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5 小心太子

月色溶溶。

不知何时欢笑声才略微歇了,紧接着便是几人细碎的说话声。

风荷殿。

沈轻用手撑着头,听着灵儿将今儿下午的事一一说来。

末了,她这才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呵欠:“唐子玉大概是在这儿呆久了,都快忘了原先太子的未婚妻到底是谁?”

“我姐姐,可是殿下当年亲自朝陛下和皇后他们求来的,就算是最后她消失了这么久,太子还不是依旧为了她不肯另娶;她了,那可是皇后和唐家硬塞给她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可比的?”沈轻冷嘲着,但心中又何尝不明白,她这般说也不过是说给自己听,“再说好听些,宜姜可是太子心头的白月光,就算日后太子有了另外喜欢的姑娘,那也不可能逾越了我这位长姐去。”

灵儿不太明白沈轻这话,于是问道:“为何?”

“因为得不到。”沈轻嗤笑,“从古至今,也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说实话,我有时候还挺羡慕我这位长姐的,可惜,她偏偏占了我想要的东西。”沈轻叹气,将身子重新靠了回去,手一下一下的抚在自己的小腹上,“不过没关系,你瞧我想要的,如今我不正抢来了吗?宜姜不是我的对手,那唐子玉又算得了什么,只要等我生下他,这东宫中的那些个姬妾,还不是任由我拿捏。”

灵儿不太见得沈轻这般轻狂的模样,于是便温声劝道:“良娣还是小心为上,毕竟太子妃虽是个蠢的,可她身后的唐家,却不是好糊弄的,如今沈家式微,还请良娣一切勿要掉以轻心。”

“沈家如今式微,也不见得一辈子都是如此吧!父亲可是大秦的战神,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谁人能比?还有母亲,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家公主,是太子的亲姑姑。”沈轻依旧不在乎。

灵儿一脸严肃:“可良娣别忘了,长公主不过是你的嫡母罢了,而非生母。”

“那又如何?反正我姓沈。”沈轻皱了皱眉,一脸的不耐烦,似乎不太愿意在就这个话题,同她在继续说下去,她闭了眼,神色倦怠的就开始赶人,“好了好了,若没别的事,我便想睡了。”

瞧着她的确是一脸的睡容,灵儿只得将心头的话又再次压了下去,她福身道:“那奴婢将烛给良娣挑了。”

沈轻打着呵欠摆摆手,懒洋洋的起身朝着床榻走了去。

灵儿刚将灭烛铃拿了起来,还不曾过去时,突然想起了今儿沈梨往自己袖子中塞纸条一事,连忙又折身回去,几步走到了沈轻的身侧,禀告道:“良娣,今儿郡主还给奴婢塞了一样东西,良娣可要瞧瞧?”

沈轻本不太耐烦,可一听是沈梨,步子倒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侧目看着灵儿,语气冷冰冰的:“既是长姐给我的,为何不早些说?”

“先前事多,奴婢便忘了。”灵儿一边告罪,一边将纸条拿了出来,呈到了沈轻的跟前。

沈轻瞧了好几眼之后,这才漫不惊心的将纸条给拿了起来,又在手中仔仔细细的端详一阵后,这才展开。

纸条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可就是这么一行字,却吓得沈轻花容失色。

她尖叫一声,便将纸条给扔到了地面上。

随即她神色扭曲的伸脚狠狠地往纸条踩了去:“骗子!骗子!”

这一连便踩了许些时候,沈轻发了火气,灵儿也并不敢劝,只得伏低做小的跪伏在冰凌凌的的地面上,等着沈轻将气消得差不多了,她才一脸怒容的转身离开,徒留了一张被踩得面目全非的纸条。

灵儿探头望去,只见上面,娟秀的字体清楚明白的写着一句话——

小心太子。

灵儿垂眸,她此刻隐隐约能明白沈轻的心思。

这人一门心思都扑在太子身上,指望着太子日后能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置,将她提携为贵人,甚至是皇后,哪里受得住沈梨这般的提醒。

小心枕边人,想一想便觉得很是可悲。

灵儿动了动手指,将纸条重新笼入了袖中,准备一会儿拿去点火烧掉。

毕竟这张纸条若是留下来,被有心之人瞧着,只要捅破到太子的跟前去,别说沈梨要出事,就连她这位没什么心机的主子,都要受到连累。

沈轻不会将这事给当真,可她却是上了几分心。

如今他们在东宫之中如履薄冰,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第二日一早,沈梨便在太后的挽留声中出了宫。

来送她出去的还是徐陵,身后远远地跟着卫隅,不过碍于两人如今的关系,他到底是没有上前。

徐陵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他翻身上马的时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你们这又是何必?”

沈梨也只是笑了笑,什么都不曾说。

回到院子时,陌锁离正大咧咧的坐在院子中,手边摆着几坛已经空了的酒坛,酒香味充斥着整个院子。

沈梨将披风脱下来,递到了阑珊的手中:“这人喝了多久?”

“从昨儿回来便开始喝,一直到现在?”阑珊低头小声回道。

沈梨走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他正抱着酒坛,也不知是醒着还是醉着,被她用手这么一碰,整个人一歪便彻底往一旁倒了去,好在庭凛眼疾手快将他的身子扶了起来,没让他摔在地面上,同那些酒坛来一个接触。

“丢到屋里去。”沈梨收了手,笼在了袖中,“日后,他要是敢在这儿喝酒,你们就直接扔出府去,我这儿又不是什么收容所,收留一些醉鬼。”

“你说,他喝了一晚,怎么还活着?”沈梨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心烦意乱的拧着眉,半响之后,才道,“你让闻末来给他瞧瞧,别让人死了。”

“特别是别死在我这儿,要不然我上哪去找一个将军,赔给他们大燕。”

庭凛忍着笑:“是,属下记得了。”

“姑娘。”沽酒推门而进。

沈梨见人是他,便将手中的书卷搁下,整个人懒洋洋的倚在了身后的迎枕上:“何事?”

沽酒道:“南王来了,说是想见见你。”

“见我?”沈梨喃喃着,揉了揉眉心,“请进来吧。”

卫砚今儿换了身喜庆的衣裳,上面还绣着仙鹤,可就算是在艳的颜色,套在卫砚的身上,沈梨觉得也同那些深色的衣袍也没什么区别。

沈梨仰首审视着他:“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自然是有事。”卫砚很自觉的便坐到了她的对面,又让阑珊重新沏了一壶他爱喝的茶上来,完全不知什么叫做客气。

沈梨只当做瞧不见,她将眼睛闭上:“你若是为了打听沈轻的情况来的,我告诉你也无妨,她最近过得还挺好的,人也养的白白胖胖的,毕竟她这一胎可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金贵着了。”

卫砚听着,心中也泛起了微微的怅然:“难不成,在你心中本王便是这般在乎儿女情长的人?”

“沈家不出情痴,卫家更是。”沈梨道,“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你心安罢了。”

“你这个心安,完全就是在往我的痛处上戳。”卫砚叹气,声调平淡的厉害,就连眉眼也没了初识说起沈轻时的柔情万分。

沈梨盯着他瞧了好一阵,倏然一笑:“果然,你们卫家人都薄情寡义的很,我以为你会记着沈轻一辈子了。”

“你先前也说了,卫家不出情痴。”卫砚道,“还是你觉得,本王就跟姓莫的那个蠢货一样,会为了一个女子,将自己弄得要死不活的?”

“别说我,就说说你。”卫砚也像刚才沈梨审视他一样的,审视着她,“你会为了一个男子要死不活,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吗?”

察觉到卫砚话中有话,沈梨凝了凝神:“你今儿一大早,就连早朝都不去上,就只是为了过来,同我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吗?”

“表哥,我们之间还需要这般试探?”

卫砚一早便知自己的这些心思瞒不住她,就算是被点破,卫砚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是满身轻松的学着她的样子,将身子往后靠着,一双冷冽的眉眼,竟然从而衍生出了几分艳色来:“那日你问的我话,你还记得吗?”

沈梨想了会儿,就明白了卫砚这话中的意思。

那日,在他的书房,她问他:“这事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

那日,他其实并未给她答案。

“所以你现在是有了答案吗?”沈梨瞧他,目光平静。

卫砚颔首:“自然,因为我这既不是蓄谋已久,也并非是临时起意,只是当失望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后,彻底对这儿的一切都失去了信任,我想,如此这般被动,倒不如奋起一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虽姓卫,可我血脉中却也流淌着沈家的血。”

“何必说得这般冠冕堂皇。”沈梨笑盈盈的,“你直言,对那个位置感兴趣,岂不是更好听些?”

“反正,不管你的目的如何,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呀,表哥。”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