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7 姐妹亲昵

没过几日,金陵城突然又有流言窜起,纷纷直指景阳候府的郡主,说她是个短命鬼,是个病秧子,而造成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景阳候杀人太多,造下太多的孽障,可他命硬,便报应到了他嫡女的身上。

沈梨在茶楼中听见市井百姓说得有模有样的时候,差点没有将整个茶楼给砸了,最后还是被云衡拉住,关切的问了句:“你真的……是因为心脉衰竭?”

想着那日在太后宫中被太医诊断出来的病症,沈梨冷着一张脸点点头。

云衡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疼惜,他稍稍用力的攥住了沈梨的手腕:“别怕,世间奇能异士众多,总有续命的办法。”

沈梨继续僵着一张脸点头,可手背上却被她用了捏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云衡拉着沈梨重新坐下,又让小二重新泡了一壶茶水上来,说起了另一件事:“听说这次长公主为了你,可是把脸皮都豁出去了,广邀天下间英雄少年。”

没想到这话一出,沈梨的脸色不但没有好上一些,反而要比先前更加难堪:“什么叫广邀天下间的英雄少年?”

“难道你还不知道?”云衡瞧着她,难得的带出了几分打趣的笑意来,“这次不光是我们几家,就连扶风傅家和淮安温家也会过来,至于宁夷南氏,那更是少不了的。”

“傅家和温家?是过来砸场子的吗?”沈梨反问一句,也不顾面前放着的茶水是否凉了许久,一杯直接灌下去,冰凌凌水划过舌尖,蓦然就叫她更加清醒了些。

云衡耸肩:“谁知道了?但傅家的人如今已经进了大秦境内,想必七日之内必会赶到金陵的。”

沈梨让自己的思绪稍稍平静了些:“那你可知道傅家过来的是谁?”

“这就不知道了,傅家的这些举动,除了你们沈家能探知一二外,我们其余几家都只是个摆设。”云衡说道,“怎么?你担心是傅家那位傅三?”

沈梨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云衡说道:“这我打听过了,应该不是傅三,我的人前儿得到消息,傅三好像还在长安了,是因为临渊世子接任了广陵王的爵位,傅三作为王府的幕僚,自然是要在王府打点的,想必应该不会过来。”

沈梨可不这般想,若设身处地的想想,她必定是会过来的。

而且王府有姬以羡足以。

哪用得着傅燕然插手。

同云衡外出回府后,刚进府便立马有丫鬟来报,说是二小姐回来了。

听见这个称呼,沈梨这才稍稍来了些精神,纠正道:“叫什么二小姐,如今轻儿已经入了东宫,你们该称一句,沈良娣,明白吗?”

“姐姐。”甜腻亲切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一如当年那般天真。

沈梨抬眼,就见面前一道纤细的身影如乳燕归巢般朝她扑了过来,沈梨身后接住她的身子,还不等沈轻像以前那般圈住自己的颈子的时候,她便先出手,搂住了她的腰,再往旁边一带,让沈轻小鸟依人的依偎着自己。

“什么时候回来的?”沈梨摸着她的头温柔的问道。

沈轻娇笑着从沈梨臂弯中逃脱出来,转而挽住了她的手:“我也才刚刚回来,就听管家伯伯说你同云家的那位少主一起出去了,姐姐!”她笑着踮起了脚尖,凑在她的耳旁小声道,“那位会是我的姐夫吗?”

“没大没小。”沈梨屈指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下,笑容也是极为纵容宠爱,“既然回来,那就在府中好好地住上一阵子,一会儿呀,我让管家给你做些平常你爱吃的。”

“好呀。”许是经过了灵儿的劝解,沈轻瞧着她的时候,已经没了原先的生疏和防备,反而像极了一个依赖姐姐的好妹妹般,她仰着脸冲着她笑,“今晚我要和姐姐睡,姐姐都好久没有陪轻儿了。”

沈梨微笑着:“好呀。”

两姐妹欢欢喜喜的手挽手的一块用膳去了。

卫卿站在屋内瞧着,漠然的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喃喃道:“这丫头又想玩什么?”

“殿下,郡主随你,不会让自己平白吃亏的。”

卫卿眼神暗了暗,几乎被激起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随我……呵。”

同沈梨沈轻一块用膳的还有沈祁那只老狐狸。

他笑得和气的将菜亲自夹到了沈轻的碗中:“许久不见轻儿,竟然出落得这般美了。”

“小叔叔。”沈轻捧着碗亦笑得温婉可人,只是当她看见碗中的那一块油腻的肥肉时,心中是忍不住的嫌恶。

“我瞧着轻儿这般瘦,该好好补补才是,毕竟东宫再好,哪有家好,不是吗?”沈祁似乎看出沈轻心中所想,又关切的补了一句,将沈轻接下来的话彻底堵了。

沈轻也只能乖巧地笑着,将那块肥肉视死如归的往自己嘴里塞。

“哟,这是有了小侄女就不要吃大侄女了吗?小叔叔?”沈梨眯着眼睛一笑,将自己面前的碗往沈祁的面前一推。

沈祁瞧了沈梨一眼,认命的也给了加了几筷,不过都是她寻常爱吃的。

沈轻一见,立马将自己手中的碗给放下,也加了一块肥肉想要放到沈梨的碗中,谁知半路却被沈祁给截住,重新搁在了她的碗中:“沈梨这丫头都这般胖了,你还是别让她吃这些了,你太瘦了,该好好补补才是。”

说完,沈祁觉得还不够,又吩咐人舀了一碗鸡汤摆在了沈轻的面前,“喏,鸡汤可是大补的东西,一会儿你记得喝上一碗。”

“至于你……”沈祁也没忘了正在看戏的人,他眉眼一弯,“还是多和轻儿学学吧,明明都是姐妹,怎么人家瞧着就是要比你纤细些了。”

沈梨笑着和煦,暗中却是在桌子角狠狠地踹了沈祁一脚。

“哪有哪有,姐姐体态正好,不像我,殿下总说我身子太过单薄了,不如姐姐的好看了。”沈轻捂着小嘴娇娇一笑,许是堵了沈梨一句,连带着看向面前的汤也没有那么泛恶心了。

她喜滋滋的喝下后,便听见沈梨倚在一旁同沈祁撒娇道:“小叔叔,我想去趟寒山寺。”

沈轻听着,心中顿然一咯噔。

那股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恶心感再次涌了上来。

她手脚冰凉脸色发白的看着沈梨:“姐姐,好端端的做什么要去寒山寺啊?”

“为什么不去?”沈梨反问,“我身子不太好,而且爹爹和兄长如今还在云州,我想去给他们求个平安扣。”

沈轻一听,便觉得十分不对劲,她心中有些着急,但隐隐的更多的却是兴奋。甚至是忍不住要手舞足蹈的大笑出声。

当初她将沈梨送走的时候,给她灌过一味药,那药是她专门托人从西域那边买来的,据说可是封锁一个人的记忆。

起先灵儿劝她的时候,她还在犹豫的,毕竟她的这位嫡姐可没有像她表现出来的这般人畜无害,她更怕是沈梨在故意糊弄她。

可是当她听见寒山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心中便明了。

她压根记不起那些糟心的事情来。

若是记起,哪里还能这般心平气和了?沈轻在暗中笑着,一边眼神止不住的在她的手臂上转悠,今儿她可要好好地一验虚实。

她这个骄傲的长姐,若是知道自己曾被人拐卖过,会是个什么模样了?

当然,现在并非是她开口的好时机,最起码也要等她坐稳她身下的位置后。她现在还需要她的帮助。沈轻笑得乖巧迎上了沈祁的目光。

至于她的脸为何会治好,沈轻倒是没有怀疑。

沈家能人异士这般多,治好那些伤疤倒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她笑着,听见自己的声音平平稳稳的响起:“嗯,轻儿也愿陪着姐姐一块去。”

“可真是亲热了。”沈然翘着腿坐在凉亭中,自打来了金陵,他成日呆在府中,也不愿去进学了。

沈祁打着呵欠在沈然的旁边坐下,也学着他的样子翘着腿,看着正在花园中说话的一对姐妹,眯了眯眼:“她们女人还真是可怕。”

“明明心中都想要弄死对方,可表面上比谁都亲。”沈祁说着,转身伸脚踹了沈然的小腿一下,“瞧见没?你那好妹妹就是朵食人花,你以后娶妻,可要擦亮眼睛,千万别找个像这丫头一天到晚笑里藏刀的。”

沈然只道:“暖暖挺好的。”

“挺好的?”沈祁嗤笑,“等着你哪一日被她给坑了,你就知道她到底好不好了。”

说着,沈祁打了一个呵欠,“对了,一会儿记得回去收拾些东西,我们明儿要去一趟寒山寺。”

“去哪做什么?”沈祁不明所以的问道。

沈祁懒洋洋的往沈梨那又瞧了一眼:“哦,那丫头说的,去给我大哥求个平安扣。”接着,他便立马笑了出来,歪头看着沈然,“你信吗?”

沈然听后,紧紧地拧着眉,显然也是不信的。

“算了,就让那小祖宗折腾吧。”沈祁喟叹一声,将身子倚在了栏杆上。

他抬眼,正好瞧见沈梨笑得一脸温柔的替沈轻理着身侧有些凌乱的长发,温柔而专致。

沈祁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