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70 侍寝

其实这一个月的日子,是完全不够穆重他们从这里到西域,又从西域折回来的。只是因为如今通向西域的玉门关,如今正在开战,他若是大楚人又或是大燕人还好,可偏偏是大秦人氏,这就有些难办了。

毕竟大秦不光是大燕有仇,就是玉门关外的游牧国,也与他们大秦一年之中,要打好几次,如今境况下,他哪里敢冒险前行,只能等着战事稍作缓和,再来打算。

日光透过繁茂的枝桠,零零落落的洒在了院子中的青石砖上。

穆重翘着腿,坐在院子中的石椅上,这是在近几日在肃州置办的院子,虽然格局说不上大,但住几个人进来,却是绰绰有余的。

不显得拥挤,也不会显得太过冷清。

沈北行拎了一壶酒过来,搁在了他的手边:“咱们走一杯?”

“天这么热。”穆重将腿给放了下来,将身子坐的笔直,“朱公子可还在?”

“还在屋中,也不知是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沈北行也在穆重的身边坐下,打了一个呵欠,“艳阳天,正适合睡觉。”

穆重冷冷的呵了一声,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了自家妹子清脆如铃的笑声,大老远的就飘了过来,似乎碰见了极其愉悦的事。

他抬眼看向了门边。

虽说穆灵是穆家嫡女,而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子,可意外的两兄妹的感情还不错,这下听见穆灵的声音,穆重也有些坐不住的站了起来:“我去瞧瞧。”

刚走了几步,就见自家妹妹将院子的木门推开了一小条缝,然后一张笑盈盈的脸从外面探进来:“四哥哥,有位姑娘找你。”

“姑娘?找我?”穆重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

虽说原先在广陵,他为人的确稍许风流了些,可那也是闲着和一群公子哥去喝花酒,才会招惹一些小姑娘,如今来了此地,他安生本分的不得了,为何突然间就有姑娘间找上门。

穆重挠了挠头:“请那位姑娘进来。”

穆灵笑嘻嘻的回头:“姐姐请进来吧。”

穆重在位置上磨磨蹭蹭的坐了好一会儿,终究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跑到了穆灵的身边去,就见一个全身笼在黑袍中的姑娘,身姿挺直的站在白墙边上上。

眉骨精致,那双眸子尤其好看,穆重这些年也见了不少的美人,可却从未有一个美人能给他留下这般深的印象,见过一次,便叫他数日难以忘怀。

纵然她脸上伤痕遍布。

穆重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疑惑,变成了恍然大悟:“原来是姜姑娘,姜姑娘可算是回来了。”

姜嬛颔首,与穆灵并肩而行:“多日不见,不知穆公子可安好?”

“还行,不知姑娘这一路可顺利?”穆重作揖,兴高采烈的将人奉为座上宾,欢天喜地的迎进了屋。

与穆重一般高兴地自然还有沈北行,只是比之穆重完全的开心,沈北行倒是注意到了一个不太一样:“怎不见那日与姑娘同行的陌公子?”

“他有事,不便前来。是以我就独身来了。”姜嬛道,“其实今日小女子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姜姑娘与我们而言有救命之恩,姑娘的事,便是我们的事。”穆重立马正色的说道,“姑娘有事直言便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穆某也一定替姑娘完成。”

姜嬛笑着摇头:“这事穆公子说的太严重了,我今儿冒昧前来,是想见朱公子一面。不知穆公子,可否代为引荐。”

穆重听了,顿时一笑:“姑娘说笑了,您要见哪需要我们引荐,如今他朱公子正在屋内,可需要穆某为姑娘引路?”

姜嬛也不客气:“那就麻烦穆公子了。”

“姑娘客气。”

两人院子的挨得极近,几乎是拐个弯便到了姜嬛想去的地儿。

她去的时候,朱辞镜已经在庭院中坐着,肃州向来不是红花绿柳的生长之地,朱辞镜也不是一个惜花之人,庭院中更是光秃秃的,一点颜色都没有。

而他本人,更是如同姜嬛一般,用黑袍将自个全部拢了一个彻底,谁也瞧不见他的样子,只能隐约从他的声音上判断他的年岁。

“朱公子。”姜嬛福身,“我们又见面了。”

朱辞镜粗哑的声音从喉咙间溢出:“不知姜姑娘来此所谓何事?”

“朱公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那日救了你,自然是来向你讨债的。”姜嬛也不想和他绕弯子,“虽有句话叫施恩不图报,可我并非这般的人,我救了你,自然是看中了你对我有益处。”

“我喜欢姜姑娘的爽快,也喜欢姑娘这般做事的方式。”朱辞镜赞赏一笑,只是那声音依旧粗哑的难听,“一报还一报,我朱某也不愿欠人情。”

“朱公子,应该便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辞镜公子吧。”姜嬛走到朱辞镜的对面坐下,将蒙了她一天的黑袍给拉下来,露出那一张带着面纱的脸。

朱辞镜颔首:“或许,我能明白姑娘找我的用意是什么了。”

“不过我与人说事时,不太喜欢旁边有闲人站着,不知穆公子可否回避一二。”朱辞镜转头,黑漆漆的眸光在瞬间就对上了穆重。

穆重对他敬重,自然是不敢与之相对,行了礼之后,便携着穆灵退下。

“如今院中无人,可以说了吧?”

朱辞镜颔首:“自然,姑娘请。”

“我需要一张人皮面具我,我知道这玩意难弄,价值千金,可与朱公子的性命相比,区区一张面具,应当不算什么吧。”姜嬛直言,那一双眼却是毫无顾忌的对上了朱辞镜打量的目光。

姜嬛看人的时候,那目光清凌凌的,好像任何东西在她的面前都无所遁形一般。

朱辞镜却是猝不及防的伸手,将她脸上的面纱给直接扯掉,他嘴角翘着,带着几分嘲讽:“怪不得需要人皮面具,你这张脸怕是毁了吧。”

“说吧,你想要什么样子的脸?”朱辞镜意兴阑珊的将手放下,面纱也随风,慢悠悠的一点一点的飘在了地面上。

沾了灰。

姜嬛也只是轻飘飘的瞧了眼,便道:“与我现在这张脸,一模一样的。”

“什么?”朱辞镜愕然。

“你看清这张脸,我要一张与我此刻的脸,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姜嬛一字一字说的极为认真。

朱辞镜狠狠的皱眉,他这一辈子不知道为多少人做过人皮面具,却没有一个人像她一般,不要那些千娇百媚的美人皮,反而要一张极其丑陋的,他伸手磨蹭着下巴:“姜姑娘,你想做什么?”

“你如今便长成这般模样,为何还需要……”

“朱公子,这事恐怕与你无关吧。”姜嬛淡淡的将他的话头截下,“况且受人之托就忠人之事,不该问的,就别问了。”

“我记得你,你做一张人皮面具最少需要半个月的日子,刚恰我在肃州的日子,可能也不会再多了,半个月后,我上门来取,希望朱公子能履行自己的承诺。”

说完,姜嬛也不给朱辞镜反驳的机会,起身便走了出去。

朱辞镜琢磨着看着姜嬛的背影,总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将事情给打理完之后,姜嬛才终于想起自己回来在外面跑了几天,都还不曾回王府去看上一看。

她绕到了王府的后墙,看了眼后,直接就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翻墙进去。

这些日子在外奔走,也早就和王府中的暗卫有了打交道的机会,是以当那些暗卫,瞧见是她回来之后,随意折了一枝树枝朝她扔去,算是打了招呼之后,就又缩回了自己的位置。

姜嬛拢着黑袍寻着原先的路,刚到牧归院,一进去就被折枝堵了一个正着。

折枝模样好,就算是生气,也是觉得像是在撒娇,可还不等她横眉冷对的说话,就见面前的人,一把将黑袍拉下,露出那张最是熟悉不过的脸。

她挑眉,戏谑的瞧着折枝。

折枝往后退了一步,又恢复了原先柔顺乖巧的样:“折枝见过世子妃。”

姜嬛弯了弯嘴角,从她的身边走过,进屋,就见玲珑正慢条斯理的从罗汉床上翻身起来,衣衫半解。

玲珑的模样虽不如折枝,但是胜在身段好,真的应了她的名字,玲珑有致。

姜嬛将黑袍摘下来,随手往后一递,折枝立马接住,一言不发的跟在了她的身后上前,走近床榻跟前,就见玲珑打着呵欠,用那只纤纤玉手托着下颌:“玲珑见过世子妃。”

“一月不见,世子妃精气神好像又好了许多。”

秀眉微微挑起,姜嬛倾身凑近了玲珑,瞧着她又动人了许多的眉眼,心中突然间就涌起了一股恶心感。

“本来玲珑生为奴婢应该与世子妃行礼的,可这几日玲珑身子不太舒爽,还请世子妃见谅。”玲珑说的娇柔,那一字一句,似乎是掐着嗓子说出来的。

姜嬛的手指已经搭在了小几上。

霎时,折枝的声音在她的身后急急忙忙的响起:“世子妃,玲珑姑娘已经侍寝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