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65 暗探

沈梨自然也发现了有人正锲而不舍的跟着她。

她一边在心中叹气今儿日子不太顺,一边往人多的地儿钻,费了不少的力气后,这才终于将人给甩掉了。

见着身后没了尾巴,沈梨也不在犹豫,立马转身就朝着医馆去了。

如今坐镇医馆的还是原先的人,见着沈梨之后,便立马在后院安排了一间院子,以供他们休息藏身。

等着将院子安排完之后,他便沉默的出了院子,继续去医馆坐诊。

沈梨将幕离取下,搁在了一旁,神色冷冷淡淡的,倒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姑娘。”沽酒开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今晚吧。”沈梨瞧了眼天色,“子时过后,闻末就别去了,我与沽酒足以。”

闻末颔首:“那我便在医馆等你们。”

沽酒又道:“那姑娘可知道小公子被关在什么地儿?广陵王府还挺大的,若是咱们不清楚路线,就冒然进去的话,恐怕会出事。”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广陵王府……我心中有底。”沈梨淡淡道。

听至此,两人便没再说什么,安静的在一旁站着。

沈梨瞧了两人一眼,又道:“这一路来,你们也累了,先下去歇息吧,其他的事等你们休息好之后再说。”

“是。”

极快,长安便入了夜。

夕阳沉没,残月半遮半掩的藏在云层之后,苍穹万里,可星子却黯淡无光。

沈梨很想携一壶酒登顶畅饮,可这个念头才刚起,就被她摒弃出去,她酒量本就不好,若是喝了酒,估摸着她今儿也不用去王府探路了。

她换了身夜行衣,将发髻盘上,全都掖进了黑袍之中,整个人几乎就要藏匿于浓厚的夜色之中。

沽酒进来时,也是瞧了许久,这才瞧清了倚在墙角的人儿,他落脚无声的过去:“姑娘这是在想什么?”

听见声音,沈梨抬了抬眼,余光瞥见了沽酒后,才道:“没想什么,不过是在赏月而已,今儿的夜色,还不错。”

沽酒闻言,看了眼黑漆漆的庭院,对于自家主子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越发佩服了。

“姑娘,子时快到了。”

沈梨回了神,将她黑袍往下一拉,又将面容掩了掩:“那就走吧。”

广陵王府的暗卫都是经过一层一层的选拔上来的,实力不俗,而入夜之后,广陵王府的暗卫,巡逻的侍卫比白日更多了几倍,基本上就是,连一只苍蝇飞进去就别想飞出去了。

可沈梨曾经作为广陵王府的暗卫,自然是知道薄弱点是在哪,她想要出入王府不说轻而易举,最起码要比旁人容易些。

只是,若她被人逮住,估摸着不出半刻,就要被人认出来。

毕竟金陵一行,容陵是在的。

沈梨同沽酒翻进王府之后,便朝着王府偏僻的院子摸去。

若沈阑真的在府中,依照姬以羡的性子,是决计会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的,可就算是在眼皮子底下,也不可能圈在他日常起居的院子中,而是会单独辟一个偏僻的院落,让人守着。

而他们如今要做的,就是去找那个被重重守卫包围着的院落。

依照着自己对王府的熟悉,不出半刻,沈梨便真的找到了一处偏僻的院子,外面派暗卫守着,里头院子中,有一盏灯烛微微亮着。

他们趴在墙上,小心翼翼的往里瞧着,只见依稀有道人影倒映在窗纸之上。

只是隔得太远,他们有些瞧不清身形如何,也辨不出这人是不是沈阑。

“姑娘。”沽酒小声喊道,“如今如何?”

“进去。”沈梨摸上了腰间的鞭子,不知为何瞧着里面那人,她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同时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重,“若不是阿阑,不要纠缠即刻就走,不用管我。”

“姑娘,你这是让属下一人逃命吗?”沽酒不太赞同的拧眉。

沈梨摇头:“不是,沽酒你信我,我不会有事的。”

她定定的瞧着映在窗纸上那道模糊的轮廓,小声道,“我们进去吧。”

他们两人轻功都不错,翻身进入屋子的时候,几乎是半分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他们小心翼翼的伏在房梁顶,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声。

沈梨细微的挪动着身子,想要瞧清底下那人的面目,不知为何她越是往前一步,心头就越跳的厉害。

烛光在书案上兀自跳跃着,那人正提笔凝神,似在思考着什么。

她趴在那,也只能瞧见他半低着头,墨发如云的散在身后,有几分潇洒写意的风流,更引人瞩目的,却是宣纸上那苍劲的字迹。

这般字迹……绝不可能会是沈阑的。

刹那,沈梨的心几乎是提到嗓子眼上,她僵硬的转头,对着沽酒使了个眼神,正要原路返回的时候,谁知底下那人却轻笑着开口:“远道而来便是客,不若请两人下来一叙?”

也是在此刻,低头站在书案前的男人笑意微微的抬了头。

沽酒大骇。

这人竟然是——姬宸。

“走。”沈梨回头无声的开口。

沽酒心下极快也有了主意,不再停留,他提气正要破窗而出之时,窗扇边不知何时竟然站满了人,各个手持武器,面无表情的对准两人。

“其实本王也明白什么叫待客之道。”姬宸开口,“可两位,好像不怎么愿意给本王这个面子啊。”

沈梨翻身而下,手中鞭子如波浪翻卷,朝着那些侍卫袭去。

沽酒立马跟上,剑仿佛在顷刻间便有了灵气,一招一式都极其凶狠,几乎是招招见血。

“倒还是个棘手的。”姬宸冷冷一笑,他将手中的笔慢条斯理的搁下后,猝不及防的就抽过身后挂着的长剑,长剑出鞘,寒气凛冽而来。

他的目标也很是明显。

沈梨。

感受到身后的杀意,沈梨即刻回身,以手中的鞭子相抵。

见着这人面不改色的接下他一招,姬宸倒是颇为意外的瞧了眼:“你这家伙身手倒是不错,可惜跟错了主子。”

沈梨抿唇不语,下手也越发的狠戾。

姬宸倒是没想到这次的对手,竟然还有些真材实料,两人交缠起来后,便从屋中直接打到了院子中。

剑光鞭影。

以柔克刚。

另一处,沽酒武功虽好,可同时对上这么多人也稍显吃力,他明白若是玩车轮战,他必定没有胜算。

他回头瞧了眼正和姬宸打得不分上下的沈梨,记起先前沈梨所言,咬咬牙,手中的招式更是越发的毒辣。

他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去。

沈梨又何尝不知现在沽酒是寸步难行,她几乎能肯定,现在府中大半暗卫几乎都在她这儿了。

单凭沽酒一人,想要杀出去,只怕不太现实。

沈梨瞅准一个机会,立马就收了鞭子,朝着沽酒扑去,她运足内力,灌入鞭子中,鞭子带出的劲风,顿时就将面前扫出了个缺口。

“走。”沈梨厉声一喝,沽酒立马就跟上,随着她几个纵跃便跳上了屋檐顶,“分开跑。”

姬宸见着人跑了,也就顺势收了剑。

他站在原地没动,只抬头望着他们消失的地儿,伸手按了按心口,眉眼沉冷的厉害。

“主子。”

姬宸冷笑一声:“沈家的人儿,倒是厉害,竟然敢跑到本王的府邸来撒野。本王都还没去找他们算账了。”

“正巧。”

“属下这就去将他们擒住,交给主子处置。”跟在姬宸身后的侍卫立马说道。

“不急,他们如今就在长安,那两人如今都受了不轻的伤,想来一时半刻也不会离开。咱们这次就好好玩玩。”姬宸道,“不过,刚才与本王交手的是个女子,如今沈家,有哪位女子习武吗?”

侍卫道:“是沈家宜姜。”

“哦,那个老匹夫的姑娘,嗯,倒是不错。”姬宸点点头,“不过,本王与她交手时,觉得她的路子还有些野,像是练过其他的功夫,但不是说,沈宜姜病了吗?”

“病到连婚事都没了,怎么还能跋涉千里的来长安寻本王的麻烦了?”

侍卫沉默了片刻后,才道:“据属下得到的消息说,宜姜郡主旧疾发作,如今正在沂州养病。”

“哦,养病养到长安来,也是不容易。”姬宸冷笑,“好了,你让半阙带一两波人去追就可,反正那个男子,你们倒是能对付对付,不过那个女子嘛,许是不太容易。”

“若见情势不对,撤了便是,不用穷追猛打的。”

“是。”

沈梨逃了一圈后,便一头扎进了姬以羡的院子中。

这处地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哪里能躲人,哪里又容易被发现。

她捂着腰腹间被姬宸一剑贯穿的伤口,翻身进了书房。

大白一直都被姬以羡养在书房之中,大白在的地儿,那些暗卫也不会进来搜查,毕竟大白除了姬以羡和她,是哪位主儿都不认得。

她刚翻进去,身子瞬间便没了力气。

血腥气,渐渐弥漫开。

她缩在墙角,不一会儿就瞧见了黑暗中有一双碧绿的眼瞳亮起,幽幽的,锐利又骇人。

黑暗中,她也只能模糊的瞧着一道巨大的身影,正逐渐朝她逼近,与此同时,还有低吼嘶哑的吼叫。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