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71 头顶草原

侍寝?

虽说这事算不上什么平地惊雷,可听在姜嬛的耳中,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不过姜嬛还是很怀疑,姬以羡那种人真的能在这个方面开窍?

这倒不是她怀疑他某些方面出了问题,而是因为这人冷心冷肺的,可不见得会重女色。

姜嬛站在罗汉床边上,好以整暇的瞧着颇有些耀武扬威的玲珑。

就见折枝这话一说完之后,玲珑立马就扬起了下颌,用那种挑衅的眼神瞧着她,接着便是自鸣得意的将伸到了自己的下颌处,然后用手背托住:“昨儿,我刚为世子爷侍了寝,世子妃一向大度贤良,必定也是在为了玲珑开心吧。”

大度贤良?姜嬛从来都不觉得这个词和自己能扯上什么关系,只是以前她是因家族之故,只能委曲求全,而今到了这,她与那厮也只消得上算是一夜春风,醒来之后,便是桥归桥,路归路的,实在是犯不着,为了莫须有的人吃醋生气。

姜嬛挑眉,眼角带出了几分笑,目光却是流连在了罗汉床上。

玲珑也算是服侍过她的人,又如何能不知她的打算,当即便用手扶着额头,轻轻一哼:“哎哟,奴家的头好痛呀,这才不得已暂借了世子妃的地儿,想必世子妃不会怪罪奴婢吧。”

“世子妃也是给世子爷侍过寝的,自然能明白,世子爷在床榻之上向来是个能折腾的。”说到此,玲珑便忍不住低头轻轻笑了起来,脸颊飞红,倒是真的像那么一回事,“只是奴婢不曾想,像世子爷这般冷冷淡淡的人物……”不曾说完,玲珑又一次忍不住羞红了脸。

姜嬛见了,心里头却是泛起了嘀咕。

“世子妃,应当会体谅奴婢吧。”玲珑趁机又问。

姜嬛瞅着玲珑,觉得她应当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吧,还是她原先表现的有些太过软弱,竟然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好说话的。

就在姜嬛准备用笔写出来的时候,便瞧见姬以羡从廊下走来,眉眼清淡。

“世子爷。”玲珑娇娇软软的叫了声,姜嬛下意识的敛眉,突然间有些怀念原先那个与姬以羡如出一撤的冷淡人儿。

不过,在见着自个心上人的时候,恐怕很少有姑娘能冷着一张脸吧。

姬以羡进了屋,玲珑顿时就娇笑着从罗汉床上下来,身姿娉婷的走到了姬以羡的身边,不过她却没有敢挨得太紧,更不敢贴上去。

他走向姜嬛,刚一走近,就瞧见了姜嬛似笑非笑的目光。

姬以羡心中倏然烦躁:“都退下。”

玲珑颇有些不敢置信的仰头望向姬以羡,刚准备伸手拉住他的手臂,就见姬以羡毫不留情的从她的走过,上前拉住了姜嬛的手,语气中是她从未听见过得温柔:“你何时回来的?”

姜嬛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她的身上,顷刻之间,便听见姬以羡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为何还在这儿?”

玲珑垂眸,掩下了眼中的苦涩,与折枝一同福身离了屋。

刚掩上门,玲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中泪,顺着眼角顿然如雨下。

她不明白,昨儿还在床榻之间同她温存的人,为何能在第二日冷淡成这般模样?

屋内,姜嬛重新寻了一个地儿坐着,闭着眼,掩住了一脸的倦怠。

姬以羡自然是挨着她而坐:“我听韩雍说,你早就回来了,为何拖到今日才归家?”

“在外办了些事。”姜嬛说道,“再言,我回来晚了,自然也有我回来晚的好处,不是吗?”

姬以羡一听,顿时皱了眉:“能有什么好处?你一回来,做什么说话便这般阴阳怪气的。”

“这不是怕打扰了世子爷左拥右抱的美梦嘛。”姜嬛笑。

“满口胡扯。”姬以羡的模样依旧淡淡的,似乎真的不知事一般。

姜嬛侧身,歪着头,眉骨出的那道伤痕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挑了起来:“说起来,我也不太清楚,你们大燕的规矩,按道理通房侍寝,是该赐一碗滑胎药的,可你的情况却不大同一般人家,我如今既然还是世子妃,也就该问问此事,你的打算是什么?”

“若是玲珑怀了子嗣,是该留还是去?”

话音刚落,就瞧见姬以羡的眉头顿时就狠狠地拧巴起来,他语气沉冷的打断她:“胡扯什么?我如何会与玲珑扯上关系?”

“她不是你通房吗?”姜嬛问。

“不过是个伺候笔墨的丫鬟,我从未纳过通房。”姬以羡说着,语气倏然加重,“更不曾有过什么侍妾这一类,乱七八糟的,你勿要人云亦云。”

姜嬛诧异的挑眉,将头稍稍凑上前:“你大可不必掩饰,我并非那种容不得人的,就算玲珑有了孩子,抬个姨娘,留着便是。”

“谁与你说的这些浑话。”姬以羡恶狠狠地又道。

“这事是玲珑亲口与我承认的,难不成还会有假?一个姑娘家,断不会用自己的清白,张口就诬蔑你吧。”姜嬛打着呵欠,将身子缩了回去,“况且,你与玲珑也算是青梅竹马,她做你的姨娘,也不算委屈了你。”

姬以羡已然不悦:“这些日子,我都与韩雍和傅三在一块,极少回牧归院,又如何与别的人,共赴云雨巫山。”

姜嬛诧异的歪着头:“难不成依照你的意思是,昨儿与玲珑欢好的男子,不是你?”

这下姬以羡更没好气:“昨日我在韩雍那,一夜未回,如何与女子欢好?”

姜嬛很认真的想了想:“与男子欢好也未尝不可啊。”

“姜嬛。”姬以羡气急败坏的站起来,手指着姜嬛的脸,“你一个姑娘,怎可……怎可……”姬以羡“怎可”了半日,后面的话,却是一句都不曾说出口。

姜嬛微微笑着,将姬以羡的手从他的面前拂开:“世子爷想说什么,我听着便是。”

“不过,我若是世子爷您,我就先去处理玲珑这桩事,免得日后多了不必要的麻烦。”姜嬛打着呵欠站了起来,“我还要去给王爷请安,就不和世子爷您多说了。”

“告辞。”

纵然是在这般炎热的日头下晒着,书房内总是有种无形的冷气,从脚底徐徐而上,然后将全身都包在其间。

不过这般冷气,对于畏热的姜嬛来说,却算是一剂良药。

被广陵王训完之后,姜嬛还一直在书房都磨磨蹭蹭的,不太愿意出去。

广陵王自书案前抬头:“不愿出去?”

“不是。”姜嬛摇头,尔后又扭头有些为难的看了眼院子外,那挂在天边的烈日,果断回身,“不知王爷,可还有什么要事,需要姜嬛去办。”

“没什么了。”广陵王将手中的笔给搁在了一旁的砚台上,“只是你需要记住一点,过几日,本王要离开去玉门关一趟,这府中你可要替本王给盯紧了。”

姜嬛抱拳:“属下明白,一定不负王爷所托。”

“出去吧。”

姜嬛转身离开,刚踏出屋子,就能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将自己的全身都包裹住,恍惚置身在了蒸笼之中。

走一步,那汗水就能顺着她的额角流下,将自己的衣襟给浸湿。

姜嬛余光有些贪婪的望着书房有些灰暗的一角,迎面就看见夏管事笑呵呵的走来,递了一柄伞给她。

“世子妃。”夏管事将伞往她的面前一递,“世子爷知您怕热,特地嘱托老奴,给世子妃送柄伞来。”

姜嬛接过,含笑俯身。

“老奴知世子妃是能开口说话的,在老奴的面前,世子妃大可不必掩饰,毕竟日后这王府的暗卫,还得靠世子妃调度。”

姜嬛缓缓一笑,也没在遮掩:“夏伯实在是太高看姜嬛了,我不过是侥幸才通过了王爷的试炼,说是要掌管一府暗卫,实在是当不得的。”

“世子妃过谦了,这期暗卫的训练中,就属你表现的最为出色,就连王爷私底下也曾夸赞过你,天资聪颖,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夏管事笑,“日后还得多靠世子妃提携了。”

不轻不重的咳嗽声,从屋内传了出来,夏管事朝着她微微一笑,便进了屋,姜嬛站在屋内,还能听见夏管事的声音:“王爷。”

她低头望着手中的伞,在伞面磨蹭了一会儿,这才撑开,顶着烈日走了出去。

掌管一府暗卫?

不过是试探罢了。

回到牧归院的时候,折枝正坐在院子中哭,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她的手背不断地抹着眼角,手背也随着她的力道,微微变红。

整个院子,寂静如斯。

姜嬛将伞搁在了檐下的一角,推门而进,就见屋内平复如常,只有姬以羡正坐在焕然一新的罗汉床上,手边正摆着一卷书,墨香隐隐而来。

她反手将门关上:“玲珑了?”

“打发出去了。”姬以羡漫不经心的说道,“父亲召你前去,是为了什么。”

“不过是例行问话罢了。”姜嬛半真半假的抱怨,“不过王爷的要求还真是严格,我这辈子呀,是再也不想去体会第二次。”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