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6 不若嫁我?

许是屋内的香气太过醉人,又或是她盈盈笑颜太过诱人,有那么一霎卫砚竟然觉得沈梨所言全都是她发自肺腑真心实意。

她眼中心里有他,胜过天下山河人家。

甚至是,他竟然甘愿沉溺她笑若春风的眉眼中。

卫砚想着,自嘲的笑了下。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男人罢了,会被权力欲望蒙蔽,会为了美色做出一些就连自己就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两人尽皆沉默时,阑珊将刚煮好的茶水端了上来。

阑珊将袖子微微挽着,露出白嫩的手腕来,替两人倒茶时,目光微动着将两人全都打量了一遍之后,这才垂首退下。

刚出去掩住门,庭凛便一溜烟的从房梁上滑了下来,同阑珊肩并肩的站着:“主子如何?”

阑珊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家郡主的神色,有些为难的看了庭凛一眼后,才慢吞吞的说道:“主子什么时候会将心思写在脸上。”

“反正笑眯眯的,也不知是在打什么主意。”阑珊刚一说完,就瞧见庭凛已经猫着身子,将耳朵贴在了槅扇下,屏息凝神的努力想要听清楚里面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阑珊站在原地想了想,也小跑了过去,找个地方蹲着,学着庭凛的动作,想要努力听着屋内两人说的话。

卫砚换了个姿势,将身子舒适的靠在了身后的大迎枕上,似笑非笑的盯着半开的窗扇:“不管管?”

沈梨自然也发现了那蹲着两个人,其实若是阑珊没有过去,凭着庭凛一个人,她大概是发现不了的,可阑珊没有学过武,气息和脚步声都不懂得收敛,很是轻易就能被人发现。

接受到卫砚戏谑的目光,沈梨将自己喝了一半的茶盏端起来,放在手中转了转后,对着窗子口便直接泼了出去。

好在茶水不多,躲在下面偷听的两人,也只被淋到了些,衣裳都没有被沾湿。

庭凛郁闷的抹了一把脸,站直了身子:“主子,您也太冷漠无情了。”

听见声音,卫砚和沈梨一同偏头看过去,见着他额角微湿的站在那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谁让你偷听的。”

“我这不是担心主子吃亏吗?”庭凛说着,便垂头拱了拱手,“若是没别的事,那属下便先退下了。”

说着,庭凛刚往转身走了一两步,就被沈梨喊住,庭凛顿时欢天喜地的转身,若是身后有条尾巴,铁定摇得特欢快,“主子,这是想开了吗?”

“没。”沈梨微微笑着,指了指窗扇外,“只是想要提醒你,将你的小尾巴给带走。”

庭凛的目光渐渐地往下,就见着阑珊正尴尬的仰头冲着他微微一笑,他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就被主子给发现了,完全就是因为有个叛徒!

他气鼓鼓的长叹了一口气,这才弯下腰将手往阑珊的面前一伸:“走吧。”

等着两人走了之后,卫砚这才笑道:“你的这两位属下对你倒还真是忠心耿耿的。”

“你知道吗?听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总是堵得慌。”沈梨回了句,就见坐在对面的卫砚已经倾身将她的空了的茶盏拿过去,倒满了茶水。沈梨瞧着他献殷勤,也没有阻止,毕竟他们也都是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大多心中都有些了底数。

果不其然,等着她将茶盏中的水给喝完了之后,就听见对面的那人又换了姿势,前身靠拢在小几边缘上,手肘搁在案上,一向冷冽的眉眼稍稍柔和划开:“暖暖,咱们相识相伴都快十余年了吧。”

“你想说什么?”沈梨虽是有了几分揣测,可心中到底也是有些拿捏不准的,只是她声音出口的刹那,神色的确算不得有什么好。

卫砚从袖子中摸了又摸,最后便将一个锦盒摸出来,摆到了沈梨的面前来,他此刻有几分愉悦:“喏,瞧瞧。”

锦盒是黑檀木打造成的,有一股怡人的香气,锦盒成长条形,里面装着的玩意,沈梨觉得自己能略微猜测出几分来。

她抿了抿唇,手却没有动:“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此刻,她整个人隐隐的已经有了些狂躁,唯一没有的,便只有他想见着的欢喜。

得到这个认知的时候,卫砚将头略微压低了些,然后才说道:“这好歹也关系到你的一生,你就不能表现出一个女子该有的娇羞吗?”

听见这话,沈梨心下已经有了几分肯定。

“打开看看吧。”

沈梨抬头深深地瞧了卫砚一眼后,这才伸手将锦盒给开了。

里面放着一支玉簪,玉质温润剔透,成色极好。

沈梨将一下子就将盒子合上:“我以为,你这辈子会为沈轻守身如玉,谁也不娶了。”

“曾经我不太懂事的时候,的确这样想过,但是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了。”卫砚说道,“我心中的确是有沈轻不错,若是日后,她愿意跟了我,我想我也愿意接纳她,只是我这正妻的位置,她还配不上。”

“卫砚,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沈梨叹气,将锦盒重新推了回去,“你收着,我是不会收下的。”

卫砚低头看了眼,倒也没有勉强,只是很顺从的便将锦盒重新塞入了袖子中:“没关系,迟早有一日,你总是会收下的。”

“大概你永远都不可能等到那一日。”沈梨回答的也是铿锵有力。

“有些话别说的这么满。”卫砚又道,“暖暖,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嫁人的无非也就只有两位,不是我便是苏烬,我想苏烬不太清楚你的那段过往,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像我这般,替你遮掩,对你更加好,只是苏家和沈家,能并存吗?”

卫砚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容,“如今,你也知道我的打算,你也说过会助我一臂之力,如今我到了需要你的时候,为何你要推脱了?”

“我是答应助你,可没说要嫁给你。”

卫砚轻笑:“不嫁给我,沈家又如何会全力以赴的帮我了?就算最后瞧在我血脉中流着沈家血的份上帮了我,那你就确定我不会同太子一样吗?”

沈梨神色漠然的看着他。

“可如果你成了我的发妻,那就不同了。”卫砚想要伸手拉住她的手,却被沈梨冷冰冰的挥开,他瞧着自己落空的手,倒也不气,又自顾自说道,“那姑丈便是国丈,瞧着你稳坐中宫的份上,我或许会十足的信任他,暖暖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

“帝王心思难测,没准到时候你连我都想废了?”沈梨反问。

“那我可以立一个永不废后的圣旨。”卫砚郑重地同她许诺。

沈梨没有瞧他,而是垂眸瞧着自己搁在膝上的手。

见此,卫砚很明白她如今已经动摇:“你该明白,我想要在朝堂之上同他一争高下,身后必须有个能同唐家和苏家分庭抗礼的家族,放眼大秦,唯有沈家。”

“你也该知道,如今的沈家已经今非昔比。”

“不管是苏家还是唐家,于我沈家而言,此时对上,无疑是以卵击石,你觉得我会这般蠢吗?”

卫砚悠悠道:“若是,沈家会等来一个翻盘的机会了?”

这话,一下这就叫沈梨警惕起来:“何意?”

“你也知道,我这段日一直在同大燕有来往,你觉得我与他们往来,只是为了往来而往来吗?”卫砚同她坦白。

沈梨默不作声的盯着卫砚瞧了好一会儿,这才又听见卫砚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世间从来都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卫砚如是说。

沈梨咬牙:“你到底许诺了他们什么?”

“我应允他们,若有朝一日,我登上帝位,便与他们结为邻邦,并且约定百年之年绝不主动挑起战事,若是大燕与大楚对上,我愿为他们招兵买马,共同攻楚。”卫砚说得十分轻松,“届时,我们便一共瓜分大楚,不过我只要四成。”

“卫砚。”沈梨冷笑,“你如今还真是丧心病狂。”

“弱肉强食,这般浅显道理,你还需要我教你吗?”卫砚耸了耸肩,“暖暖,你该比我更明白才对,你不能因为,你同君硕风有私交,便要指责我吧。”

“还是你觉得,我不该同大燕合作?”卫砚又问,“可你也该明白,放眼天下,能与大秦一争高下的便只有大燕了。”

“我说你丧心病狂,指的不是你同谁合作,谋划大楚,而是你给沈家一个翻盘的机会。”沈梨冷淡道,“若是让祖父知道,沈家翻盘的机会,是建立在你的私欲之上,恐怕他会宁愿沈家就此消亡吧。”

“你要重燃燕秦之间的烽火,可曾想过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的云州?届时烽火重燃,云州百姓又要遭殃,也不知多少燕秦的将士会埋骨青山,再也无法还乡。”

卫砚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沈家唯一的作用,便是抵御外敌,若我不重燃燕秦烽火,那沈家只能被他们继续打压下去,直到最后,沈家没落,只能在史书中留下轻描淡写的一笔,百年的盛名,会全被抹去,那些功劳,也会被其他人给取代。”

“暖暖,你甘心吗?”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