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55 心肝疼

他叹气,沉默了片刻又道:“那你问太子作甚?”

沈梨慢悠悠道:“我问的是东宫,并不单指太子殿下一人。”

苏烬直愣愣的盯着她,半响之后才说道:“这有区别吗?”

“自然是有区别的。”沈梨道,“我若问太子,那单单就是指他一人,可我问的是东宫,那意思就是,我问的还有太子妃和沈良娣。”

苏烬恍然:“下次,你直言便是,何故做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这哪里算什么弯弯绕绕,明明是你自己的理解有些问题。”沈梨嗤笑,“好了,不与你说笑了,你直言就好。”

“东宫可有发生什么?”

苏烬茫然道:“我不过是个外臣,又不是太子府的詹事,怎么会知道东宫的情况?”

“你这些日子来往与宫中,多少都要比我这个呆在闺中的知道不少吧。”沈梨说,“我与唐子玉不合,连带着她看不惯我们沈家,如今沈轻为良娣,那就是个妾,如今就要在唐子玉手下讨日子了,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是要关心一二的。”

苏烬嗤笑:“沈梨你也是够虚伪的。”

沈梨好以整暇的瞧着他,眉眼舒展,似乎是对苏烬所言一切供认不讳。

的确,事实如此,再做更多的争辩也无济于事。

“说吧,你又在打什么主意。”苏烬又自顾自的斟了一杯酒,如今酒水已经完全变凉,有股清甜的桂花香味充斥在唇齿之间。

“如今唐子玉已是太子妃,我能打什么主意呀。”沈梨说着,身子微微前倾,用手肘撑在桌案上,托腮瞅他。

那小模样可爱是可爱,可却不是人人都能消受的。

“还差三个月便是沈轻临盆的日子,万一要是在这关头,唐子玉在暗中使什么绊子,弄不好一尸两命。”

苏烬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所以呀。”沈梨抿着嘴角轻笑,“我探听东宫之事,也不算过分吧,我虽同沈轻算不得什么姐妹情深,可她那腹中的骨肉,却也是我沈家的种,我这个当姨母的,自然得过问过问。”

苏烬心中也明白沈梨这话挑不出什么差错来,可就是有股子感觉,觉得这丫头绝非关心沈轻这般简单的。

大概是打小的便相识,他十分清楚这丫头眦睚必报的性子。

他探究的将人打量了一遍,似在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充满了恶意,又或是有什么别的打算。可他瞧了半日,这人依旧是轻言浅笑的模样,他犹豫再三之后,才吞吐道:“不算好。”

沈梨神色未改,也并未流露出半分不平或是轻讽,好像再与她说的不过是一件平常的小事罢了。

“你真的不在意吗?”苏烬不太放心的有重复的问了一遍。

“这有什么好在意的。”沈梨说道,“我如今在意的,只有沈轻腹中的那个孩子如何。”

苏烬垂眸思量了半刻:“据说,他们新婚当日便闹了矛盾,当夜殿下并未同太子妃圆房。”

“至于他们之间闹了什么矛盾,我也不知,毕竟这是殿下的房中事,只听那些太监在茶余饭后提起一二,当夜他们吵得挺厉害的,等着第二日沈良娣她们去给太子妃请安的时候,全都被刁难了一个遍。”

“殿下为此,又与太子妃发了火。”

苏烬说得轻巧,可沈梨能想象出东宫到底是何种的情形。

卫隅向来能很好地遮掩自己的情绪,也极少发火,不过才成婚几日,便能引得他夜宿在外,想必对这位太子妃是十分不满了。

“既然不愿,当初又为何要答应同唐子玉成婚。”

苏烬想了想:“是皇后赐的婚,赐婚那日太子并不在金陵。”

沈梨可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个弯子:“那这桩婚事算是……强买强卖?”

他点点头:“可以这般说吧。”

“那现在东宫……”

苏烬啧啧一叹,将身子往后一靠:“一言难尽。”

“反正我给你提个醒,别去趟这趟浑水。”苏烬说是,“明哲保身,是为上策。”

沈梨点头应了。

苏烬见着沈梨这般乖巧,心中一时也觉得甚是稳妥,正想要说点别的事逗逗她开心的时候,电光火石一闪,他顿时就想起了今儿来这儿的目的。

他可不是为了给她传业受道解惑的。

自己真是一不小心就被她带到阴沟里去了。

立马,苏烬眼中的温度凉了下来,冰凌凌的,带着些刺骨的寒意:“你的事探听完了,现在总该轮到我来问了吧。”

沈梨听此,也不装乖了,她直起身子,往后一靠:“我这儿有什么事,值得你大老远的跑过来。”

“说说。”见着沈梨退了,苏烬便进了。

他坐直了身子,手指搭在小几上,兴致颇高的用手瞧着桌案上,屋内寂静时,还能听见他手指与小几相撞时发出的声音。

沈梨懒洋洋的:“说什么。”

听见她这般赖皮的话,苏烬一下子就乐了:“你说,你要说什么。”

“不知道。”沈梨敷衍着。

“要不,我提醒提醒你。”苏烬可不会在意沈梨差劲的脸色,他自顾自的说道,“大燕。”

听见这两字,沈梨的脸色的确不算多好,可依旧没有说话。

凭着多年对彼此的相熟程度,苏烬几乎是可以立马断定,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猫腻,他仔细将这段时日沈梨的所作所为回想了一遍后,才慢悠悠的一笑,刹那间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那日在寒山寺遇见你时,我就觉得你对莫家的态度有些令人匪夷所思,这次大燕使者来秦,你又同大燕那群人之间有那么一点的别扭,宜姜在你没出事之前,我可从来不知,你竟然能同大燕人相处的这般好,还有那么多的善心,去帮莫家。”

“我同大燕人哪里相处的好了?不过是浮于表面的客套罢了。”沈梨面不改心不跳的开口,“所谓来者是客,难不成你要我同他们刀剑相见吗?”

苏烬似笑非笑的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她的说法。

可就算如此,沈梨心中却是半分松懈都不敢有,她身子绷的有些紧,暗中戒备着。

果然,下一刻就听见了苏烬的话:“那你告诉我,你这两年在哪?为什么不回来?”

沈梨刚张嘴,发出声音,下一刻就被苏烬恶狠狠地打断:“你别想又胡编乱造一些有的没的来骗我!”

沈梨眨眼,没话说了。

苏烬简直是要被她给气死了,只觉得如今瞧上她一眼,便觉得心口疼,钻心的疼。

现在他是真的可以断定,这丫头铁定和大燕的那群人有联系了。

“你……你……”

沈梨撇撇嘴:“都叫你别问了,你还偏要好奇。”

“你真的和那群人有关系。”苏烬只觉得如今一口血都哽在了喉咙中,吐出来也不是,吞下去也不是的,哽在那里十分难受。

沈梨换了个姿势坐着,身子舒展开:“也不算多有关系。”

苏烬冷笑,这次他可是不愿在信她半句话,他总觉得这姑娘和他说事,一半真一半假,可他偏偏还将她的那些假话全都当真,只差没有揉碎弄进心窝子里去。

还真是……会骗人。

等到第二日时,大雪停了,渐渐地便有了消融的趋势。

大燕使者离去的消息,极快的便传遍了金陵城。

沈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屋内同沈澈弈棋,大片大片的白子占据了半壁江山,而执着黑子的人,正一脸的心不在焉。

且闻外头风声飒飒。

沽酒拿着一封信函走了进来,沉默着就搁在了沈梨的手边上。

沈澈自然也是瞧见的,他冷笑一声,正要探过身子去拿的时候,就被沈梨眼疾手快的给收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瞧的。”沈梨淡淡道,眼神却一动不动的落在了棋盘上,“该你了。”

沈澈不疾不徐的落了一子才道:“你瞧瞧这盘棋,被你下成什么样?若不是我有意放水,咱们这局棋早就结束了。”

沈梨何尝不知,只是她今日是真的没什么心思同他弈棋,听见沈澈这般说,她便也顺势一推,将手中的黑子丢回了棋盒之中:“那便算我输吧。”

顿时,沈澈就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你真以为我不知那是谁的信?”

“那你就当不知道。”沈梨接上,半分余地都没留。

沈澈深吸了一口气,

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又该做什么,他被气得呼吸都不太顺畅,他倏然站了起来,烦躁的在原地打圈,末了才又再次确认道:“你非要如此?”

“二哥。”沈梨面色愀然的仰首看着他,“最后一次。”

湖面的凝结出的冰块已有了松动的迹象,檐角下悬挂着的冰棱也正往下滴着水。

一滴一滴的,溅在了栏杆上。

沈梨临窗坐着,听着冰棱化作的水声声滴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掩着的门被人从外面一把轻巧的推开,接着便是衣料摩擦发出的声音。

“人呢?”沈梨神色冷淡的问道,就连身子也没有回转半分。

轻巧的脚步声越发进了。

等着沈梨在抬眼间,那人已经走近,绕到她面前坐下,他笑:“急什么,你我多日未见,你就不想与我叙叙旧?”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