乐观,陛下便觉得这个爵位早晚也都是世子的,不若如今继承,让王爷好好休养休养。”时九道,“王爷在沙场上厮杀了一辈子,也是时候休息了。”

半阙还想再说几句,突然就见一道人影急切的从院子中跑出来,炽夜同容陵寸步不离的跟在身后,他大惊的一叫:“世子爷要去哪?”

时九回头,什么都顾不得想,急忙的就跟着跑了过去。

姬以羡去了马厩中,随意牵了一匹马出来,什么都顾不得,横冲直撞的便朝着府门奔去。

时九惊得目瞪口呆。

他何曾见过主子这般惊慌失措的样子。

竹帘被傅燕然放下,遮住了几近明媚的日光。

他面前的桌案上正徐徐的展开一副画轴,画中之人,低眉浅笑,钟灵毓秀,恍然天地间都因她失了颜色。

他反复了看了许久,正要卷起来重新收起之际,掩着的门一下子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傅燕然不悦的抬眼,就见姬以羡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冷冽的眉宇间透出了些许杀气,他不顾后面侍卫的阻拦,直接闯了进来。

傅燕然下意识的想要极快的将画轴收起来,可就在指尖碰上画中之人时,眸色一凝,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轻轻一笑:“你这般大张旗鼓的闯进来,所谓何事?”

“若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可别怪我这个当兄弟的不给你面子。”

至于画轴,他便安心无比的铺陈在书案上,丝毫不担心姬以羡会认出画中之人。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