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47 你心悦我?

沈梨的问话让苏烬身子一僵。

他如玉的脸颊上浮出了点点的红晕来,是她与他相识这几十载以来,从不曾见过的风情。

这般变故倒是让沈梨来了几分兴致,她将人上下瞧了一遍后,若有所思的将眼睛一眯便就打笑道:“瞧你这模样,倒是颇有几分春心荡漾,怎么,你活了二十年终于开窍,有喜欢的姑娘了呀。”

“别胡说。”苏烬被她惊了惊,顿时便忙不迭的开口辩解,“我并未有什么喜欢的姑娘。”

“若是没有什么喜欢的姑娘,你脸红什么。”沈梨将幕离掀开,搁在了一旁的桌角边上,顿时便有些意兴阑珊,“再言,你若是有了喜欢的姑娘那可是好事,免得你又成日被姑姑提着耳朵念叨。”

“你不嫌烦呀。”

女子娇娇软软的在耳边轻声漫语的响起。

在这一天之前,苏烬从不曾想过,自己这位冷冷淡淡的表妹竟然也有这般娇软可人的一面。

他的指腹无疑是的摩挲着茶盏,这才与她说道:“这事说来也不算什么荒唐,毕竟我们两家知根知底的……”

话还不曾说完,沈梨便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她冷声打断:“苏大公子,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苏烬又仰头灌了一杯酒:“刚才舅舅找我过去说了会话。”

“你是我表妹,我们也是自幼相识,可以真的算得上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沈梨看他:“说人话。”

苏烬一哽,又说道:“意思就是,舅舅有意将你许配给我,如今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不愿意。”沈梨十分直白了当。

苏烬一愣,倒是没有想到沈梨竟然会拒绝的这般干脆利落,他向来说得上是巧舌如簧,可如今被人这般明明白白的拒绝,倒也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他的小表妹。

他在心中琢磨着,半响之后,才带这些商量的语气同她说道:“为什么不愿意?”

“我们两家知根知底,我们也自幼在一起长大,我能护着你,也能纵容你那些小性子,放眼整个金陵,我也找不到比你更符合我心意的姑娘,为什么不愿了?”

许是为了强调,他特意问了两遍,她为什么不愿意。

沈梨如今的心思并未放在这个上面,她想起了在驿馆时,父亲和姬以羡他们从屋内出来,当时他的脸色便是极差,随后她又护着苏烬,想必那人……沈梨想着,慢慢的垂着头,并没有理会苏烬的话。

最后还是她又被苏烬推了一把,沈梨这才略微回了神,她抿着嘴角看着他,沉吟半响之后,才开口:“苏烬,你可心悦于我?”

苏烬被她问得一愣,有些不太明白,这个丫头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等风花雪月的儿女情长。

见着苏烬没有说话,沈梨倒是先笑了,“你瞧,你娶我,并非是因为心悦于我,而是因为,恰好我父亲提了,你也觉得合适,便也愿意娶了,可这样匆忙嫁娶,我们之间是不会长久的,我以前也同表哥想的一样,可如今我希望我日后的夫君,能疼我,宠我,爱我,纵容我,我们会因为一些小事拌嘴,也不会因彼此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感动,我希望我可以和他过世俗夫妻间最平凡的日子,而非相敬如宾。”

“可是你以前……”苏烬急急忙忙的开口,却又再一次被沈梨打断。

“我知我以前是什么模样,那是因为我未来的夫君,将是一国之君,我不敢有所期待,可表哥,天下女子大多一样,她们想要的无非是个良人罢了。”

“表哥,你不会是我的良人,我也不会是你心中的最柔软的存在。”

苏烬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一直以为,沈梨会是不一样的。

沈梨伸手轻巧的从他的手中将他没有喝完的酒盏拿下:“以前,我也觉得日后成婚,最好的莫过于相敬如宾,可如今我发现我错了,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俗人一个。”

苏烬一时倒也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可他觉得难以接受的并非是沈梨拒绝了他,而是因为,她竟然也有了儿女情长的念头。

并非是说有儿女情长不好,可这也要看是放在谁的身上。

若是她,他便觉得难以接受。

沈家如今岌岌可危,若她真的存了那般念头,他都不敢想若她爱上不该爱的人,那舅舅他们该怎么办?

又或许,是以前他亲眼见证过,有人为了一个情字,是发疯发成什么样子,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很排斥这个东西,根本不给自己半分机会。

今儿在沈家,当沈安同他说起他与宜姜的婚事时,他其实是很高兴的。

因为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不会爱上宜姜,明白自己不会为了一个女子变成那般疯魔的样子,所以他心中是喜悦的,所以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母亲想要她同意这门亲事。

苏烬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拿酒,可一摸却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他诧异的看过去,顿时又响起了另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理了理被揉皱的衣袖,又道:“你如今,是不是有了心尖人?”

沈梨没有回答,她静静地垂眸看着摆在她面前的一盏清酒。

酒水荡漾,涟漪划开。

苏烬瞧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若非经历过,又怎么可能会说出那般不切实际的话来。

苏烬叹气,将衣袖一拂,从容的起了身。

他站在桌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既然你不愿,那我回去回绝母亲和舅舅便是,此事你无须为难的,只是宜姜,想娶你的人,虎视眈眈着你身旁位置的人,可不在少数,不是每一个都那么好打发的。”

“他们看中的,不过是我身后的沈家罢了。”沈梨笑着抬眼,“爹爹还不傻,不会这般轻易将我嫁出去的。”

苏烬颇为赞同的点头,他从腰间取了一枚玉佩下来,搁在了沈梨的手边:“你若反悔,尽可来找我,我苏家少夫人的位置,永远都向你敞开。”

沈梨笑着,手指点上了玉佩,她道:“表哥,说实话,你愿意娶我,除了咱们知根知底外,你是不是也看中了我背后的沈家?”

苏烬这人其实心思颇多,比起南宵引及人来也是惶不多让的,只是他在面对着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小表妹时,向来坦诚。是以对于这个问题,苏烬倒也没有觉得多难回答,几乎是在沈梨问出口的当下,便点了点头,一片坦荡:“自然。”

“毕竟若谁娶了你,只怕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两人这边聊得还算欢畅,另一处可谓是乌云笼罩,愁云密布。

时九不敢太靠近姬以羡,只好拉着另一个人默默地蹲远了些,直到确定姬以羡不会太关注他们这儿的时候,时九才敢开口:“我以前虽说猜到咱们这位世子妃……王妃,是大秦的贵女,可没想到这未免也太……贵气了些。”

“老王爷如今还没闭眼了,若是让他直到,自己亲手将沈安的女儿调教出来,还不得气死过去。”

时九一直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还不等他说完,那边苏烬已经起身正要离开时,时九立马就飞快的蹿了出去,到了沈梨的面前:“郡主。”

沈梨倒是没想到时九竟然也在这儿,她看了人一眼后,便下意识的转头搜寻着周围。

时九一向跟着姬以羡,如今他在这儿,万万没有那人不在的情况。

苏烬也只是觉得面前这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自己到底是在哪见过他,如今沈梨又有些心不在焉的,心中疑问更大,他干脆伸手捏了捏她的肩膀,将人的神给唤了回来:“你在找什么?”

“没。”沈梨敷衍的摇头,“时辰还早,我去见一位故人,表哥你便先回去吧。”

“故人?”苏烬皱眉,沈梨身边的朋友他全都清楚,可没见过眼前这么一位,他一下子就拧了眉,面色不善,“他?”

沈梨点点头,正要同他告辞的时候,便又听见苏烬说道,“我可不曾见过他?你又从哪里来的故人?”

“这两年认识的。”沈梨一脸平静,“表哥,你先回府吧,没事的。”

苏烬依旧是蹙眉:“可需要我将沽酒给你找来?”

沈梨本想摇头说不用,可又想起今早姬以羡看着她的那个眼神,话到嘴边,便又改了主意,她点点头,应了苏烬的话。

她想,若是自己不答应将沽酒找来,估摸着这位主便要直接跟着她过去了。

他不认识时九很正常,可一旦同姬以羡碰面……沈梨觉得那肯定是天雷勾地火的。

“好。”苏烬有些不放心的又朝着时九看了眼,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认识他后,这才将沈梨的手放开,自个出了酒楼。

等人一走,时九又笑得像朵花儿似的:“王妃请跟我来。”

沈梨敛眸:“我与你们主子,早就没关系了,唤我郡主吧。”

时九笑容不改:“主子就在那,王妃快过去吧。”

见着人不动,时九又笑着提醒了句,“这儿人可多了。”

话音刚落,那些纷杂的喧闹声,又在瞬间争相涌入了她的耳中。沈梨不在试图去改变时九的称呼,只扬首,让他尽管在前面带路。

姬以羡带人在角落中坐着,被一个花瓶挡着,四周用屏风隔开,不太起眼的位置,若是没有时九带她过来,她还真没注意到这里竟然还坐着人。

见着她过来,炽夜低着头也往后退了几步。

姬以羡目光冷冷的盯着她,好像要将她整个人都盯出一个洞来。

沈梨不太自在的上前几步:“你怎么在这儿?”

“将幕离去了。”姬以羡开口,随后又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

沈梨也知自己今天是推托不了,也就很干脆的将幕离摘了,在他的对面坐下。

她生得极好,容光慑人,颜色如玉,灵秀而雅致,偏生她神色极淡,多了几分疏离冷淡。

姬以羡是早就见过的,虽是惊艳但也算克制得住,可时九却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指着她半响说不出话来。以前她容貌被毁,他们这位主子都对她掏心掏肺的,如今这脸长好了,竟然这般好看,那他们主子还不为她要死要活的。

幕离就搁在她的手边,她坐下的时候,手也顺便就搁在了幕离的皂纱上。可姬以羡好像忘记了她不能喝酒的事实,在她落座之后,便直接递了一盏酒过来。

沈梨诧异的朝姬以羡看了眼,她顿了顿:“你让我喝酒?”

“有问题?”姬以羡冷笑着看着她,“先前,你不是和那位苏大人喝得还挺开心的吗?”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