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21 弈棋

经过这么几日的磨合,姬以羡用膳的时候,已经能放慢速度,等着姜嬛吃完,然后同她一起放筷。

等着玲珑进来将饭菜撤了之后,姬以羡才道:“会下棋吗?”

姜嬛琢磨了片刻,才缓缓点头,尔后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写道:“略懂而已。”

“如此,那就切磋切磋。”似乎姬以羡今晚的兴致很足,若放在往日,他都是一个人拿着书不是去书房,就是在罗汉床上看,根本不会怎么搭理她的。

姬以羡让玲珑将棋盘给端了进来。

很普通的棋子,寻常人家也买得起,与她的白玉棋相差甚远。

姜嬛默默地捡了黑子,放在手中,棋子做功有些粗糙,根本不似她的那般温润,入手握着都觉得是一桩美事。

“这世间对女子大多苛责,别说雅人四好,就连识字的都不识得,我以前倒是小瞧了你。”姬以羡将白子给端了过去,“或许,我应该说你有个好父亲。”

大概是因为体谅姜嬛口不能言,在棋盘的旁边,姬以羡特地备了笔墨。

以前在闺阁之中,对于琴棋书画一道,她最擅长莫过于棋道,大概是因为与人对弈,看着棋盘上黑白纵横,颇有种指点江山的豪迈之气。

局方而静,棋圆而动。

姜嬛执了黑子,刚落在棋盘之上,姬以羡便紧跟在其后,两人你来我往的过了十余子之后,姬以羡突然就出了声:“没想到你棋艺还不错。”

姜嬛笑着颔首,心下却在琢磨着,要如何不动声色的将这盘棋局给输掉,毕竟一个教书先生的女儿,棋艺太出众了,可不算的是什么好事。

她一边盘算着,一边又和姬以羡过了一大半的子,白子逐渐占据了上风,将黑子围困的溃不成兵。

末了,姬以羡瞧着姜嬛一笑,没说话,只是将白子全部捡回了棋盒中后,才道:“今儿便到这儿,天色已晚,还是去歇息。”

瞧着姬以羡从罗汉床上下去,姜嬛拈了一颗子在手心中,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刚才姬以羡似乎发现了什么,整个人怪异得很。

罢了。姜嬛将黑子扔进棋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可想的,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熄烛后,姜嬛也小心翼翼的上了床。

男子身上的青竹香味瞬间便在鼻尖萦绕开,姜嬛翻了一个身,从一片黑暗中,准确无误的摸到了他的手,他的手本来是向里面蜷着的,被姜嬛捉住之后,他手瞬间就握成拳,尔后又缓缓地松开。

姜嬛将他的手捉住摊开后,用指尖他的掌心中写道:“那两名妾你打算如何?”

姬以羡没有想到她问的竟然是这样的问题,顿时愣住,尔后才道:“两个女子罢了,反正又不用我们出钱养。”

“安排。”姜嬛斟酌着,“可要安排两人侍寝?”

姬以羡原本闭着的眼,一下子就睁开,裹着被子转身:“你再说一遍?”

“侍寝。”姜嬛才不怕姬以羡这口头上的警告,“她们本就是你父亲赐给你的妾,侍寝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再言,你如今也已弱冠,换成别家的子弟,这个年纪,指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黑暗中,姬以羡眯起了双眼:“你这是在自荐枕席吗?”

姜嬛顿时愣住,尔后将手一抽,裹着被子就转了身,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插嘴一句,反正她该提的不该说的,也全都做了,他要是不近女色,也与她无关。

至于广陵王那,想来应该是没多少精力管他的,要不然就是纯粹膈应她罢了。

既然不满意她这个儿媳妇,当时又何必让林氏做主,将她抬进来。

姜嬛觉得这一家子大概上下都有些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