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04 他最后悔的事……

其实虽是这般说,可一路上苏烬对着沈梨还是持有几分怀疑的态度在,直到他瞧见正同好友把酒言欢的沈阑时,整个人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苏烬笑道:“我一会儿帮你教训这个小子。怎么能将你一个扔下,自己同兄弟在这儿喝酒,后山那般荒芜,万一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我这般大的一个人,身边还跟着沽酒他们,哪里会这么容易出事。”沈梨故作轻松的一笑,随即便拉住了苏烬的手臂,没让他过去,苏烬不解的回头看她,只听她说道,“你瞧阿阑同他们在一起多开心呀,我们就别过去扫兴了。”

“此地景色不错,陪我走走如何?”

苏烬拱手:“求之不得。”

于是两人在附近转悠几圈,遇见了几波女眷后,便十分默契的重新回到了凉亭中坐着。

苏烬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嘴角:“我算是明白你为何不愿在这儿多呆了。”

“后山虽然僻静,却也比在这儿卖笑强得多。”

沈梨低头理着衣袖,听见这话才抬头朝人一笑:“你知道便好,你遇见的这些还算好对付的,你若是遇上那种蛮不讲理,才叫头疼。”

苏烬听她这么一说,又想起了在寒山寺时,她同唐子玉遇见时候的场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肆意而张扬,说实话他倒是有些怀念,毕竟在金陵城中,好像也只有唐子玉她能将沈梨年少的独有的肆意张扬给逼出来,可如今那人入主东宫成了太子妃,而她依旧是金陵城中声名赫赫的宜姜郡主。

“你说。”苏烬开口,“如今太子妃会不会将以前的那些毛病改掉一些?”

“她?”沈梨嗤笑,“你知道狗改不了吃屎吗?”

苏烬一愣,完全没有想到沈梨会这般直接的开口嘲讽。

沈梨却恍然不觉,她道:“唐子玉便是这般的人。”

等到傍晚的时候,沈阑才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凉亭之中。

苏烬同沈梨等他,已经等得喝了几壶茶水,他来的时候,苏烬刚刚将第五壶茶水给解决掉,一滴不剩。

沈阑上凉亭的脚步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这到底是喝了多少茶水?”

苏烬戚一声,说道:“这还不是为了等你吗?”

“竟然回来了,那便走吧。”沈梨说完,正要提步离开的时候,庭凛却匆匆赶来,附耳说了些话,沈阑生怕是同大燕有关,一直提着耳朵听着,满心满眼的全是戒备。

等着庭凛直起身子离开时,沈阑一下子就挤了过来,拉着沈梨的手臂:“姐姐,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大楚那边的事。”沈梨这话无疑是将沈阑躁动的心给安抚下来,原先还在摩拳擦掌的沈阑一下子就焉了下来,他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后,便将钳制住她手臂的手给松开,站到了一旁去。

倒是苏烬从后面走了上来:“大楚那边出什么事了?神神秘秘的?”

“我也不知是何事,但南少主身边的侍卫来了,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沈梨看了两人一眼,又说道,“苏表哥,你帮我将阿阑先送回府去,我去见见他。”

“姐姐,我与你一起。”沈阑急忙拉住了沈梨。

“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这么多人。”沈梨拍了拍沈阑的手后,便毫不犹豫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给拿开,“若是娘亲和爹爹问起,你就说我见一位故友。”

沈阑虽是闷闷不乐,可还是依言答道:“是。”

酒楼外灯笼已然被点亮,层层叠叠,千帐灯浮上重楼。

沈梨将手搭在了窗扇前,眼睛微微闭着,整座酒楼除她之外,再无第二人。

不多时,楼梯口便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有些急切和悬浮。

她眼皮子动了动,睁眼看去,就见那人正拿着刀,大步往这里走来,见着人,沈梨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瞳孔微微睁开,几乎看到他出现觉得十分不可置信。

这人是南宵引身边的不错,可也就是因为这才让她觉得分外的不可思议。

南幽是南宵引最信任的左右臂膀,几乎从不会离开南宵引左右,除非有什么大事,南宵引才会出动南幽,而今……沈梨拧眉:“怎么会是你?”

南幽走到跟前来,行了一礼后,才道:“郡主也觉得惊讶?”

“自然。”沈梨将自己的讶然收敛起来,指了指对面,“坐吧。”

南幽十分客气的对着沈梨又行了一礼之后,这才低头敛眉的入座,却依旧是半分都不敢动,老老实实的坐在那,等着沈梨率先开口。

沈梨一直都不太明白,南宵引怎么教出这么一个懂礼知礼的好属下来。

她抬手将窗扇掩住:“你来,是南少主有什么事吗?”

“南幽这次来,并非是受主上所托,而是南幽自己想来见见郡主。”南幽坐的也十分规整,手搁在膝上,模样正经又紧张。

“你来找我?”沈梨诧异的看着他,“可是你家主子出了什么事?”

南幽点头后,便立马起身在沈梨的面前双膝跪下:“郡主,您同主上也算是青梅竹马,况且主上对您的情谊,想必您也明白,如今就当是南幽求你,随南幽回宜州见主上最后一面吧。”

“最后一面?”沈梨豁然起身,她凝视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他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要见最后一面?”

南幽将头抵在冰凉的地面:“其实上次您同主上相见的时候,主上身子便已经不行了,可他不想要您担心,这才哄您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虽说至今主上也没有后悔,可南幽身为主上的侍卫,实在是不忍心瞧着主上带有遗憾离世。”

“他……”沈梨的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袖边的花纹,“怎么如此?”

南幽又道:“其实主上的身子一向不太好,这些年也不过是在强撑罢了。如今油尽灯枯,自然也该去了。”

他这话说的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就好像已经看透了这红尘百态般。

沈梨心中虽是卷起了些许的浪花,可到底也不算多强烈,这些所有的感情,也不过是源于幼时的相识罢了,自他们长成之后,明争暗斗便一直不曾停过。

纵然他十年如一日的,给她搜罗天底下的玉玦。

感动是有,但更多的却也不怎么存在。

再换句话说,南宵引是这天底下,为数不多能在她心中稍稍点起几分涟漪的人。

如今忽闻噩耗,于情于理她都该去的。

沈梨正想点头应允时,却不承想南幽按耐不住性子的先开了口。

“郡主。”南幽又道,“南幽明白您在担心什么,可南幽也同您保证,您若是去了宜州,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沈梨垂眸看着南幽,心头上的那一句训斥,虽是到了嘴边,到底还是换成了另一句:“好。”

既然答应,那沈梨也没在做过多的停留,回去禀明了父母之后,第二日便启程随南幽一同赶赴宜州。

因为着急南宵引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他们硬生生将一个月的路程,压缩到只有半个月,一路飞奔而去,都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马。

等到宜州城的时候,桃花开得正艳。

来接她的除了平常跟在南宵引身侧的几人,还有君硕风。

他坐在马车内,见着她难得一笑:“孤还未见过你仪态尽失的模样,先去客栈梳洗梳洗吧。”

“陛下。”沈梨下马,站在马车旁对着人一拱手之后,便踩着小凳子一下子爬了上去,钻进了马车内。

君硕风瞧着她,眼中多少带了几分心疼:“一路赶来很辛苦吧。”

“无妨。”沈梨抬手将鬓边的碎发别再了莹润的耳后,“南少主到底怎么了?”

君硕风说:“难不成南幽不曾同你说吗?”

“说的不太清楚。”沈梨道,“只知道他现在好像是油尽灯枯,撑不住了,为何早些时……”说了一半,她垂着眸子叹气。

那人瞧着好说话,其实脾气也是死倔死倔的,自己认定的事,别人根本就说不通,除非等他自己醒悟过来。

思至此,他便只能放弃,转而问道,“与他成婚的那位姑娘,该怎么办?难不成要让她为南少主守寡了?”

听着沈梨的话,君硕风无可奈何的一笑:“你说,他有时候吧,聪明的可怕,你很想将他的心肝给挖出来,瞧瞧一个人怎么能生得这般妖孽,有时候吧,又觉得他挺傻的,傻到让人心疼。”

“何意?”沈梨问。

君硕风也不打算隐瞒沈梨,便同她说道:“那日,你母亲宴请四方的青年才俊时,那个傻子也去了,还带了两壶酒,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她不但知道,她还喝了一壶。

也就是那一夜,他知道这人要娶亲,不和她守岁了。

可听着君硕风这般问,沈梨便点点头:“这事同他如今,又什么关系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

君硕风嗯了声,成功见着沈梨脸色差了一些后,又说道:“那次从金陵回来,孤同他喝了一夜酒的,他告诉孤,其实他告诉你,他要娶亲时,便已经后悔了,所以他用酒将你灌醉,想将带掳回宜州的,可你却拉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说,那时候他便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是争不过那人了。”

“他还说,他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两年之前,帮了沈轻害你,若是你不曾落入沈轻之手,也不会同那人遇见,更不会被那人占据的满满的。因为就算你今儿同卫隅成了婚,成了大秦的太子妃,你心中依旧不会有任何人,那他还可以在争上一争,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万念俱灰,半分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