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32 故人可安好

到广陵已是三日后的事。

沈梨坐在马车之中望着长街上喧闹的叫卖声,笑着眯了眯眼。广陵是一块风水极佳的宝地,素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称,而且还有一条运河连通南北,地域广袤,极为便利。

甚至是古人也曾作诗称赞过广陵,说是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这并非是她第一次来扬州。

只是这次来心头多多少少是受了影响了,不若以往那般轻松惬意,而是闷闷沉沉的,就连两旁的风景也无法入眼。

沽酒递了一盏茶过去:“姑娘,您如今忧思过重了。”

沈梨摆摆手:“给穆家的帖子递过去了吗?”说着,她闭眼想了想,觉得这话似乎不太妥当,便又添了句,“给穆重的帖子。”

“已经递过去了。”沽酒点头,“不过穆公子那还没给一个答复,是以属下也不知该如何。”

沈梨垂眼转动着手中的茶盏,说是:“既然他想避而不见,那就守株待兔吧。”

“沈梨他不肯见,想必我换个身份,还是能与他说道说道的。”沈梨轻轻道,“寻常时候,穆重都喜欢去什么地方呆着?”

沽酒立马低头在一旁的小几上将一个木匣子打开,里面堆满了信笺,层层叠叠。

他准确无误的从中一堆信笺中翻出了他想要的那一张,展开之后,粗略的瞧了一遍后:“寻常时候,穆重公子并不怎么出府,就算出府,也是为了巡查穆家的生意。”

“他巡查的铺子便在城西的一处珍宝轩。”沽酒说完,又算了算时日,“恰好今儿便是他出府巡查的日子。”

城西,珍宝轩。

穆重刚查完帐,准备回府时,右眼皮倏然就狂跳起来,怎么也止不住。

他伸手往眼皮上按了按,发现无济于事后,便收了手笼在袖子中,俊朗的眉眼一派冷淡。

“公子。”下属识趣的上前,“可要回府?”

穆重颔首:“沈家的那张帖子可扔了?”

下属点头:“公子吩咐后,属下便找一处地用火给烧了。沈家人重规矩,若无回复必定不会冒然登门拜访的。”又

“太子与沈家的博弈,我们哪能掺和。”穆重说完,便目不斜视的跨过了珍宝轩的门槛,外面日头正大,他被日光刺得眯了眯眼,才说道,“对了,你带人将我的行李打点打点,过几日我要去肃州一趟。”

下属应着:“是,不过公子怎么又要去那荒凉之地。”

“有些事。”穆重说着,低头踩上下属为他摆在马车旁的小凳子上,半只脚刚榻上马车,倏然耳边一道凌厉的风声传来。

他急忙收回脚,从凳子上一跃而下。

骄阳烈烈,对面的男子一身玄衣,持着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面容虽好,却太过冷冽,不易叫人生出半分好感来。

下属持剑上前,护在了穆重的身前,面容凶狠,似只要那男子扑面,他便会不管不顾的扑上前,狠狠地咬断他的咽喉。

他漠然的看着眼前持剑的男子,拧眉:“这位公子是何意?”

“穆重公子。”男子开口,带着一种凛冽的傲气,“我家姑娘想见见您。”

“你家姑娘想见我?”穆重冷笑,桀骜的眉眼中带着不屑和轻蔑,“这就是你们的请人的方式?”

男子将剑收回,负在身后:“穆重公子既然对我沈家的拜帖不闻不问的,那就别怪我沈家不以礼待人了。”

“沈家?!”穆重轻喃着,完全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这般巧。

他先前还在同自个的下属说着沈家的事,沈家的人就堂而皇之的闯了上来。

这件事虽是他们理亏在先,可如今阵营不同,倒也不能怨他们。

穆重眼尖的瞧向巷子口停着的另一辆马车,“你家姑娘可是宜姜郡主?”

男子道:“穆重公子好眼力。”

说起这位宜姜郡主来,穆重多少倒是有些许印象的。

许久之前他曾在金陵城见过她,不过那只是遥遥的惊鸿一瞥,她同卫隅站在一起,身后是满树的桃花,佳人轻言浅笑,满庭芳华尽皆失色。

那时候他想,这姑娘生得这般好看,无怪太子愿意将人捧在掌心中,若换成他也只恨不得能以金屋藏之。

如今,他竟然又一次遥遥的望着远在巷子口的马车,里面坐着的,正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姑娘。

“穆重公子。”男子又唤了声,“不知您愿不愿意见见我家姑娘?”

穆重将目光收回,投向了面前的男子:“此处不是说话的地,阿武你去将郡主带进来。”

茶烟袅袅覆上,模糊了眼前女子的眉眼。

穆重低头抿了一口,等着茶味将唇齿充斥之后,才缓缓开口:“穆某不曾想,郡主竟然会大张旗鼓的来了广陵。”

“算不上多大张旗鼓。”沈梨浅笑,“只是穆公子不愿瞧见宜姜的拜帖,宜姜不得以只能这般行事。”

“先前我那下属是个粗人,多有得罪,还请穆公子海涵。”

穆重摆摆手:“海涵倒是不必,因为比起这个穆某更想知道郡主的来意是什么?”

“穆公子聪慧,又如何会不知道宜姜的来意。”

穆重笑着转了转手中的茶盏,茶水在杯盏之中晃荡,白瓷一般的内壁愈发衬得茶水通透:“郡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婚是陛下亲赐的,穆某也是无能为力,或许郡主应该去找我父亲或者陛下说说,找穆某可没多大的用处。”

“我当然知道这婚是陛下赐的,我沈家也不曾想过要悔婚。”茶烟渐渐散了,沈梨这才瞧清了穆重的眉目,似与在肃州所见并无二致,可整个人的感觉却是比之前多了些肃杀之气,她稳了稳心神,“只是我想换个人。”

穆重心头一紧,倏然就想起先前在珍宝轩时,右眼皮狂跳的时候。其实沈梨这番话已经够直白了,他也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只是,她太小瞧了他。

穆重道:“庚帖已下,许是换不了。”

“庚帖罢了,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我相信凭借穆重公子的聪明才智,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才对。”沈梨看着他,“若是穆重公子愿意答应,事成之后,宜姜必有重谢。”

他瞧着面前女子如花的笑靥,不知怎地一句轻浮的话,不经大脑的便脱口而出:“若是穆重迎娶的郡主,穆重倒是愿意换个庚帖。”

这话说得是没轻没重的,沈梨倒没什么反应,可站在她身后的沽酒已经眼疾手快的将长剑给抽了出来,指向了穆重。

穆重无畏的迎向沽酒的想要杀人的目光,冷冷一笑:“这便是沈家的礼数教养吗?”

沈梨摆手,让沽酒退下:“不过是护主心切罢了,想必穆重公子是能理解的。”

“自然。”穆重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对沈梨这四两拨千斤的话并不是很满意。他眉尖拧着,仰头将茶盏中的茶水一股脑的全都喝完之后,便豁然起了身,他居高临下的睨着正在喝茶的沈梨,冷淡的开口,“若郡主来广陵找穆某是为了此事,那郡主恐怕是要失望而归了,这事穆某可做不了主。”

“不过广陵风景甚好,郡主若是得空,不妨四处走走瞧瞧,想必自会有别的一番心境。”穆重拱手,言辞倒也算得上彬彬有礼,“穆某还有些事,便告辞了。”

言罢,穆重也不再扭头去瞧沈梨的脸色如何,径直抬脚便往门口走去。

就在他要跨过门槛时,身后清软的女声不慌不忙的再次响起:“穆公子何必这般无情了,肃州一别两年有余,不知故人可安好呀。”

肃州?!

穆重瞬间浑身便是一个激荡,就连抬出去的脚都不由得哆嗦起来,伸都伸不直。

他愕然回身,不可思议的瞧着临窗而坐的人儿。

日光朦胧,她低眉含笑,白玉似的指尖拿着杯盏,无端的便叫人想起安宁二字。

也是这时穆重才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的侧颜像极了肃州时那个救了他们的姑娘。

恍惚间,两人的身影竟然慢慢的重叠起来,最后合成了一个人儿。

她站在门槛前,光影婆娑,回眸一笑,足以倾国倾城。

“姜姑娘?”穆重不可置信呢喃,“世子妃!”

沈梨瞧着他诧异的目光,面容坦坦荡荡,好像这不过是件稀疏平常的小事。

“你!”穆重提气,刚出声却又立马倾泄,半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他站在那,明明什么都没做,可却给人一种十分无力的感觉,垂头丧气,看向她的眼中带上了难得一见的挫败。

沈梨挥手让沽酒同他的下属退下,又亲自给他斟了一盏茶,轻笑:“如此穆重公子应当有空同宜姜闲聊几句了吧。”

在她开口的那瞬间,穆重重新清醒过来,他将所有的情绪尽数收敛起,走过去重新坐下:“若是姜姑娘,穆某自然是有大把的空闲。”

沈梨满意的一笑:“那如今,我们能好好地聊一聊关于沈滢出嫁的事宜了吗?”

穆重嘴中有些发苦:“自然。”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