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45 就是要搞事

同是局中人。

单单这么一句话,就足够他在这件事上无条件的相信姜嬛的判断。

韩雍也明白姬以羡决定的事情,自己也做不了主,便颔首算是答应,尔后找一个借口将人给打发走了。

等人走了之后,韩雍一股脑的爬起来,抓着自个有些凌乱的头发,披着一件袍子便跑了出去。

本以为在府中呆着避暑会好过一些的姜嬛,却在牧归院中迎来了一位娇客。

虽然睁眼的第一天,她便知道姬宝儿就属于那种特喜欢没事找事的,却不知道她一个还未出阁的小姑娘能无聊厚颜到如此地步,往自个兄长的房中塞人。

姜嬛静静地审视着面前水灵的小姑娘,如今正是青葱水嫩的时候,两旁有些飞红的脸颊也是嫩的能掐出水来。

“嫂嫂,你说说呀,你觉得折枝如何?”姬宝儿晃着姜嬛的手,娇娇笑着只差没有将整个人就黏在她的身上,“折枝年纪小,模样又周全,若非瞧着兄长房中寂寥,我呀,决计是舍不得将折枝给兄长送过来的。”

说着,姬宝儿便笑盈盈的转眼瞧着折枝。

折枝这个姑娘也是个会来事,她立马福身:“折枝见过世子妃,日后折枝必定好生服侍世子爷,不会让世子妃担忧的。”

“嫂嫂你瞧,折枝这有多乖呀,有她在你的身旁,你必定如虎添翼,一定能将朝雨那个小贱蹄子给踩在脚下的,嫂嫂你说留下折枝好不好?”姬宝儿一贯最擅长胡搅蛮缠,你若是不答应,她必会缠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姜嬛在后宅中浸淫的时间不算长,可也不少,又如何会看不透姬宝儿打的是什么算盘。

瞧他兄长房中寂寥是假,派个人来监视却是真。

如今朝雨差不多算是废了,那么再派一个人来也算说得过去,何况她不过是无颜之貌,送一两个貌美的小姑娘来,这不是很明显打压的意思吗?

姜嬛瞧着姬宝儿那张笑盈盈的脸,伸手将姬宝儿垂掉在耳边的秀发,细致的别再了耳后,颔首算是应了姬宝儿这等算无理的要求。

虽是应承,可姜嬛心中却在琢磨,等着以后姬宝儿成婚,她必定送一堆通房去给她未来的夫君。

不是说享齐人之福吗?

她这人向来大度,答应了便是。

这么一想,连带着她瞧着面前折枝也觉得乖顺了不少。

折枝倒是个手脚伶俐的丫头,也懂得瞧人眼色,她大概是明白朝雨和望月的下场,是以送走了姬宝儿之后,也没有摆什么脸色,而是真如她所言那般,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姜嬛。

等着姬以羡回来,瞧着屋内凭空又多了个的侍女的时,心中有些不悦的看向了正盘腿坐在罗汉床上的姜嬛。

而那人正嗑着瓜子,感受到他目光后,只是稍稍抬脸扯了嘴角,然后又埋头继续磕着瓜子。

在两人视线交汇的一霎,折枝已经低眉顺眼的走了过去,露出了后颈一截白玉似的肌肤,双手搭在了姬以羡系在腰间的腰带上:“世子爷,妾替您宽衣。”

姬以羡敛眉将人推开:“不用,下去。”

也不知是姬以羡用力太大的缘故,还是折枝那丫头没有站稳,被姬以羡这么轻轻一推,她整个人都跌在了冰凉的地面上,衣领微微扯开,露出了几分好风光。

有时候,恰是这么半遮半掩的风情才最是诱人。

折枝趴在地面上,裙裾层层逶迤散开,纤细的颈子,映着那张巴掌大小的梨花带雨的小脸,还真是我见犹怜。

姜嬛继续磕着瓜子,半点没有打扰的意思。

其实她脑中此刻也都补足了一出郎情妾意的戏码来,无非是折枝这么一摔,摔出了风情来,姬以羡见了便带了几分怜惜和愧疚,然后折枝借机攀上了姬以羡,从此二人你侬我侬,红袖添香。

可转念一想,姬以羡那般冷心冷情的性子,又如何会沉迷在儿女私情中。

果然,下一刻就听见姬以羡那冷冰冰的不带半分感情的声音响起:“拖下去。”

姜嬛嗑瓜子的手一顿,自嘲的笑了笑又继续磕着。

直到面前有一道阴影笼下。

她抬头去看眼角眉梢都绷的紧紧地人,将手中剥好的瓜子仁摊开在手中,尔后举到了他的面前去。

姬以羡看也不看直接打掉;“全部给我出去。”

瓜子仁洒了一桌,姜嬛浑不在意的又伸出手一颗一颗的去捡了起来,然后扔进了嘴里。

牧归院的众人极少见她们性子极好的世子爷发这般的大脾气,一时之间竟然全部都没吓着,忙不迭的从屋子中退了出去,不一会儿整个屋子便空旷的有些死寂。

没了人,姜嬛也不遮掩,她将瓜子搁下:“怎么一回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谁又惹着你了?”

“你当我这是什么地儿?什么人都收?”姬以羡也不愿和她客套,一出口便是指责。

姜嬛当然明白姬以羡说的是什么玩意,她笑着用余光往院子中一瞥:“又不是我带回来的,朝我使什么性子。”

“你就不能拒绝?”

“我的世子爷,我又不是您,能明目张胆的拒绝府内所有人的好意,再说了,这可是您那唯一的好妹妹亲自送过来的人,我一个废物,哪有什么拒绝的余地呀,再说您又不是不知道您那个好妹妹,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我这儿也不是为了让我的耳朵少受一些折磨吗?”姜嬛嘴角的笑意就一直都没有压下去过。

姬以羡瞧着她的笑容觉得有些古怪,他将罗汉床上的枕头往后移了移,也坐了上去:“姬宝儿?”

“是呀,我说你妹妹可真关心你呀,竟然能眼巴巴的跑过来给你这个兄长送妾。”姜嬛还在笑,话中愉悦的笑意简直是不能再明显,“广陵王府的家教,我今儿算是长了见识。”

这话左右都在是削他王府的脸面了。

也是,毕竟这天下还没有哪家出过庶妹往自个嫡兄房中塞人的见闻,若这事传出去,只怕又是平添了笑料。

姬以羡伸手按着眉心:“你想办法处理掉。”

“这府中百来双眼睛,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将人给处理掉呀。”姜嬛越发柔顺恭谨,“就连王爷也曾说过,女子不可善妒,若是善妒便是犯了七出之条。”

“世子爷。”姜嬛目光盈盈的瞧他,“当时你无法从王爷手中将我救下,日后你自然也不会救我的。”

“我这人没什么远大的见识,偏生惜命得很,这事恐怕恕妾身无法答应了。”

姬以羡拧眉瞧她:“姜嬛。”

“再言,折枝妹妹出落得冰雪聪明,又哪不好?你说说,我让折枝妹妹改便是。”

姬以羡这下真的是要被姜嬛给气笑了。

她哪里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分明是和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很想她变成第二个朝雨?”姬以羡将气理顺了,这才算是和颜悦色的准备与她说道理。

姜嬛轻描淡写的哼了声:“朝雨如今正乖着了,一点都不用我费心。”

“你很想再去见见我父亲或者林氏?”姬以羡低声道,“或许林氏是会被你那些小把戏给蒙蔽,可父亲会听你狡辩吗?”

“你也说了,如今肃州不太太平,玉门关外那些蛮人蠢蠢欲动的,你觉得你父亲如今还有这么多的日子在府内呆着吗?”姜嬛悠悠然的一笑,就是不受姬以羡的言语诱哄。

姬以羡心思在绕了一个弯,就在她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玲珑却突然叩响了门:“世子爷,先生现在请您去书房一趟。”

姜嬛好奇的和姬以羡对望一眼,尔后恹恹的重新倒了下去,靠在了后面的枕头上,姬以羡眸子一敛,又恢复了以往的清淡:“进来。”

玲珑应声而进,跪伏在了地面上:“先生请世子爷赶快过去。”

“我知道了。”姬以羡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的诡异,他垂眼看着姜嬛,“一炷香后,你也来书房。”

姜嬛点头。

姜嬛一人用了晚膳之后,掐着时辰便带着琴儿去了书房。

书房的院子静悄悄的,就连门口守门的侍卫都没有,唯有天幕之上星辰遥遥相对,却比以往稍显黯淡。

姜嬛将琴儿留在了院子口守门之后,自己这才提着灯笼走了进去。

院子中烛火长灭,唯有书房中有一盏灯烛,隐隐的亮起。

书房中隐约传来了说话声,有些小她听得不算真切,可隐隐的能分辨出说话的是个女子,还是个熟人。

她的手已经扶在了门框上,她也不太明白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若是进去万一搅黄了两人的好事怎么办?若是不进去,姬以羡真的出事……

姜嬛心中犹豫了几番,还是决定推门进去,结果她刚一进去,就瞧见朝雨正衣衫不整的趴在了地面上,地面上还有被摔碎的碗碟,瓷片碎了一地,屋子中隐隐约的还有一股异样甜腻的香味。

而那人,正撑着头有气无力的靠在书案上,似乎隐忍克制着什么,一抹潮红覆上了他有些苍白的脸颊。

瞧着她,朝雨眼中立马就迸发出怨恨的目光。

姜嬛随手拿过了姬以羡挂在墙面上的剑鞘,对准她的后脑勺,将人狠狠地打晕之后,又亲自弯下腰将人给拖了出去,扔在了走廊上。

处理完了朝雨,姜嬛才转身进了屋,她掌灯走到了姬以羡的面前,伸出手摇了摇他的身子:“你怎么了?醒醒?”

姬以羡不耐的拧着眉睁眼看她,眼中也没了以往的清明,而是一片猩红,充斥着她从未见到的情绪。

姜嬛倏然感觉手脚冰凉,她转身刚准备往外跑去,却觉得自己手脚一软,一下子也跌在了地面上。

碎瓷片扎破了她的手腕,血汩汩的顺着那瓷片划的伤口流了出来。

她终于明白屋内燃着的那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以前她也常被娘亲耳提面命的教训过,可她向来不以为意,她觉得身为世家女,又如何会去碰这些龌蹉的玩意,谁知道她自己竟然有一天会栽在这个玩意的手中。

她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将朝雨千刀万剐的心思都有了。

姜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逃出这个屋子,可还不等她挣扎起来,就觉得自己被人从后面拦腰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