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57 愿君雪满头

沈梨在戒备他,姬以羡如何会瞧不出来。

虽说从自己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来瞧,他的的确确算得上需要戒备的人,可真的从她的身上感受到抗拒的时候,姬以羡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趁着沈梨不注意,姬以羡一下子就伸出手,将她的手给牢牢地握住:“暖暖。”

他低声唤着她的闺名,就像之前无数个夜般。

沈梨没有动,也并未表现出十分抗拒他的模样,这个认知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于是他再接再厉,将身子又朝着沈梨的那个方向移了几寸,想要同她挨着的时候,沈梨却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抵在了姬以羡的手臂上。

“阿瑾,你可别得寸进尺。”

沈梨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姬以羡却做了一个沈梨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将她的手抓起来,捂在了自己的脸上,在她的面前低着头,一副委屈十足的样:“暖暖,我知道我以前做得不够好,可你若是说出来,我一定会改的。”

“只是,你别再一次抛下我好不好?”

这话能从姬以羡的口中说出来,沈梨听着都为他觉得不值得,他这般骄傲的人,到底是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能在自己的面前委曲求全。

将一切的家国大义抛诸脑后。

平心而论,她做不到。

“阿瑾。”沈梨刚开口,余下的话还不曾出口,她便感觉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朝着她这儿扑了过来。

沈梨也只来得及回身,就被大白给扑了一个正着,整个人都被姬以羡给护在了怀中。

他伸手敲了敲它的头,将它往外边推了推。

可大白根本不理人,只一心的想要往她的怀中钻。

沈梨干脆拍掉了姬以羡的手,自个将大白给圈住:“你是怎么将它来带过来的?”

“是它自己非要死皮赖脸的跟着。”姬以羡叹气,身子歪着倚在了桌案边上,“反正我想着你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它了,便也带来了。”

沈梨替大白撸毛,大白也很是听话乖巧的在她的跟前卧下,不过却将自己的脑袋搁在了沈梨的腿上。

姬以羡瞧着觉得有些吃味:“有时候,我是真的觉得,一头畜生的待遇都比我的要好。”

沈梨笑了笑:“哪有人这般说自己的,姬以羡你幼不幼稚呀。”

“实话。”姬以羡又道,一抬头就瞧见了被绑得严严实实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两人,他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上扬,他笑着将头伸过去,搁在了沈梨的肩上,朝着她的耳廓吹气,“你别顾着这头畜生了,你不瞧瞧是谁来了吗?”

沈梨的的确确知道有人站在门口,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南偿和朱砂两人,迎着他们不可思议的目光时,沈梨尴尬的低头咳了一声,关心道:“你们还好吧?”

朱砂撇嘴:“主子,您瞧瞧,我和南偿两人能算好吗?一路被他给绑着,半点自有都没有。”

“辛苦你们了。”沈梨想要起身去给他们松绑的时候,时九已经非常有眼色的冒出来,扯住两人的绳子,将他们带着离开了这里。

沈梨正要出口时,手腕冷不丁的就被人从后面拉住:“暖暖,我马上就要回长安了。”

这一番话,又叫沈梨的心软了下来,身子一放松,便又重新坐了回去,身子正好抵在了姬以羡的胸膛前。

她叹气:“阿瑾,你这又是何苦。”

“想你了。”姬以羡抱着她不肯撒手,“你肯定不会同我回长安,就算我用了非常手段将你给绑了去,你这个没良心的,肯定也有法子离开,既如此,现在你就让我好好抱抱你,好不好?”

“权当给我一个念想。”

就在姬以羡抱住沈梨的那一霎,大白已经知情识趣的起身离开,在门前横着趴下,不过头却自始至终都对着她们那一边。

姬以羡抱着人转了个身,他将额头抵在了沈梨的额上:“暖暖,你真的不愿随我回长安吗?”

“这不是你知道的吗?”她无奈,垂着的眼角边也渐渐的红了起来,“阿瑾,如今并非是太平盛世,金陵还有一堆事需要处理,我不可能抛下一切随你去长安的。”

“若是等这里的事尘埃落定,你会同我一起走吗?”姬以羡几乎是立马接口。

若金陵的事尘埃落定,她想她大概会不管不顾的任性一次,别说随他回长安,就算是远走天涯,四海为家,她也是愿意的。

只是如今,她没必要给他这么个期待。

“不会。”她回答的干脆利落。

姬以羡捏住了她的脸颊:“暖暖,你怎么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呀!你明明是愿意的,不是吗?”

“只要你说你愿意,我可以等你。”姬以羡终究是舍不得捏她脸,他转而用双手捧住了她,“就算是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

“暖暖,你别拒绝我。”姬以羡说道,“我知道你的顾虑是在哪?可你相信我一次好吗?相信我,会将一切都处理好,我会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

见着沈梨脸色没有半分变化,姬以羡也不气馁,继续又说道,“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的确对自己的余生没有过任何的期许,那时候我觉得娶谁都一样,只要乖巧听话懂事便足够,可后面我发现,我对你不一样。”

“我想若是我的余生不曾有你,那我活着与行尸走肉又何不一样?”

“暖暖,答应我,好不好?”说着,姬以羡便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他吻得来势汹汹。

沈梨根本招架不住,只能揪着他身前的衣裳,所有的话全都被他吞咽进了腹中。

大燕使团离开的那一日,暖阳高照,是冬日中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沈梨是女眷,可轮不到她来送人离开。

她带着沽酒上了城门口不远处的酒楼,站在窗扇边,目送着他们一行人渐行渐远。

城门口的风沙翻卷,也将她的目光遮住。

沈梨最终掩了窗,叹气:“回吧。”

那一日,他送她回府的时候,已经月华高悬。

她站在石阶上,灯笼在她头顶晃荡。

她答:“好。”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