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33 亲缘寡淡

在床上躺了将近半个月之后,姜嬛终于能勉强下床,在院子中小范围的活动。

今儿天色正好,她刚由琴儿扶着散步回来,就瞧见朝雨一步三扭的又过来了。

她拿着剪子坐在罗汉床上,将面前的一块布料剪下来后,又拿着针线似乎准备缝制着什么,可才刚刚动了下,就被朝雨从旁边直接扯了去。

她笑盈盈的将那料子在手上展开:“世子妃,您这次又想缝制什么?不如让朝雨来帮你参考参考?”

“世子妃可不要小看朝雨,朝雨虽说没世子妃您识文断字的本领,可论到这女红,朝雨的手艺还是挺不错,朝雨也相信世子爷会肯定喜欢朝雨缝制的荷包。”说着,朝雨便自顾自的在她的面前坐下,旁若无人的从篮子里拿出了针线。

姜嬛挑眉看着朝雨,淡定自若的将剪刀放下,将面前的针线篮子全部推给了朝雨,摆明了就是给她机会,朝雨见了明艳艳的一笑,果然认真的缝制起来。

一针一线,都十分用心。

朝雨的动作很快,不过一下午的样子,便将这个荷包缝好,如今就差收边,便算是大功告成。

她得意的将荷包递到了姜嬛的面前:“不如请世子妃鉴赏鉴赏,可是世子爷喜欢的花样?”

“说起来,朝雨还是要感谢世子妃您的,若非您让我给世子爷送汤,朝雨也不会知道世子爷到底是喜欢什么花样的荷包。”

姜嬛抓着荷包,冷笑,明明是她主动揽了活,却不想这一转眼竟然变成她指派了的。

不过她向来大方,这点事也不愿意太过计较,只是不计较,不代表愿意让一个小丫头踩到自己的头上来,姜嬛一手拿着荷包,一手极快的抓过篮子中的剪子,对着缝制好的荷包,便直接给剪了下去。

姜嬛的动作极快,快到朝雨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自个辛辛苦苦缝制了一下午的荷包就这样被人剪成了两段。

孤零零的躺在了小几上。

姜嬛将剪子随意扔进了篮子,弯着嘴角看她。

“你这个贱人。”朝雨气急败坏的扬手就想朝姜嬛的脸给打去,可手刚刚扬起,就被姜嬛从中拦截住,她握着她的手腕,悠闲自得的瞧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朝雨的确是气急了,几乎是不过脑的便破口大骂:“你这个丑八怪,凭什么剪了我给世子爷缝制的荷包!”

其实一开始,见着朝雨和望月的时候,姜嬛会以为朝雨聪明些,没想到竟然和望月是一路货色,不过是被广陵王给抬举一下,就这般不知轻重。

姜嬛的目光淡淡的从篮子中的剪子身上掠过,没动。

“你这个废物,真不知你爹娘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竟然会养了你这么一个人丑八怪出来……啊!”不等朝雨骂完,她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去,然后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

姜嬛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那双眼,似一潭深渊,都要将她整个人给牢牢地沉溺进去。

她心中倏然就升起了一股胆寒之意,可想着她不会说话,胆子又打了起来,正要反击的时候,就听见身后姬以羡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玲珑,拖下去。”

“世子爷!”朝雨大惊,翻身看着站在门口宛若仙人的姬以羡,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她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世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她刚才的胡言乱语他已经全部听见了?

朝雨惊恐的睁大眼,往姬以羡的脚边爬了两步后,就感觉自己的嘴中似乎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架着从屋中拖了出去。

她在地面上,只能瞧见姬以羡走过去,牵起了姜嬛的手。

姜嬛低着头看着被姬以羡牵起来的手,男子清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是告诉过你,别再惹事的吗?”

“这算我惹得事?”姜嬛在他的手心中不满的写着。

“你好像很在意你的父母?”姬以羡牵着她重新回到了罗汉床上坐下,这才慢悠悠的问出了口,瞧那模样好像的确是很惊讶。

“这天底下大概没有任何一个子女,会不在意自己的父母。”姜嬛执了笔,“当然,世子爷或许是一个例外。”

姬以羡到也不否定,大大方方的点头:“是啊,或许我就是一个例外。”

他打小便亲缘寡淡,实在是对所谓的父母没什么软心肠,自然也不会理解姜嬛那一瞬间的愤怒,到底是因何而来。

在他瞧来,这些莫名的情绪,只会给自己带来烦扰,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用处。

“世子爷真是拥有全天下最冷硬的一副心肠。”姜嬛继续写道,只是那双宛若远山的眉黛却是拧巴了起来,“是不是这世间万物,对世子爷来说,都是随手可弃的?”

姬以羡瞅着她的字,拂袖一笑:“是啊。”

“世子爷,热茶来了。”琴儿端着刚才煮好的茶站在了他的身边。

“放那吧。”姬以羡随意指了指小几上一处空闲的地儿,“这种庸人自扰的问题,夫人日后还是别问得好。”

“免得……”姬以羡微微笑着,亲手为她斟了一杯茶,放在了她的面前,“累及你我二人之间的感情就不好了。”

“夫人,你觉得为夫的这个提议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