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4 情痴

春风悠然拂面。

在沈梨冷戾的目光下,陌锁离这才不情不愿的松了手,只是手虽是松开,那绝望的如同被水沉溺的神色,却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瑶华。

她将头抵在冰凉的对面上,指尖可是一刻都不敢松懈的紧紧地扣着掌心中的肉,知道她都感觉自己的指尖浸染上了湿润。

“你可满意了?”沈梨倚在那,又有脚尖踢了踢他的小腿,“既然已经问到了你的答案,那还不赶快过来站着,难不成你还想等着被太子瞧见,扣你们一定秽乱宫闱的罪名吗?”

陌锁离依旧不太愿意妥协,他固执的站在原地,他低头凝视着瑶华,一字一字的说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卿卿你真的要对我绝情至此吗?”

“曾经对月许下的誓言,是全都不作数了吗?”

沈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头偏向了另一边,也不知该如何劝阻了。

都说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如今她倒算是见识了,这要多爱一个人,才能将以前的种种全然摒弃,只求和她修一个余生。

扪心自问,若姬以羡这般对待她的家人,她估计此生会与他不死不休吧。

“不记得。”瑶华的冷硬的声音再次从她的嘴中传来,“如今奴婢是太子的侍妾,奴婢此生就算是死,也只会死在太子的身旁,而非追随将军,背井离乡。”

陌锁离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瞧着她,双眼已然泛起了猩红,整个人似乎已经要处在一个癫狂的状态。

沈梨不再犹豫,直接从身后对准他的背心,狠狠地踹了一脚。

陌锁离没有防备,整个人一下子就从瑶华的面前超前跌了去,凉亭也不算宽敞,又没什么阻拦的东西,这么一踹,他整个人直接就从凉亭中滚了下来,最后躺在了铺满了石子的小径上。

他好像不知痛一般,摔在地上也不知爬起来,而是将身子微微蜷着,宛若没了气息般。

瑶华尖叫一声,正要扑过去,却被沈梨轻巧的从后面揪住了她的衣裳:“不想他死,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这儿。”

瑶华一听,哪里还敢有动作,整个人如同一滩软泥似的,无力的跌坐在凉亭之中。

当灵儿领着太医赶到的时候,卫隅也从沈轻的宫中脱身,听闻沈梨受伤之后,便立马带人朝凉亭这儿赶了过来。

卫隅是和徐陵一同到的,两人俱皆默契的将凉亭中的几人打量了一遍后,这才纷纷抬脚进去。

“宜姜你没事吧?”卫隅关切道。

太医起身:“回殿下,郡主只是被烫伤了些,没什么大碍的,好好养着便是。”

卫隅瞧着她露在外面红肿了一大片还起了燎泡的手背,顿时就只觉得心疼不已。可他是一国储君,哪里能将怒气朝着无辜之人发泄,正要偏头瞧见跪在一旁的瑶华,他几步走过去,对准她的心窝子便是狠狠地一脚。

就算这些年在东宫中什么脏活累活都做过了,可她到底也是娇养出来的姑娘,没什么内力,哪里承受得了卫隅盛怒之下的一脚,当即身子便朝后移了几步,一口血就从最终喷了出来。

虽说陌锁离如今清醒了过来,可瞧着自个曾经的骄傲肆意的妻子,被人这般踩在脚下,他心中到底不是滋味,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道凉飕飕的目光便盯住了他。

陌锁离朝她瞧去,目光中隐隐约带了几分恳求和期望。

“你是哪一宫的?”

“奴婢是……”瑶华想要抬手将嘴角边的血擦干净,可手才抬到一半,便又无力的垂下,“太子妃宫中的。”

阴郁密布上了卫隅眉眼间。

见着他有种想将人弄死的冲动,沈梨眉梢蹙了蹙后,她动作温热的将太医的手推开之后,便站到了卫隅的身边去。

“殿下。”沈梨出声,“我也没什么事,此事便罢了。”

卫隅不太赞同的看她,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的手背上:“你确定自己真的没什么事?”

手背上的那一串燎泡还格外的醒目,醒目的有些刺眼。

徐陵也上了前:“宜姜,你让殿下处置就好。”

沈梨不为所动,若是真听徐陵的话,让卫隅处置,那瑶华便算是废了,若是废了,那么这些日子来的辛苦全都白费了,而她绝不会让她的心血白白浪费掉。

何况瑶华又比其他人更好拿捏些。

“太子哥哥。”沈梨张口,唤起了旧时的称呼。

卫隅身子一颤,他眸子微微敛着,遮住了他所有的激动:“宜姜。”

“这事说来,我也有责任,若非我同灵儿聊得开心,也不至于会同她撞上,我也不曾伤及性命,小惩即可,犯不着兴师动众的,况且如今我也不宜太过出挑了。”沈梨后面这话说得便极具深意。

卫隅一听,心头不免的又起了几分愧疚。

平心而论,沈家对他,对大秦的的确确是一片拳拳之心,可昭日月,只是上位者难免要未雨绸缪。

他沉思了片刻,便道:“那依你之见如何?”

“打几板子,便让太子妃将人领回去吧。”沈梨说得甚是轻描淡写,卫隅想了想,也觉得这个法子甚好,对着身后的几位挥挥手,他们便心领神会的上前,将瑶华给拖了出去。

陌锁离站在一旁,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此反复。

太医见着凉亭内无声无息的,这才再次出声:“可否请郡主将手给老臣,臣好将郡主手上的燎泡给挑了。”

“麻烦太医了。”

一行人折腾完,天边的行云已经被昏黄染上了一层金灿灿的颜色。

沈梨无力的用手撑着头倚在石桌上,如今是真的没了力气在出宫了。

毕竟她如今身娇体弱的,遭受了这么大的罪,哪里还能活泼乱跳的出宫了。嘉宁帝也听说了此事,便遣人抬了步辇来,将她接去了太后的宫中休养生息,至于陌锁离,自然是被徐陵亲自送出了宫。

瑶华被抬回去的时候,已是要死不活,可她还是勉强的睁着眼,瞧着唐子玉。

唐子玉虽说寻常娇蛮任性了些,可也并非心性凉薄狠毒之人,见着自个贴身宫女便打成这般模样,当即便气得想要去找沈梨算账,却被瑶华虚弱的伸手拉住。

“娘娘,不要。”

唐子玉被气得眼眶发红:“你就被她们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说不要!瑶华,你是不是傻呀!”

“此事,的确是奴婢有错在先,娘娘若是去了,也只会自取其辱,又何必为了替奴婢争这一口气,惹来太后和皇后她们的不快了。”瑶华虚弱的倚在大迎枕上轻声开口劝道。

唐子玉还是气得身子发抖:“就算是你的不是,那也不用下这般重的手?你瞧瞧你现在,一条命都快没了!”

瑶华虚弱的笑了笑,说出话也是断断续续的:“其实今日之事,奴婢也不会没有半分收获的,娘娘奴婢这有个好消息,奴婢说给你听了,你便不会气了。”

“什么好消息呀?”唐子玉气道,“什么消息能比你的命还重要?”

瑶华的手指勾了勾,唐子玉愣怔了片刻,还是依言俯下身去,将耳朵朝着瑶华凑近。瑶华偏头咳了几声后,才轻声道:“今儿,奴婢被打板子的时候,隐约听见太子爷和徐大人在讨论,沈良娣腹中的孩儿。”

唐子玉变了脸色,嘀咕道:“这算什么好消息?”

瑶华喉咙间溢出了几分笑来:“是好消息,后面奴婢听太子的意思是,他不想要沈良娣怀中的孩子平安降生。”

“为什么?”唐子玉愕然的睁大了眼,“那可是他的孩子?”

“可沈良娣这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若是男孩儿便是皇长孙。”

唐子玉的脸色一下子就阴郁下去,她咬了咬牙:“我自然知道,可你不是说过,宫中一个孩子想要平安长大,并非是什么易事吗?”

“可如果这孩子身后是琅邪沈家了?”瑶华虚弱的说道,“娘娘,如今太子不愿意要这个孩子,你的机会便来了。”

唐子玉皱眉:“何意?”

“您可以尽情的动手,就算最后查出来,也没什么要紧的,因为您这般做是顺了太子的心意,太子不会为难你的,只要咱们别做的太明显。”瑶华的声音越说越低,“只是此事还有风险,因为沈家还有个姑娘在宫中,娘娘……”

话未说尽,瑶华便慢慢的闭了眼,她似乎已经倦怠至极,强撑回来,也不过是为了将此事告诉与她,让她先有个准备。

直到耳旁再也没有声音响起,唐子玉这才一脸复杂的起身,她居高临下的盯着已经昏死过去的瑶华,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

毕竟,就算太子再不喜欢,那也是皇嗣啊!

动了皇嗣,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唐子玉一时之间,的确有些拿捏不定。

“娘娘。”身后的宫人上前,“此处不是您该久待之地,还请娘娘尽快移驾。”

唐子玉又往瑶华的脸上看了眼,平静了点了点头。

此事,该容她好生想想才是。

毕竟她是真的很讨厌那个沈良娣以及她腹中还未出世就占了皇长孙这个名号的孩儿。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