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36 救下

可没走几步,姜嬛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们沈氏一族,向来讲究有恩必报,不论姜家夫妇是有意还是无意,总归是救了她一条命,若她这样甩手一走了之,可。

但姜家会如何?

在这个被广陵王府一手遮天的肃州,姜家最后到底回落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她甚至不敢去深想,姜家也不过是两袖清白的教书先生而已,哪里懂得这些掌权者的心思。

再言,姬以羡虽然不受广陵王重视,却也是广陵王的嫡子,是姬氏记录在了族谱的子孙,也是燕帝最宠信的世子。

很有可能,因为她这么甩手一走,姜家便会因她而遭受无妄之灾。

姜嬛将斗篷压低了些,不得不重新折返了回去,如今巷子里的打斗正激烈,不过她先前倒是看走了眼,没想到姬以羡这么一个病秧子的功夫还不错。

虽然在两人的夹击之下,姬以羡身上受了不轻伤的,人也处在弱势中,如果论单打独斗,这两人决计不会是姬以羡的对手。

姜嬛将发髻中的钗子取了下来,握在手中。

虽然她如今内力尽失,可武功底子却是在的,对付这两人之中的一个,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姬以羡会不会将她认出来。

如果认出来,他会如何?

眼见着那黑衣人手中的剑就要刺进姬以羡的心口处,情急之下姜嬛也顾不得隐藏什么,便将手中的簪子给掷了出去,正好将黑衣人的剑给击落。

黑衣人顿时反身气急败坏的就扑了过来,姜嬛往旁边一躲,就听见姬以羡声音:“接着。”

姜嬛回身,借着墙壁的力,一跃而上将姬以羡抛过来的短剑接住,稳稳地拿捏在了手中,回身,剑刃泛着凛冽的寒光朝着黑衣人刺去。

几次交手下来,那两人似乎明白讨不了好,其中吹响了哨子后,纷纷攀上墙头,极快的离开。

握着短剑的手腕有些发酸,姜嬛动了动,没有注意,突然就觉得自己后背一痛,整个人被一种蛮力给压在了粗糙的墙壁上,硌着背。

姜嬛忍住即将出口的声音,静静地看着面前这张清俊如水的脸。

其实姬以羡一只手钳制住姜嬛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捂在了受伤的腰腹上,有血不断地从他的衣裳里渗出来。

两人便这般无声的对峙着。

“你……”姬以羡盯着被她藏在黑暗中的眼,猝不及防的伸手便将她的斗篷一把拉了下来,纵然蒙着面纱,可那露在外面的一双眼,却早已是此生难忘,“姜嬛。”

姜嬛见着伪装被他识破,也不气恼,而是伸手摸上了他腰腹的伤口,听见他的闷哼声,有些得意的弯了眼。

“真没想到。”姬以羡将钳制着她肩膀的手放开,转而扶到了墙上,“你身手竟然这般的好,着实叫人意外的很。”

“不过,你真的是姜嬛吗?”

姜嬛伸手摸进了他的掌心中,挠了挠。

姬以羡勉强撑着身子看她,嘴角边的笑意带上了几分恶劣:“我以为你是会说话的,难不成还真是一个哑巴?”

姜嬛放开的他的手,面无表情就朝姬以羡腰腹间的伤口用手指按去。

腰腹间对那人的长剑结结实实的给刺着了,伤口有些深,这下被姜嬛这般毫不留情的一按,姬以羡顿时就痛的全身都没了力气,直接迎面朝着姜嬛倒去。

姜嬛将他下滑的身子接住,趁着尚能支撑的时候,极快的他的手心中留下了一行字:“痛吗?”

姬以羡白着一张脸,对着了姜嬛冷冰冰的目光,不急不慢的反问:“你说了?”

“大概是不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