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66 你能送我出去吗?

听见大白的嘶吼,沈梨便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身上的血腥气已经完全将她的气味给掩盖住了,所以大白此刻根本就忍不住她是谁来。若她不走,势必要和大白打一架,若是此刻走了,凭着她如今这般样子,想来也是走不远就要被擒住的。

“大白。”她孱弱的出声,将窗扇微微推开,让月光倾泻进来,照亮眼前的方寸之地。也照亮了她苍白的面容。

雪狼似乎瞧清她的模样,它一身的戒备在顷刻间散去,而是上前,用自己的脑袋拱了拱她的脑袋,见着情况不太对后,便又埋头在她出血的位置舔了舔。

沈梨勉强的伸手扶在大白毛茸茸的身上,气息不匀的喘着,头也顺势就埋在了大白的皮毛中。

抱着它歇息了片刻之后,她稍稍恢复了些力气,便勉强的撑起身子,在书房中翻腾了一圈后,将能止血的药物全都给翻了出来,她也不敢点灯,只能对着黯淡的月光,再然后凭着感觉,将那些药一一全都敷在了伤口之上。

药物倒下的那一刹,便疼得她龇牙咧嘴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着,若非时刻牢记着这儿是广陵王府,她势必要痛得喊出来声来。

将药洒在伤口上后,便撕了一条布来将自己的伤口全都缠上,这一番折腾完,她已经是筋疲力尽,若是那人在这个当口带人闯了进来,她指不定真的就要一命呜呼了。

她闭着眼将身子缩在书房的一角,这儿四处都有书柜挡着,若非有人特意过来,势必是瞧不见这儿的,再言她的面前还有大白替她挡着,她倒是能好生养养精神。

撑着最后的半点力气,她抬手将窗扇掩上,想着明儿的出路该在哪儿。

她总不能让大白驮着她一路闯出王府吧。

腰腹间的痛意越来越明显,但这也很好的令她保持了清醒。

她不动,大白便不动,一人一狼就这样互相依偎着直到天明,

书房外传来了侍卫走动的脚步声,还有两人说话声。

天光透过窗扇洒了进来,她被那光亮激得眼睛都睁不开,光亮覆在她的脸上,细微的就连那绒毛都能瞧个清楚。

大白已经完全警惕起来,它从地面上起身,警惕着瞧着发出响动的门,它两眼狰狞着对着槅扇,大有一副只要有人敢进来,它便扑过去,将来人撕得粉碎。

沈梨自然也有感觉,她勉强的撑起身子来,将腰间的鞭子解了下来,握在手中,同时身子又朝着里面缩了缩。

随着,吱呀一声,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无数的刺眼的白光大片大片的倾洒而进,那俩侍卫一进来,便立马察觉不对劲的将剑抽了出来:“书房中怎么可能有血?”

大白倏然就从角落一下子跃了出来,对着两人龇牙咧嘴的。

它本是雪狼,一身毛发通体雪白,可不是像现在这样,浑身的皮毛都被血色给浸染。在瞧着它带血的爪子,那俩侍卫,顿时也有些慌了。

这等野兽会吃人,简直是在正常不过了。

所以,它不会是将他们当成了盘中餐了吧?

那俩侍卫对望一眼后,倏然就感觉到身后发寒,他们并肩的往后退去,而大白则一步一步的逼近,它前半身已经伏了下去,爪子在地面不耐的按了按,那是狩猎的准备。

两人吓得面色煞白,倏然转身,立马就朝着书房外冲去,在大白用力扑过来的瞬间,合力将书房的门砰的给关上。

这声巨响,自然是引起了半阙的注意。

他折身又回到院子中:“何事?”

“那畜生……”侍卫结结巴巴的说道,“吃人了。”

半阙拧眉:“是王爷养的那头狼?”

“是。”

半阙上前:“你们逗它了?”

两人顿时便立马摇头,那头摇得十分得劲:“大人,小的们怕那畜生的很,平日都恨不得躲着它走,又怎么会主动招惹它了。”

“那你们为何说它吃人?”说话间,半阙已经走到了书房前,他站在那仔细的凝听着书房中的动静。

不过动静没有,他倒是闻见了里面很重的血腥味。

“小的们今儿进去,打算给它喂食的时候,就瞧见了书房中大片大片的血迹,接着那头狼便跃了出来,也是满身的血,而且它还想将小的们也扑倒。”

半阙皱眉:“这头畜生今儿又在发什么疯?”

“大人,那咱们如今该怎么办?”那侍卫又问。

半阙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们守在这儿,别让它出来伤人,你们也别伤了它,它可是王爷的宝贝。”

“是。”

“我去找容陵。”

容陵如今正在府中处理事务,听见半阙的话后,他一下子就搁了笔:“那畜生虽说平日是凶悍了些,可却不会无缘无故的伤人,昨儿可是出了什么事?”

半阙摇头:“我昨儿出任务去了,今早方归,打算去歇息时,便瞧见了这一幕,那头狼似乎是真的有想要攻击那两人的意图,你说是为何?”

“不知。”容陵警惕的摇头,“如今王爷不在府中,谁都治不了它。”

“那该如何?”半阙紧张兮兮的问道。

容陵想了想,说道;“我去瞧瞧,我平日跟在王爷身边,多少它能识得我身上的气味,一会儿你们就别进去了,免得那畜生又野性大发了。”

“嗯。”半阙一想,顿时便觉得也甚为有理,急忙就跟着容陵的身后走了出去,“不过听说,昨儿府邸进了贼人来。”

“可是真的?”

“真的,不过是在老王爷那边,我们便没过去,后半夜也没见闹出什么动静来,许是已经将人抓到了吧。”容陵道。

“啧,你说这些小贼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闯哪里不好,偏偏要闯王爷的院子,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半阙同他说道,没一会儿两人便一同来到了院子中。

见着容陵毫不避讳的过去,半阙连忙出声提醒:“对了,书房中的血腥味有些浓,你可要做好准备。”

“嗯。”容陵手刚挨着铜环,发出了声音后,里面便立马传来了狼嚎声。

这声像是警告般,不但把半阙他们给震慑住了,就连容陵脸色都有几分苍白。可他也明白,若他今儿不进去,只怕一会儿麻烦更大。

见着容陵又继续推门,半阙担忧道:“要不要我与你一同?”

容陵摇头:“你们若是进去,只怕更容易激起它的兽,性。你们就这儿等着。”说完,容陵不再犹豫,直接推门而入,在进入书房的刹那,便又立马将门掩上。

一抬眼,就对上了大白那双虎视眈眈的瞳孔。

充满了杀气。

它是真的想要杀人。

容陵瞧着一书房蜿蜒过去的血迹,心下顿时也觉得胆战心惊,不太明白这狼好好地怎么就兽性大发了?

他警惕的刚将长剑给拿了出来,大白耳朵已经竖得高高地,又尖,獠牙也露了出来,对着他,发出不耐烦的低吼来。

容陵心想,大概这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的。

只是希望,他若是伤了这个畜生,王爷回来后,能有所体谅。

就连一人一狼对峙的时候,在书架后,又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来,那是衣料摩挲的声音。容陵一下子就将目光转向那,大白见着,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便将身子扑过去,对着他一通嚎叫。

容陵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察觉出了大白的反常:“你这是护谁?”

“容统领。”话音刚落,在角落之中,便有一抹黑影步履蹒跚的扶着书架走了出来。

她拢着黑袍,却露出了一张苍白却依旧容色倾城的脸。

大白见着人,便立马蹿了回去,守在沈梨的身侧,警惕的瞧着他,似乎只要她一个妄动,它便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用它尖利的獠牙将他撕咬的粉碎。

容陵也愣住了,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宜姜郡主?”

“是我。”她慢慢的笑起来,“好巧哦。”

可真是神他娘的好巧!

容陵一下子便觉得日子便得艰难起来:“昨儿夜闯王府的是你?”

“嗯。”沈梨有些站不稳,便靠着墙坐了下来,她仰首瞧着他,一双眸子湿漉漉的,显得十分可怜。“我来寻一个人。”

“他在王府。”

作为姬以羡的心腹,容陵自然知道,她寻得人是谁。

他沉默了片刻后,便道:“沈阑?”

“看来阿阑真的在这儿。”她笑了起来,面色如雪显得十分脆弱。

容陵站在原地,突然觉得自己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

作为广陵王府侍卫和暗卫的统领,他理应将这人拿下,送到老王爷的面前,任凭他发落的。可作为王爷的人,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女,却是他的……主母。

容陵在原地沉默了半响之后,叹着气将剑收了起来:“你还好吧。”

“你们老王爷身手还真是不减当年呀。”沈梨笑。

其实姬宸受了伤,按理来说他们之间很难有什么胜负之分的,可就在她最后转身朝着沽酒扑过去的时候,姬宸的剑便后她的腰腹后,直接一剑贯穿。

她捂着受伤的地儿,又道:“容统领,你能送我出去吗?”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