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67 救

她仰着苍白的小脸瞧他,整个人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脆弱来,就好像只要他愿意,他便能在顷刻间拧断她的脖颈。

容陵将将往前走了几步,大白一仰头,对着他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这个家伙……怪不得他觉得它不太对劲,也是除了主子之外,整个府中也就只有一个沈梨,足以让它反常,以命相护。

沈梨伸手揉了揉它的头,让它安静下来。

“这家伙倒是喜欢你喜欢得紧,还真是随了它的主人。”容陵说完之后,便将外面搭着的大氅给脱了下来,围在了沈梨的身上,他低着头仔细的将大氅在她伸手系好,“如今老王爷的人还在府中,一时之间您也出不去的,您且在这儿等等,属下去给您寻挟持吃食和衣物回来。”

“此地甚凉,郡主还是不要坐在地板上的好。”他开口,低低说上一声得罪之后,便俯下身抱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搁在了书房之中的软塌上。

榻上铺着千金难求的云锦,她刚挨着,那云锦便被血给浸染。

沈梨笑:“这可是阿瑾最喜欢的云锦呀,若是被他知道,只怕你我两人都要吃不了刀子走。”

“郡主说笑了,吃不了刀子走的人只会是属下。”容陵说着,语气认认真真,没有埋怨,就像是在平常不过的模样,“郡主且在这儿好生歇息着,属下去去就回。”

容陵刚退出书房,半阙便立马跑了上来,围着容陵不断地打转:“你还好吧?没受伤吧?先前听着那畜生的嚎叫声吓得我都要提剑冲进去了。”

“无事。”容陵摇头。

半阙一听,顿时就放了心,他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来,他笑了下,跃过容陵手刚刚挨上门上的铜环,冰凉的剑柄一下子就碰上了他的手。

“嗯?”半阙颤颤巍的回头,“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容陵将他的手给挑下铜环:“你若是进去,那可就不能保证了有没有事了。”

“真的?”半阙惊得又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瞧着书房,大有一种下一刻,那个畜生便会凶狠的扑门而出。

容陵煞有其事的点头,又对他说道:“近来你们就不要靠近书房了,书房从今儿起便由着我负责吧。”

“这么凶残的吗?”半阙心有戚戚的,“要不要我们去告诉老王爷或者公子?”

容陵一眼扫过去:“我们院子中的事,我们自个会解决,就不必传到老王爷和两位公子的耳中,知道吗?”

感受到了容陵眼中的威慑力,半阙脸色一白,嘀咕:“我怎么感觉你进去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的。”

“你的错觉。”容陵丢下这么一句后,便转身离去。

半阙站在原地,盯着容陵的瞧了身影好久,这才嘀咕着跟着离开。

既然容陵都开了口,他可不想在自讨苦吃。

听见外边的脚步声渐渐弱了,沈梨这次放心的将身子一歪,彻底仰面躺在了软塌上,大白乖顺的趴在她的身边,就像是个守护神般。

日光浅淡的覆在她的面上,没一会儿她便彻底昏睡了去。

容陵抱着被褥进来,瞧着她苍白昏睡的样子,本想着等快要天黑,府中暗卫交接时,悄悄将她给送出去,可他又怕这人挺不过去,一时便有些为难。

大白瞧着这人一动不动的,顿时便有些不耐烦,它伸出爪子去碰了碰容陵的衣袍,然后便又仰头将被子叼住,身子有些笨重的想要将被褥给她搭上去。

容陵瞧着有些好玩,一时也忘了自己到底是在为难什么,正当他觉得有趣时,大白却突然松了被子,转头朝着他便是一通嘶吼。

正巧从书房外路过的半阙,听见大白的声音,顿时就吓得浑身一颤,忙不迭的从书房的廊下一溜烟的跑了。

容陵好脾气将垂在地面上的被子捡了起来,掖好角,搭在了沈梨的身上,想着,他还是得去给她找个大夫的,要不然真要在这儿出了事,只怕王爷回来知道后,恨不得将他们的全都给生吞活剥了。

想着想着,容陵也觉得后背一阵发寒,他低着头想要摸一摸大白的头顶,却被它无情的躲开,然后继续换了一个方向,守在那。

“还是个有气性的。”容陵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收了手,又接着同大白说道,“我一会儿要去给寻个大夫来,你可得好好地瞧着她。”

只是,这大夫好请,可要弄进王府,却是有些为难人了。

蹲在王府外的墙角想了半日后,容陵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虽说如今执掌府中暗卫的是他,可府中的风吹草动那位远居在荒僻院子的主儿,也是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别到时候人还没弄进府去,那位小祖宗就先把弄死了。

况且,若是将这大夫弄进了府,还得弄出来,还有日常的煎药,他还得在找借口。这一层一层的借口堆积上去,到最后爆发时,就有些危险了。

所以在府外晃荡了几个时辰之后,容陵便重新回了书房。

只是这次他回去时,沈梨已经醒了过来,正倚在软塌上逗着大白。

整个府邸之中,能这般逗这只不认人的畜生,除了王爷外,也就只要她了。

“郡主。”容陵站在离她一丈远的地儿,垂着眸,不太敢瞧她。

沈梨抬眼:“你来了。”

“是。”容陵颇有些拘谨的回答,说完之后,他又沉默了许些时候,才又慢吞吞的说道,“本来属下是想去给郡主寻个大夫的,可府中戒备森严,寻常大夫也不易混进来,便也就只能等着郡主自个醒了。”

“郡主,昨儿夜袭王府的人,是您吧。”

沈梨神色平淡:“我又不是你的主子,你在我面前,倒是不必自称属下,毕竟若叫有心人听见不太好,还有你没找大夫是对的,万一要被老王爷给抓个正着,你这辈子,可就毁了。”

“对了,你知道阿阑在哪吗?”

容陵点头,依旧固执的自称着属下:“属下知道,可如今就算郡主想去,恐怕也得将伤给养好吧,您这样出去,只怕会引来旁人的注意。”

沈梨伸手摸上还隐隐作痛的小腹,就算是经过了一夜的休整,她指腹还是能感受到从里面浸出来的血。

黏黏的。

她毫不在意的将手指移开,将血迹蹭到了她的黑袍上:“什么时辰了。”

“已经快日落。”

“日落呀……”沈梨努力的将头偏向了窗外,看向外面还依旧明亮的天光,“那这日子过得还真是快呀,不过快要日落也好,我记得这时候,我比较容易混出去吧。”

容陵闻言,顿时就担忧的看向她:“郡主所言的确不假,可郡主您这个身子,想要支撑到你走出这个府,怕是不太容易。”

“在不容易,也比在这儿等死强吧。”她看向他,“容统领以为如何了?”

一直等到天色沉没。

沈梨这才寻着机会,混出了王府。

刚出府没多久,她便支撑不住的靠在墙壁上,苍白的小脸往下垂着,显得孱弱惹人怜。

容陵听闻身后没了脚步声,心头一紧,立马回身跑过去,紧张的扶住了她的胳膊:“郡主,您没事吧?”

“没……没什么。”她摇摇头,可身子刚没了墙壁做支撑,立马就摇摇欲坠的,好像下一刻便要软绵绵的趴在地面上。

容陵静静地凝视着她,想来他若是将她一个人放在这儿,估摸着不是被好心人给捡回去,就是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给盯上。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当即也不在犹豫,他拉着她的手臂,转了个身在她的面前蹲下:“郡主,您上来。”

“这次倒是给你惹麻烦了。”沈梨有气无力的说着,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顺势攀上了他的肩膀,“去韩雍的那家医馆。”

“那里是郡主的地儿?”

“怎么可能。”沈梨笑,“只是想借着韩雍的名头狐假虎威罢了,毕竟长安城中,敢大张旗鼓搜查韩雍地盘的人,寥寥无几吧。”

容陵感受着手中轻飘飘的分量道:“你这个主意倒是打得不错,怪不得王爷说你狡诈又没良心。”

“他什么时候说得我?”

容陵回想了下:“是您与南王离开的那日,王爷正恰回来,瞧着您没在,疯了许久。”

容陵这话说得平淡,可沈梨听在耳中,却是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在。

她无可奈何的抿了抿嘴角:“那次的事,的确是我之过,可若能重来,我也不悔自己当日的选择。”

背着这人走了一半,容陵便感觉自己的腰后有些湿漉漉的。他别扭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摸是什么,可意念刚起,身后那人的声音又再次传来:“医馆便快到了。”

“知道了。”听见她的提醒,容陵深吸了一口气,当即又加快了脚程,却不曾注意到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色冷然的男子。

此时医馆已经掩了门,因着韩雍的关系,小厮见着是容陵后,便也没有为难,很是爽利的便将大门给开了。

“你们馆主可在?”容陵能感受到他背上那人的气息逐渐微弱,是以刚跨过门槛,他便立马开口问道。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