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35 漠视

姜嬛是一个人悄悄出府的,拿着林氏给的手令,然后用黑色的斗篷将自己全身笼住,便从后面摸出了府。

肃州说不上大,也说不上繁荣,却独有一种历尽千帆后的苍凉与悲怆,或许这是历经了太多战火的缘故。

姜嬛摸着荷包里零碎的银子,转身就朝着肃州最热闹的东街去了。

她记得东街有一处茶楼,里面不但可以听话本,还能听见很多的小道消息,也是常年肃州做生意的商人们最喜欢的呆的地方。

还好在府中闲来无事的时候,将肃州的地形图给研究了一遍,要不然她还真找不到东街是在哪儿。

因着肃州靠近西域和游牧民族,再加上还有天南地北的商人往来,所以茶楼中什么打扮的人都有。

如此这般,姜嬛的这副打扮倒是不会显得太过突兀,反而是刚刚好。

姜嬛没有上二楼,而是选了大堂中一个靠角落的位置,点了一壶茶,便悠闲的坐在那听着话本,一字一句,都带着十分鲜明的节奏感。

与此同时,还有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说话声,也汇聚成一股慢慢的混着说话人的声音,一阵阵的,犹如惊涛骇浪的传进了耳里。

这个小道消息,真的是天南地北都有。

其实姜嬛也没有真的指望能在这里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也不过是为了图一个新鲜罢了,谁知道还真让在这么多人中听见了对自己最有用的一条消息。

“你知不知道?金陵沈家的嫡女身子突然不好,婚约无法大秦太子如数举行,而这位嫡女,已经被送回了琅邪沈家去,说是去养病。”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你说,这位嫡女是不是被放弃了。”

“金陵沈家的嫡女?是谁来着?”

“不就是那个大秦长公主之女,宜姜郡主吗?”

“哦,那婚约怎么办?是推后延迟?还是另选他人?”另一道声音又紧跟着问。

“延迟,太子亲自求到了秦帝的面前,听说是在雪中跪了一天一夜,这才求得了继续娶宜姜郡主为妻的旨意。”先前开口的那人也丝毫没有避讳,“本来是准备退婚的。”

“没想到啊,这大秦太子倒是一个痴情种。”

姜嬛看着面前这盏还冒着热气的茶,面纱下嘴角微微翘着,却也有几分苦涩。

就算她如今回了金陵又如何,难不成还要嫁给太子哥哥不成?

大秦的太子妃,又如何能是她这种不清不白之人?若她真的成了太子妃,那他们沈氏和卫氏的百年清誉还要不要了?

几乎是在刹那,姜嬛甚至想,要不干脆就这样将错就错吧,反正太子哥哥也不会等她一辈子。

“抱歉打扰一下。”在姜嬛神游的时候,一道温和的男声自她耳边响起,姜嬛抬头就见两个与她一般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正站在她的身边,“如今大堂已无多余的位置,可否容在下与这位大人拼个座?”

“无事,两位公子请坐。”姜嬛没学过什么变声,只能将声音微微压着,显得有些嘶哑,可依旧清软,却是少了几分糯软的感觉。

“原来是姑娘,是在下失礼了。”那男声再次接着响起,尔后就和身边的人,一同坐到了木桌边上。

小二送了茶水来,先前说话的那位男子摸出了一锭银子,摆在了桌面上:“我们与这位姑娘的。”

姜嬛诧异的看过去。

就见那位露在外面的唇角露出了几分笑:“我们占了姑娘的地方,这银子理应由在下出才是。”

“那就麻烦了。”姜嬛朝两人点点头,便又撑着头继续听着周边的讨论,不过很遗憾的是,刚才那这两人一打断,先前说话的那几人却是再也没了声音。

只余下说书先生的声音,娓娓道来。

掐着时间,将半盏茶水饮尽,姜嬛起身便打算走的时候,一抹月白的影子却蓦然跃入了眼中。

她记得今儿中午出门的时候,姬以羡穿的便是这般样式的衣裳。

见着姜嬛不动,她身后坐着的两人倒是隐隐有了要走的趋势,姜嬛不动声色的瞥眼,就见黑衣人袖子下,似乎藏着什么兵刃。

自日光下,泛起凛凛寒光。

姜嬛心头一惊,默不作声的又坐了回去,顺着这两人的视线往上看去,恰好就落在了正与友人谈笑风生的姬以羡身上。

这人竟然这么惹人厌……姜嬛似笑非笑的将目光落在了姬以羡的身上,不过眨眼间便将目光移开,因为她感觉到刚才坐在她身边的男子正在暗中打量着她。

既然不知深浅,那她便不会贸然行事,只是姬以羡……可不能死啊。

很快姬以羡便和友人一起下来,见着她没有动,那两名男子便极快的跟了上去,到了门口的时候,姬以羡便和友人分道而走,那两人便暗中跟了上去。

姜嬛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也极快的跟了上去。

其实姬以羡出门就被人盯上,她倒是不觉得奇怪。

毕竟府邸中有一个想要他死的庶母,在外又是镇守边关的广陵王,也不知道到底是和多少人结了仇,有一两个仇家想要姬以羡的命,真的是太正常不过了。

就像她当年,若是出府,也是经常被人给盯梢的。

大概姬以羡也知道后面有人在跟踪他,他左拐右绕的进了一处巷子,那巷子是个死胡同,姜嬛也不太明白姬以羡到底是有多大的把握能将两人一并给收拾了。

毕竟她刚才瞧了瞧两人的底子都不错,而且极有可能还是专门训练出来的杀手或者死士。

姜嬛扒拉着墙边,小心翼翼的观望着巷子里面的景象。

她如今并无兵器在手,就算是想要帮姬以羡将两人给收拾了,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姜嬛的手指死死地扣在墙面上,心中思绪几番翻覆之后,毅然决然的转身而去,她不会将自己的命交待在这里,决计不会。

如今姬以羡死在外面,又与她有和干系?

她只需要装聋作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