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53 这位姑娘是……

生平以来第一次,沈梨瞧着沈阑的目光中带了几分尴尬。

沈阑见着也是愈加的理直气壮。

“外边冷,你先进来吧。”沈梨说着,便毫不犹豫的伸手将窗扉给掩上,将风雪阻断在外的同时,还有沈阑那一张气得扭曲的脸。

随同沈阑一起来的小厮走了上前,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小公子,这些东西搁在哪里?”

“当然是屋里了。”沈阑双手紧紧地握着拳,一双眼盯得通红,“难不成这般简单的事,也需要来问我吗?”

小厮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急急忙忙的拖着刚才沈阑拿来的东西,就往沈梨隔壁的一处厢房去了。

坐在里面罗汉床的沈梨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漏,她吓得立马就将掩着窗扉推开,脸色惨白的盯着沈阑:“你说什么?”

沈阑顿时就龇牙咧嘴的:“我说,为了防贼,我打算在姐姐这儿住几日。”

“沈阑。”沈梨正了脸色,“男女七岁不同席,何况是你我这般大了还同住在一个院子中,这于理不合。”

沈阑眨巴着眼,带出几分天真无邪来:“可是父亲和娘亲已经同意了。”

言下之意便是,她就算是反对也没有任何用。

沈梨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沈阑得意洋洋的脸,冷笑着再次将窗扉砸上:“那你不用进来喝茶了,就在外面呆着吧。”

“姐姐!”沈阑被她这话给气得又跳又挠的。

“沽酒。”沈梨拧眉,“将他给我拦在外面,要是敢进来一步,我就把你也丢出去!”

沽酒无奈的从房梁上跳下来,拱手:“是。”

很快便到了太子大婚的吉日。

沈轻的肚子也越发大起来,沈梨盘腿坐在床榻上算着日子,长发柔顺的散下,逶迤在衣裳的褶皱之中。

阑珊将她该换的衣裳和发冠端来搁在了沈梨的手边:“郡主,该换衣裳走了,要不然该误了吉时。”

“吉时与我有何关系?”沈梨懒洋洋的转头,朝着阑珊准备的衣裳看了眼,便道,“换一身吧,这件太艳了,万一要把咱们太子妃的风头给压住了怎么办?”

阑珊一时有些为难:“这是公主备下的,让您今儿出席婚宴便穿这一件。”

“我若穿了这,岂不是喧宾夺主吗?母亲到底是在想什么了?”沈梨歪头笑了下,“难不成,她还在为那件事忿忿不平?”

阑珊没有说话。

“听我的,换了吧。”沈梨又将头冠也拿了起来,在手中转了一圈后,“这个也一起换了,衣裳稍微素雅些就行,但也别太素净了。”

“若是出了什么事,我担着便好。”

阑珊福身:“是,奴婢遵命。”

等梳洗穿戴好之后,沈梨本还想将幕离给带上的,却被赶来的卫卿给一把打下。

“你是我卫卿的女儿,难道就这般见不得人吗?”卫卿疾言厉色的俯视着她。

沈梨瞧着已经落在地上的幕离,叹气:“娘亲,您明知女儿并非这个意思。”

“那你就别带着!”卫卿让她身旁的宫人将落在地面上的幕离捡起来收好,又亲自在她的妆匣中挑了一支金步摇插在了沈梨的发髻中。

沈梨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竟然有刹那的恍惚。

明明这张脸她已经看了十多年,可为何此时却觉得如此的陌生,甚至是……她觉得还不如姜嬛的那一张脸。

她摸上自己的眉眼,想起她第一次见着那人的时候,他便是盯着自己的眉眼瞧个不停。

见着沈梨在发呆,卫卿疑惑的拧眉:“暖暖,你在想什么?”

“没。”沈梨听见声音,有片刻的迟钝,尔后便低眉一笑,神色清明,哪里还有先前的半分恍惚。

卫卿又疑惑的瞧了她好几眼,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次回来,自个闺女变了好多。

一时之家卫卿觉得心中思绪复杂得紧,她弯着嘴角笑了下:“时辰不早了,我们先走吧。”

宫墙巍峨,朱红宫殿随之入眼。

刚到宫中,卫卿便撇下沈梨独自让太后和皇后那去了。

沈梨去见了礼之后,便退了出来,准备一个人在御花园中呆着,谁知正好与陌锁离撞了一个正着。

原先与他见面时,沈梨都是以幕离遮脸,是以陌锁离倒是没有认出来,匆匆忙忙的赔礼道歉之后,便转身离开。

阑珊弯下腰替她理着衣摆:“这人可真是好生无礼,撞到郡主就这么一句就敷衍过去。”

“好了。”沈梨压住了阑珊的肩膀,微微笑道,“人家是大燕的将军,来者是客,退让三分又如何。”

阑珊还是不太舒服:“这算哪门子的客。”

“走吧。”沈梨一点都不在意,等着阑珊将衣裳给她理好之后,便继续往里面走去。

可还没等他们走几步,陌锁离却又突然折身回来,一把就钳住了沈梨的肩膀。

手掌下少女的肩膀单薄纤弱,似乎只要他稍一用力,便会将她狠狠地给捏碎。陌锁离的力道不由得放轻了些。

阑珊见着,顿时就横眉冷对的冲上前,将陌锁离的手给打掉:“放肆!”

“抱歉。”阑珊用了力,陌锁离白净的手背微微泛红,他有气无力的将手垂下,“是我太激动了。”

“阑珊。”沈梨抿着嘴角笑着,显得端庄贤淑而又温和,“你先下去,我同陌将军有些话要说。”

阑珊愣住,她惊异的转头看向自家郡主,他可没忘记刚才那人冲过来时,满脸的冷戾,一瞧便不是个什么好惹的角色:“郡主?”

“先下去吧。”沈梨柔声道,而后便抬手指了指近处的假山,“陌将军过去一叙如何?”

陌锁离先前的心焦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温和娴雅的女子,与记忆中那个冷淡疏离的人儿……相距甚远。

若非她开口,他是决计不会相信,眼前这人就是姜嬛。

他颇为无措的点点头,跟在沈梨身后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等着沈梨背对着他站定,陌锁离心中才稍稍松了口气,这般模样倒是和记忆中的人如出一辙。

沈梨转身瞧着他:“你来这儿做什么?”

陌锁离耷拉着头:“我想见见……”

不等陌锁离说完,沈梨便明白他想要见谁,她摇摇头:“今日是太子大婚,禁军不知道将东宫围了多少层,你要是闯进去,有去无回都算是最好的结局了,你可别忘了,如今你顶着什么身份。”

“我没忘。”陌锁离辩驳,“我只是……很想再见见她。”

“上次你不是见了吗?”沈梨平静的直视着他的眼,“你也知道她如今到底如何?若是你今儿趁机与她私会,你可知后果?陌锁离,你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你不清楚吗?”

陌锁离苦笑了下,那一肚子的话最终还是被他全都吞咽到了腹中,他将那份蠢蠢欲动的感情压了下去,问道:“你怎么来这儿?”

“今儿是太子哥哥的大婚,我自然得来。”沈梨说道。

陌锁离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又道:“我说的是,你怎么来这儿了?这离东宫可是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再言这处地儿,冷僻的紧。”

“前边太吵了,过来躲个清闲。”沈梨道。

陌锁离了然的点点头,片刻之后又说:“正好,我也找不着回去的路,我们一同回去吧。”

“你同我?”沈梨一听,倏尔就歪着头笑出了声,“陌锁离,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

陌锁离不明所以的瞧着她。

“避嫌知道吗?”沈梨又说,“你是大燕的将军,而我是大秦的郡主,咱们俩之间,还是装作不认识的好,我可不想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子。”

陌锁离一听,乐了:“你被人嚼舌根子的时候还少吗?”

“今时不同往日。”沈梨说,“我沈家的脸面,我还是要维护一二的。”

陌锁离点点头:“哦,也是。”

“如今的你……”话说到一半,陌锁离戛然而止,他眉头拧起来,直直的看向了沈梨的身后,良久,他往后退了一步,拱手,行礼,“殿下。”

沈梨微微侧目,余光瞥见一道玄色的身影,正独自朝这儿走来。

姬以墨。

她往后退了几步,腰侧几乎都要抵着假山上凸出的石块来,棱角尖尖的,戳着她有些痛。

姬以墨大步阔斧的走来,当他瞧见与陌锁离站在一起的女子时,眼中不可遏制的升出几分惊艳来,他脸上挂着温煦的笑:“这位姑娘是……”

“宜姜。”沈梨眉眼清淡的看着他,“殿下,我名宜姜。”

顿时,姬以墨的脸色有些难看,那模样活像吃了苍蝇一样,原先他以为,陶嘉月虽在能力家世上比不上沈梨,最起码那张脸和性情还是能看的。

谁知道,沈梨竟然长得这般好?

同她一比,陶嘉月颜色就显得有些寡淡了。

如今瞧来,陶嘉月唯一能与之相比的,也就只有她那温温和和的性情了,再多的,姬以墨觉得,就算换成是他,他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沈梨吧。

姬以墨沉默的抿着嘴角,好一会儿才道:“宜姜,你的脸……好得可真快。”

“早就好了的,只是以前的时候,不太方便,便一直戴着面具。”事到如今沈梨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若是你们见我的真容,想必不出半个月,我的身份就要被你们翻一个底朝天吧。”

“毕竟,我又不是什么隐居在深山野林中,拿了我的画像,会找不到我的人。”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