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2 徐陵

春光明媚。

次日一早,来接她进宫的车架便在府外候着。

这次来接她入宫的也算是老熟人,如今的羽林卫的统领,徐陵。

徐陵同苏烬他们几人一样,都是太子的伴读,幼时他们也都经常在一块玩的,是以见着是徐陵的时候,沈梨心中不但没有松上一口气,反而有些提心吊胆。

因为他们几人都算是知根知底的,他对她身侧有什么人是再清楚不过了。

沈梨余光不经意的从陌锁离的伸手滑过之后,便笑着走上了前:“原是徐陵大哥来了。”

“宜姜。”见着许久不见的小青梅,徐陵那张冷沉沉的脸总算是有了几分笑意,他从马上跳下来,伸手按在了她的肩头,“你身子可好些了?”

“好多了,倒是徐陵大哥怎么才回来?”沈梨笑盈盈的看着他,“听苏表哥说,你近几个月都在外面任职,近日才被调回。”

“是呀,要不然我都不知什么时候能见到你这个丫头。”徐陵叹了一口气,“三年前你不声不响的消失,可是将我们好生吓了一跳,你说你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昏迷就昏迷了?”

沈梨轻描淡写的一笑:“不过是宿疾罢了,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倒是与徐大哥重逢,宜姜心中甚是欢喜,不若等徐大哥休沐,我们出去小聚一番?”

“自然是好的。”徐陵大笑着,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站在沈梨身后的陌锁离身上,“这位是……”

沈梨偏头看了眼,漫不经心道:“是我祖父给我的护卫,我瞧着他身手也算利索干净,便将他收在身边了,你也知沽酒他们若是成日守着我,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也是。”徐陵颔首,“只是他的来历你可曾调查过?”

“自然查过,双亲亡故,家世清白。”沈梨仰首一笑,“怎么?徐大哥想同他切磋切磋吗?”

徐陵摇头:“这倒是没有,只是瞧着他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见过一般?”说着,他便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了几分疲倦,“恐怕是人老的缘故,近来记性就是不大好。”

“徐大哥正值风华绝代,哪里就能说老了?”沈梨笑着,在丫鬟的搀扶下踩上了小凳子,由丫鬟将她给扶进了马车内。

徐陵也随之翻身上马,他骑在了马车旁,与她仅有一壁之隔。

沈梨笑着将车帘卷起来,如水温软的眉眼随之露了出来:“徐大哥,近来如何?”

“尚可。”徐陵点点头,“倒是你,我一回金陵,便听见了许多不该听见的。”

沈梨眨眼,她心中多多少少也对如今金陵城中的流言有些数,既然听见了徐陵这般问,沈梨倒也没打算藏着掖着的:“徐大哥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

徐陵慢悠悠的扯着缰绳:“听说你命不久矣?”

“这也不算什么不该听见的,事实如此罢了。”沈梨应着徐陵震惊的目光,将下颌搁在了窗框上,整个人就算是一樽没有任何生气的瓷娃娃般,颜色依旧,却失了往日的灵气,“那日几位太医一同诊治,事实无疑了。”

听着她平淡的语调,徐陵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倒是瞧得挺开。”

“哪有什么办法?只要是天下稍微有些名气的大夫,全都被祖父他们请了一个遍,可有什么用?该来的,还是会来。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与其明日心惊胆战的,倒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徐陵听着,虽是觉得有几分道理,倒还是不太敢苟同:“听说最近长公主正满金陵的给你找夫婿?”

“是呀,如今大哥和二哥都还未成家,不知为何要这般着急的将我给嫁出去。”沈梨说得是万般无奈,“咱们几人之中,除了太子殿下,还有谁成家了?”

徐陵道:“你为什么最后要对太子说那般的话?”

沈梨心下顿时就警惕起来:“什么话?”

“你明明知道的。”徐陵简直是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却是压低了声音,“你与太子殿下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殿下他又心悦你,你又何苦非要将他推得远远地?若是如今,入主东宫的是你,你觉得如今沈家回落得这般下场吗?”

他说的声音极小,小到沈梨要全神贯注的去听,要不然根本就听不清他到底是在说什么?

听完之后,沈梨只觉得好笑。

她可不相信若是自己真的嫁给了卫隅,卫隅便不会动沈家,明明他们对沈家下手是蓄谋已久的事,怎么到了徐陵的口中,就变成了爱而不得,因爱生恨了?

饶是如此,可沈梨依旧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他不但纳了阿轻为良娣,还有了太子妃,难不成你要我不顾廉耻的同唐子玉去争那什么劳什子太子妃的位置?”

“算了吧。”

徐陵摇头:“殿下对你情深义重,可在你心中,这份感情竟然还比不上你的脸面是吧?”

“徐大哥。”沈梨头疼的揉了揉额心,“难不成你特意来接我,就是为了对我进行一通说教的吗?”

徐陵摇了摇头:“没,只是觉得有些惋惜罢了。”

“又何好惋惜的。”沈梨疑惑的瞧着他。

徐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你不会觉得惋惜吗?你与殿下都定亲那般久了,都快要成婚了?却因为你的这个宿疾,从而使你们……”

她缓缓的仰头:“徐大哥,你可曾听过这么一句话?”

“嗯?”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东宫,风荷殿。

沈轻听见外面宫娥的通禀之后,立马就笑靥如花的从软塌之上爬了起来,让灵儿扶着她走到了门口相迎。

沈梨瞧着她笨拙的身形,掩去了眼中浮出的讥讽,几步上前从灵儿的手中将她给接了过来:“如今还是初春,你怎么就出来了?万一着凉怎么办?”

沈轻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姐姐,我又不是什么瓷娃娃,一碰就碎了,而且如今哪还是初春呀?你瞧瞧外面,桃花都快谢了。”

“是吗?那瞧来是我最近在府中养病,都快养糊涂了。”沈梨诧异的咦了声,“那岂不是你快要生了?”

“是呀。”许是有了骨肉的缘故,沈轻如今眉眼间都是柔和的光辉,“太医说了,大概临产会在六七月份了,正是夏日。”

“那还真快呀。”沈梨伸手摸上了她的小腹,掌心中的肚子圆滚滚的,一片温热,连带着她的心都跟着柔软下来。

她倒是想起了原先的时候,那人也曾在她的耳边,一句一句地说着。

说想要有个属于他们的骨肉。

只是可惜,她终究还是留了遗憾。

沈梨扶着沈轻重新到软塌便坐下后,灵儿这才转身出了屋子,唤人泡一壶茶上来,顺带也将屋内的伺候的宫人全都摒退下去。

见着殿内没人,沈轻再也抑制不住,一下子就哭着趴在了沈梨的身上:“姐姐,阿轻的命好苦呀!”

“怎么了?”沈梨揉着她的头,想安抚孩子一样,安抚着她的如今激烈的情绪。

沈轻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那泪水涟涟的,不一会儿便将她的衣领全都浸湿,沈梨不太舒服的动了动脖子,又问:“可是宫中有人欺负你了?”

“姐姐,殿下已经许久不曾过来瞧我了,他日日都去唐子玉那里陪她不说,还与她颠鸾倒凤,风流快活的,现如今唐子玉身边的一个小丫头都敢瞧不起我!”沈轻哭着将泪水全都擦在了沈梨的衣裳上,“姐姐,你可要替我做主呀。”

“小不忍则乱大谋。”沈梨轻笑,“相信我,她不会蹦跶多久的。”

“可我一日都忍不了!”沈轻继续哭着,而且声音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沈梨将沈轻从她身上推开,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阿轻,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一切都得为你腹中的孩子考虑,知道吗?”

“如今,父亲能不能重掌兵权,可都看你腹中的孩儿是男是女了?”

沈轻本还想继续哭得,谁知听见这个消息后,霍然便从榻上起身,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居高临下的瞧着沈梨:“你说什么?父亲怎么了?”

“父亲如今闲赋在府中,云州被唐子玉的父亲接掌了。”沈梨淡淡道,“所以如今,你不可以和唐子玉有任何的冲突矛盾发生,直到你平安的将孩子生下来。”

“你腹中的孩子,一旦出生,那便是大秦的皇长孙,知道吗?”

沈轻还是觉得不可置信:“好端端的,为什么云州都被……”

“阿轻,陛下的旨意,不是你我能质疑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沈梨从容的起身,握住了沈轻发颤的手臂,“所以你如今在这儿偌大的宫中,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万不可有任何的差错。”

“她真的这般说?”卫隅背转着身子,面向绿意微稠的庭院。

徐陵颔首:“是,宜姜的确是这样同臣说的。”

卫隅苦笑着的长叹:“一生一世一双人,宜姜啊宜姜,你真的是太小瞧孤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