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25 追来

如今已入夏。

庭院中树木葱茏,蝉鸣声声,同时也闷热的厉害。

距离他们赐婚,已经过了大半个月,别说整座金陵城,就连长安宜州也纷纷接到了消息,据消息传回,说是大燕和大楚已经派遣了使者过来恭祝他们。

沈梨坐在小几前,专心致志的拆着手中的信笺。

这是从云州传回来的消息。

她派去的人已经在七天之前就到了云州,只是直到如今他们还未找到沈阑修养的地儿。

由此可知,她们的那位陛下到底是将她和沈阑看得有多重。

沈梨垂头看着手中的纸条,不一会儿就全都揉进了掌心中,等在张开时,便化成了一堆粉末,任由穿堂风将这些粉末,全都带走。

“姑娘。”沽酒推门进来。

沈梨稍稍回转了头:“什么事?”

若沈梨回头仔细瞧上一瞧,就会发现沽酒的脸色要比平常更苍白一些,甚至是额头上还有青筋凸起,似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等了半响,都听不见沽酒的声音,沈梨干脆直接回转了身子,就瞧见在沽酒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毛茸茸的高大神武的家伙。

它正龇牙咧嘴的威胁着沽酒,故作凶狠的刨着爪子。

竟然是……大白。

沈梨愣神间,大白身姿矫健的已经几步从门口跃了进来,跳到了沈梨的身侧,乖巧的直着身子,将自己的前爪搭了上去。

她下意识的伸手在大白的爪子上揉了一把之后,就被它用头给拱了一下,将她的抵在了自己毛茸茸的脑袋上,将自己的所有的凶狠全都收敛住。

见着沈梨朝自己看过来,沽酒便立马说道:“今儿属下回来的时候,就瞧见了您的后院瞧见这家伙,不过它没有主动攻击属下,属下也瞧着眼熟,便没多管。”

“你来了。”沈梨低头看它,温温柔柔的一笑,“你家主子也来了吧。”

“姑娘。”沽酒担忧的看着她。

谁知沈梨却极淡的摇头:“该来的总会来,哪里躲得掉。再说,都过这么久了,我与他之间也的确该有一个了结。”说着,她继续伸手揉着大白的头,手劲温柔的替它顺毛,“你说是吧,大白。”

回答她的,也只有大白懒洋洋的将头搁在她大腿上的画面。

沽酒见此,便知自己在劝无意,便道:“可要属下去做什么准备吗?”

“不用,我自己去见就可以了。”

沽酒依旧不太放心,虽说临渊世子才继任王位没有多久,也不曾上过战场,别的人或许不知他能力如何,可作为大燕铁骑的主子,又怎么可能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况且,先前在西域时,这人的所作所为,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沽酒。”沈梨也看出了沽酒的担忧,便出声说道,“我与阿瑾之间,并未有什么不死不休的恩怨,只是有些私情需要了结罢了,实在是不用多做什么准备。”

沽酒拱手道:“虽说如此,可姑娘您别忘了,广陵王可是曾将你掳走过。”

想起那次的事,想起那一夜的温存缓缓,沈梨不由得笑出了声:“若非我愿意,你觉得他能掳走我吗?”

是夜。

流光皎洁。

沈梨特地将院子中的人全都摒退,只留下一只大白在屋内陪着她。

如今已入夏,天气闷热的厉害,大白那一身毛茸茸的皮毛蹭着人的时候,便会觉得更加的热。不过沈梨倒是没有这么觉得,反而是席地坐在地砖上,忍不住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去靠近大白。

姬以羡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一人一狼相互依偎的模样。

他将身上的黑袍解下,递到了炽夜的手中,叮嘱了一句之后,这才进了屋。

槅扇在他身后缓缓地掩上,也遮住了满院的月华。

一别几月,再次相见,那深埋在心底的思念是怎么无法克制住。姬以羡走过去后,便将人从地上提了起来,直接抱在了怀中。

冷香丝丝缕缕从她的颈间钻了出来。

姬以羡什么话都不说,便直接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处,身上的戾气也由此稍稍变淡。

两人依偎间,大白已经默默地走到了外间的槅扇前,横着卧在那里,就像门神一样,沈梨转头看了眼大白的踪迹之后,这才伸手推搡了姬以羡的肩膀一下:“你怎么来了?”

“来瞧瞧一个人要多没良心,才会抛夫弃子,跟别的野男人私奔。”闷声闷气的声音从她的颈窝间传来,热气全都喷洒在她的颈间,痒痒的,叫沈梨想要躲开去。

可横在她腰间的手臂,却像铁似的,纹丝不动,渐渐地竟然也有了几分灼热的温度。

这叫沈梨不得不想起原先意乱、情、迷的时候,他的手臂横在自己腰间时,便是这般灼人的温度,然后便是翻天覆地的索求和欲念。

“你先放开我。”沈梨的下颌抵在他的肩膀上,“阿瑾。”

可抱着她的这个男人,却像小孩子似的,赌气道:“不放,一放你就走了。”

“你瞧瞧,我为了你都和大白一起追到金陵来了,可你想着的不是要如何与我一诉相思之情,却是要赶我走?”姬以羡气愤道,“沈梨,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其实沈梨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是没有良心的。可事到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有安慰。

她低着声音哄了他许久,哄得他和颜悦色之后,这才将手劲稍稍松了松,可她的半个身子,却还是被姬以羡禁锢在怀中的。

对于两人这般纠缠的样子,沈梨不太满意,欲要换个姿势的时候,沈梨便感觉到眼前一花,接着便是身子便是翻天覆地的一转,风声自耳边挟带而过,等她瞧清房梁的模样时,自己的背脊已经抵在了柔软的被褥上,接着便是罗汉床上小几被人踹下去,砸在地上的声音。

小几上搁着的东西,也随之七零八落的散了一地,不用瞧,沈梨也知现在地面上到底有多狼藉。

姬以羡整个人便撑着身子在自己的上方,这时沈梨也才瞧清他的模样。

他们已经阔别了几月,他也比先前清减了些,可最让人在意的,却是他眼底的一片猩红,还有毫不掩饰的嫉妒不甘还有掠夺,哪里有先前与她说话时的半分冷静。

沈梨虽明白,姬以羡不可能心平气和的同自己说话,可见这他这般样子,心头还是难受的厉害。

她想要伸手去抹平他微拧的眉间,却发现自己被他钳制的根本无法动弹,甚至是他怕自己给跑了,姬以羡用得力道比先前还要大。

“你……”沈梨刚要开口,就见姬以羡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转向了她头右侧的一处地,她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竟然有几分不敢转头去看那里到底是有什么。

不过她就算不敢,凭借着良好的记忆,她也能将那里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那边是赐婚的圣旨。

被她随手胡乱塞在了她平常所坐的罗汉床上。

定是刚才她全神贯注哄姬以羡的时候,这人伸手将圣旨给摸了出来。

虽说明白这事躲不过去,可在他瞧见圣旨的那一刻,她心中不但没有半分的轻松,反而越发慌乱,特别是听见他开口同她说话时,沈梨那颗本就提到嗓子眼的心,几欲要从喉咙处给跳出来。

他笑:“你瞧,我可是将你准备抛夫弃子的证据给找着了。”

紧接着便是那道圣旨,缓缓地在他手中铺陈开,上面的一字一句的遣词,都叫沈梨心颤不已。

她与卫砚这婚事,早就传遍了天下,更是金陵城中津津乐道的趣事。

那些百姓,人人都说她命好,竟然在同太子退婚之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南王妃,可这其中的唏嘘与辛酸,又有几人能知。

当然也有为她抱不平和委屈的,说她怎么也算是天家郡主,怎么反倒先让小妾进了门。

说来,今儿好像就是卫砚迎林弦进门的大好日子。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