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63 仇恨

从卫隅那出来后,唐子末一刻都不敢耽搁,转身立马就去了唐子玉的宫殿。

她位居太子妃,本该是东宫之中除了太子之外最尊贵的存在,可如今却被她自个闹得门庭冷落不说,寝殿周围还围着一圈的侍卫,说是暗中保护,倒不如直言是在软禁。

唐子末深吸了一口气后,出示了令牌才得以进去。

刚从寝殿出来,准备去小厨房给唐子玉准备晚膳的瑶华瞧着唐子末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时,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便赶忙过去行礼问安。

对于自个妹子身侧的人,唐子末倒是能认得一二。

他神色稍稍和缓了些:“如今太子妃如何?”

瑶华低着头,脸上闪过了几分挣扎之后,才温声道:“太子妃也不知最近是受了什么刺激,性子一日比一日暴躁了。”

“那日沈良娣来,若非奴婢们拼死拦着,只怕是……”瑶华说了一半,便蓦然噤声不语,垂着头,露出一截纤细的后颈。

唐子末顿时就急了,他道:“只怕什么?”

眼泪水一下子就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她慢吞吞的抬手,将自己两只手的袖子全都挽了起来,唐子末原先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可当他低头瞧去时,瞬间就倒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瞧着她:“这是……”

“全是太子妃打的。”瑶华的声音依旧柔和,好像那两只手上青紫的痕迹不是她的一般,“这些日子,太子妃但凡有些不顺心,便会拿我们身边人出气,前日她还因为还没将沈良娣弄死,从而迁怒于奴婢们,活生生的打死了一个丫头。”

“那丫头是太子妃的陪嫁,请说是唐家的家生子。”

唐子末面色凝重:“当真如此?”

“嗯。”瑶华小心翼翼的点头,“那丫头的尸身,还被我们藏着,幸好如今天冷,一两日倒也没什么,可总归日子长了,难保不被人发现,今儿若是大公子不来瞧太子妃,奴婢都是要想方设想出宫去找大公子的。”

“大公子,如今的太子妃……”瑶华还未说完,唐子末就听见屋子里头顿时就穿了瓷器恶狠狠砸在地面上的声音。

接着,槅扇前便出现了一个锦衣华服,云鬓花容的妇人。

“子玉。”唐子末绕过了瑶华,往前走去。

唐子玉却没有理会他,而是恶狠狠的瞧着瑶华,那目光简直是恨不得将扒皮抽筋一般。

唐子末却一把就攥住了她的手,将她往寝殿中带去,用一种蛮横的不容她反抗的力道。瑶华不敢停留,她朝着两人行礼之后,便立马转身跑了去。

与此同时,风荷殿。

沈轻是被疼醒的,她睁大了眼,就如同搁浅了的鱼儿,正为了能活下去,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汲取到一分生机,才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可由于膝盖那疼得实在是厉害,没多久她整张脸就开始发白,无数的冷汗细细密密的布满了额头,她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无法忍住痛苦的叫出声来。

灵儿本在外间去给她煎药,听见她声音后,就连药也顾不上,飞快的转身就往屋里跑去,她心疼的蹲在了床榻边上,握住了沈轻的手:“良娣。”

“我疼。”沈轻反手用力的攥住了她,哭着喊着,说她,疼。

她向来是个坚韧的人,除非是有做戏的必要,她极少会在无人的时候,大声喊自己疼。

灵儿听着,只恨不得自己能以身代之,可她目光一寸寸的挪过去,瞧着被覆在被褥之下的双腿,也只能轻声安慰:“良娣,您忍忍,忍忍就不痛了。”

“殿下!”沈轻用力的捏着她,“殿下在哪?唐子玉的那个贱人如何了!”

“殿下来了,瞧着您还没醒,他坐一会儿便走了。”灵儿垂着眸子,心中早就练习过无数次的话在她出声的刹那,便脱口而出,听上去倒也是像那么一回事。

只是她心中知道,从沈轻昏迷至如今,别说那位太子殿下没空来瞧瞧,就连句话都不曾遣人传来,看上去就像是彻彻底底忘了这个风荷殿一般。

心中悲凉吗?

这个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来了!”沈轻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平和,可平和过后,便又立马被痛意给击溃。

她脸已经疼得完全扭曲,“那唐子玉了?殿下有没有将她处死?”

灵儿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眼角的泪:“良娣,你在忍一忍,奴婢这就去找太医来给您瞧瞧。”说罢,也不顾沈轻的挽留,立马就挣脱她的手跑了出去。

沈轻瞧着灵儿极快离开的身影,心中何尝不知刚才那个问题的结果是什么。

她恨恨的咬牙,眼中透出了一抹狠意来。

她今日所受之苦,来日必将千倍万倍的加注在唐子玉的身上。

见着唐子末之后,唐子玉的情绪才算稳定了些。

她捧着茶水缩在罗汉床上,脸色惨白的凝视着前方,时不时地有泪水从她的眼角划过,瞧着倒是颇为楚楚可怜。

若非是先前瞧见了瑶华手臂上的伤,他是真的以为,他的妹子无辜。

以往的时候,她便有几分任性,只是他觉得女子任性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有时候还觉得有几分可爱,可这个任性刁蛮一旦过了头,那就变成了恶毒。

就像此刻。

她哭诉着她这些日子在宫中过得有多么多么不好,却将自己害了沈良娣那事轻描淡写的揭过,在她心里,就算是当初的宜姜郡主,也只能同她逞逞口舌之快罢了,何况如今还只是一个庶女,那不就是任由她打骂责罚的吗?

听着唐子玉的一席话,唐子末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失望。

他不太明白,自己一手宠大的妹妹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唐子末低头摩挲着茶盏,在唐子玉的殷切注视下,才缓声开口:“你如今安生养胎便是,其他任何事,都有我。”

“只是日后,你别在自个做决定了。”

唐子玉柔柔一笑:“好。”

夜深,林弦意外的接到了宫中传来的消息,是灵儿给她的。

她披着外衣起身,掌了灯,将传来的信纸铺平开,上面只有短短的一个字。

——断。

林弦瞧着,半响勾唇一笑,将那纸条揉搓成团,塞进了手掌心中去,不一会儿,便被她直接扔到了烛火之中。

丫鬟挑开帘子走了进来:“姑娘,可是宫中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林弦微微笑着,“就是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得了好处之后,便想与我们一刀两断,再不往来。”

“可你觉得,有这个理吗?”

丫鬟摇头:“那姑娘您想如何?”

“我想与她见一面,若她不肯见,你就告诉她,我不介意亲自去风荷殿,与她好生说道理论一番的,只是到时候,她的那位旧住,会如何我就不清楚了。”林弦抬手打了一个呵欠,“若她还是冥顽不灵……”

“那我们就……”丫鬟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动作。

林弦摇摇头:“这样就太便宜她了。”

“有时候活着要比死难受多了。”林弦说完,打着呵欠就起了身,“还有,你让她日后尽量白日传来,扰人清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丫鬟又应了声,正要挑灯出去时,林弦倏然就开口又将她唤住。

丫鬟回身:“姑娘还有何事?”

“宜姜郡主,如今在哪?”

丫鬟道:“说是身子不好,去沂州养病了。”

“养病?”林弦嘲讽的弯了弯嘴角,“她倒是跑的挺快的。”

“将这儿的水搅混了,自个拍拍屁股直接就走了。可真是好打算。”

此刻正被人惦念着沈梨,猝不及防的就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沽酒,抱怨道:“都已经这般夜深了,也不知哪位还在惦念着我,实在是令人受宠若惊。”

“许是金陵城中的那几位吧。”沽酒说道,“姑娘,如今金陵城可是很热闹的。”

“在热闹又如何,总归与你我无关。”沈梨道,“我让你准备的人怎么样?”

“如今战事吃紧,姑娘是何苦非要去长安?若被人认出,只怕我们连回来都困难。”

沈梨想了想:“你说的这些,我何尝没有考虑过,所以这次去,我只打算带你们几个,阿阑是我唯一的弟弟,我如今既然知道他在长安,便没有放任不管的道理。”

“就算他不愿回来,能去瞧一眼,瞧瞧他是否平安,也就足够了。”

听至此,沽酒也知自己想要在劝,几乎是没什么可能的,他叹了口气:“知道了,属下这就去准备,不过依照属下之见,姑娘还是别带庭凛的为好,毕竟庭凛曾经去过长安。”

“依你,你瞧着办吧。”沈梨道,“动作快些,我们后日便启程。”

“是。”

将人打发下去,沈梨便将一旁的窗扇推开,这次她敢去长安,能所倚仗的无非就是两点。

其一,姬以墨不在。

其二,傅燕然不在。

若他们其中一人在长安,她都是万万不敢前去的。

所以,她必须得尽早赶回来。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