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28 随缘吧

等着一盏茶凉却,琴儿红着一张小脸,兴冲冲的就提着裙摆跑了回来,整张脸染上了最艳丽的颜色,就像是晚膳过后,天边的晚霞般。

“世子妃。”琴儿是一口气跑回来的,有些累,捂着胸口喘着气,双手都扶在膝盖上。

姜嬛倒了杯茶,摆在了琴儿的面前,琴儿看了眼,立马接过,咕噜咕噜的就往嘴里灌了下去,喝完她用袖子擦了擦嘴,道:“世子妃,您真的是神了。”

姜嬛挑眉,眼中笑意隐隐。

“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朝雨进不了书院,所以才会这般放心的将那盅药给朝雨的?”等着琴儿将气喘了上来,她忙不迭的一口气就问了出来,“只是可惜了那么好的药材和食物,被玲珑姐全部扔在门口了,朝雨灰不溜秋的被玲珑姐给赶走了,世子妃您是没有瞧见朝雨在那嘚瑟后变成个落汤鸡的样子,真的是笑死奴婢了。”

“若非那不是书院重地,奴婢肯定要出去好生笑笑她的。”

“她一个通房而已,凭什么在世子妃您的面前甩脸子,也不知道掂掂自己的轻重。”琴儿嫌恶的啐了一口,“哼,一个狐媚子罢了。”

姜嬛似笑非笑的看了琴儿一眼,又往她的茶盏中倒满了一杯,琴儿也没留意,端起来就喝,一口饮尽,琴儿似乎觉得还不畅快,刚准备再次大放厥词的时候,蓦然间就瞧见了姜嬛的那双眼。

琴儿觉得自己双腿一软,整个人倏然就坐在了冰凉冰凉的地面上。

那双眼,又叫她想起前些日子,面前这位看似没什么本事的世子妃,一只手就差点的要了她的命。

琴儿将所有浮上了嘴边的话,再次咽下,整个人匍匐在地面上:“是奴婢嘴碎,惹了世子妃不开心,还请世子妃责罚奴婢。”

姜嬛伸了手,纤纤玉手,柔软无骨的就搭在了琴儿的面前,琴儿瞅着,不敢动,可她不动,上面做的那人也不动,能得世子妃伸手一扶,这要多大的颜面。

琴儿将头磕下,抵着冒着寒气的石板:“奴婢手脏,不敢劳世子妃大驾。”

如此,姜嬛才悻悻的收了手,重新拿起了小几上的针线。

其实跪着的时间也不久,可由于跪下去的时候太猛,如今起来,还是觉得膝盖有些酸痛,琴儿扶着自己的膝盖起来,还来不及行礼,一道修长的身影,就踏着满屋的余晖走了进来。

琴儿瞥了眼,识趣的往后退开:“奴婢见过世子爷。”

姬以羡大步走入,直到他站在了姜嬛的面前,从姜嬛如今的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瞧着他精致的下颌,玉一般的颜色,格外的诱人。

他将一样东西扔在了姜嬛的面前,上面还染着脂粉香:“你绣的?”

姜嬛将荷包拿起来,放在鼻端处嗅了嗅,这才执了笔:“这荷包可真是好生精致,妾可没有这般好的绣工。”

姬以羡眉一挑,捞过荷包直接就扔到了琴儿的面前:“赏你了,下去吧。”

“琴儿胆子小,世子爷还是别吓着我家琴儿了。”姜嬛又写道。

“今日之事,我还未与你算账,你这般求情是不是也太早了些。”姬以羡坐在了罗汉床上,盘着腿,好以整暇的瞧着姜嬛。

明明这人有着天下最可怖最令人憎恶的一张脸,可他却从第一眼见着起,就没有任何的厌烦,虽然人大多喜欢美好的事物,可有时候这些美好事物接触的多了,反而不算是一件美事了。

大抵是见的多了,便觉得大多千篇一律,没什么好稀奇的,倒是这张脸下面所掩盖的东西,到能叫他生出几分探究的兴致来。

不管是这人睁眼时对他动的杀机,又或是被刺客划伤脸之后的淡然,都觉得他心中升起了几分好奇,就像是有猫在他心中挠痒痒似的,很想知道以后若是发生了更有趣的事情,他又会如何?

或许,也是他一个人孤独的太久,所以见着她,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她拉入这深渊之中,与他一起堕落,与黑暗为邻。

姜嬛垂眼,落笔:“妾倒是不记得今儿做错了何事,竟然惹了世子爷不开心?”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要问问你。”姬以羡的手不知何时已经逾越过来,抓住了她手心中的笔,“书房重地,你觉得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吗?”

“原来世子爷是为了这个。”姜嬛顺从的将笔放下,又换了一只,“那姑娘心眼直,被你父亲赐给你之后,满心满眼都是世子爷您,如此美人恩,难不成世子爷还想辜负吗?”

“再言,朝雨便就是世子爷您的侍妾,书房玲珑都去得,为何朝雨去不得?”

“你倒是伶牙俐齿。”姬以羡淡淡道,将笔搁在了砚台之上,“可惜,是个哑巴。”

姜嬛颔首,倒也没任何的羞愧之色,虽然她有时候觉得哑巴挺不方便的,可如若不是,或许那才不妙。

她用手撑着头,明明从远处瞧着像个未出阁,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可以一旦走进,却要被她满脸的伤疤给的吓得倒退三步。

姬以羡瞅了瞅她的脸:“你这脸,像是外力所致,并非天生的。”

姜嬛挑眉,没有动笔。

“肃州有一名医,如今正在为我调整身子,等着他下次进府,我让他给你瞧瞧脸如何?”姬以羡又道,“你们姑娘家,最爱惜的不也就是这一张脸吗?”

是啊,她们姑娘家最爱惜的便是这么一张脸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看见自己模样的时候,生出那般的恨意。

她终究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希望自己能有一副姣好的容颜,以此来博得未来夫君的欢颜。

可以上种种,是在她身处金陵的时候,而非这片人生地不熟的肃州,特别是不知,日后还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和事。

姜嬛歪着头,用手托着:“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