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87 生路

不管如何,他们也算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去了玉家的大本营,不过玉祁并没有将她带进去,而是按照玉敕说的,将她安排在了别院。

虽说是别院,可这个院子却非常小,姜嬛去的第一日,没花一个时辰,就将整座别院的路给摸得一清二楚。

因为顾及她是中原人,玉敕也很大方的将自己的后院中一个来自中原侍妾送到了她的身边与她作伴。

这位夫人虽已到了双十,可瞧着却还是像个二八的小姑娘似的,水汪汪的一双眼,笑着告诉她,她唤窈窕,是玉敕给她取的名。

还笑着问她,这个名好不好听。

似乎找了一个可以宣泄情绪的人,当晚窈窕拉着姜嬛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晚。

一夜未眠。

是以第二日见着姜嬛伏在木桌上昏昏欲睡的时候,玉祁十分惊奇的撩着袍子坐下:“你昨儿是去做贼了吗?”

姜嬛强撑着精神爬起来,揉着眼:“没什么,昨儿和那位窈窕夫人相谈甚欢,所以一时之间误了时辰。”

“你可不像是话多的,倒是窈窕十分闹人。”玉祁笑着倒了一杯凉水,咕噜咕噜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着,“以前窈窕还没有跟着玉敕的时候,便在玉家中呆过,她是个什么性子,我比你清楚,挺闹人,也粘人。”

姜嬛也灌了一杯凉水下肚:“不过瞧起来,你最近过得还挺优哉游哉的,你们那家主,就没有怀疑过你吗?”

“就他那个多疑的性子,如何会不怀疑,只是事实胜于雄辩。”玉祁道,“我说完之后,他就直接将我压在了牢里,直到天亮我才被放出来的。”

“大概是昨晚的时候,他们夜探过,发现消息属实,这才放了我。”玉祁道,“我一被放出来,可不耽搁,沐浴之后就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的见你。”

姜嬛微微侧脸:“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建议是你提的,你心中应该有数才对。”玉祁将手伸进怀中,左右摸了一轮,这才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给抽了出来,平摊在了姜嬛面前。

她凑近一看,发现这是一张地形图,整个莎车国的地形图,十分详细完整。

玉祁从椅子上跳起来走了出去,没一会儿便拿着一根烧了半截的木炭走了进来,对着地形图中中间的地儿一圈:“这便是玉家。”

姜嬛仔细认真的端详了一番后,指了指旁的地儿:“附近的地儿,有可以藏身的地儿吗?”

“我怕有什么意外。”

“有倒是有,不过都很明显,如果要藏身,我建议是在这里。”玉祁移了一个地儿,“这儿离玉家也不远,而且也方便我们趁乱逃走。”

“我也考虑过了,明日左右,我便会在这里藏一些水和食物,以防万一。”玉祁说完,又在袖子里掏了掏,又摸出了一个小份的手绘的地形图,不过这次就要简陋许多,他指着上面的一处位置说道,“这是玉家的布局,里面有许多的暗探和机关,我一一告诉你,你那日进来的时候可要小心,而且你要记住,那你趁乱摸进来,面对的可不止玉家还有姬以羡他们。”

姜嬛点头:“我当然明白,不过我还有一个要补充的事。”

玉祁偏头看她:“嗯。”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我还没有进去,这里就被姬以羡他们的人给围剿了。”姜嬛平静地说道,“我不曾和姬以羡交过手,不太了解他的手段如何,可是傅三,我们自幼便斗到大,我太明白了他了。”

“他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是这里,我甚至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姜嬛深吸了一口气,“傅三绝对能查到这个地儿。”

烈日炎炎,整个屋内都弥漫着一股燥热。

玉祁深吸了一口气,眉眼低沉:“那该如何?”

“玉家附近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吗?风餐露宿也可,只要能藏住人。”姜嬛略一思考之后,便又说道,“这儿地不算大,我若是傅三,带的兵力如果充足的话,我会将玉家附近能围剿的地儿全部都给围剿,不会留下一个空子。”

“可那日我们见着,他只是带了七八个人。”玉祁又道,“所以他就算来了此处,应该也不会带多少人的吧?”

姜嬛摇摇头:“不一定,我今早估算了一下他们的脚程,最迟后日便会到,你明日赶紧准备好,我会提前在玉家附近找藏身的地儿。”

“万一,没有去玉家找你,那我便会在此等你。”姜嬛指着地形图上刚才被玉祁圈出来的地儿,“天下名医多得是,你若是无法得手,便退吧。”

“可你觉得我会甘心吗?”玉祁挑眉,第一次在她面前显露出了一种锋利来。

“还有一种办法。”姜嬛笑着,敲着桌面,“像姬以羡他们投诚,反正他们都知道,你原是玉家人。”

玉祁点点头:“我若是暴露倒没什么,可是沈梨,你打算怎么办?”

“说到这个事,我还没有问你。”姜嬛猝不及防的起身,一把揪住了玉祁的衣襟,用力一拖,便将他半个身子就压在了桌面上,“你如何得知,暖暖这个名的。”

被人这般揪着,拖在桌面上,玉祁倒是没有半分的恼怒,反而极其温柔的一笑:“那你觉得这天下间,能认出你宜姜郡主,还知道你乳名的人,多吗?”

“若是多,你觉得你还会如此吗?”姜嬛反问。

“既然不多,我的身份不就很好的猜了吗?”玉祁笑,“别忘了,我也是大秦人。”

姜嬛揪着他衣襟的力道稍微松了些,玉祁顺着这力道,伸手一拂便顺利的脱了身,他笑着理了理衣领子:“等着我们回到大燕,你想问什么,我会告诉你。”

“只是现在,你不太适合知道。”玉祁笑,“我先去准备食物了,你就好生在这里呆着吧。”

语毕,玉祁便将铺开的地形图卷了起来:“我知道你过目不忘,你自个用木炭画画,刚好可以熟悉一下路线,晚些时候,我再来告诉你玉家的机关都在哪。”

好不容易强撑着精神将玉祁送走,听见房门掩上的声音后,姜嬛就再也撑不住,直接将自己裹成团,蜷着睡在了床榻之上。

这么一睡,醒来的时候,恰好正日暮西山,该用晚膳了。

姜嬛揉着眼从床面上爬起来,洗漱一番后,窈窕便蹦蹦跳跳的带着侍女走了过来。

别院之中,除了几个看门的护卫之外,清一色的都是女子。

虽是如此,却也不可小觑了这些相貌平凡的侍女,几乎各个都是中好手。

姜嬛同窈窕坐着,就瞧着那美酒佳肴一样一样的往上端着,呈着菜的是金灿灿的盘子,脚下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上菜的侍女,全都是玉祁所言的那种舞娘的打扮,露出肩膀,肚脐和脚踝,脚踝处挂着铃铛,随着她们的动作,发出悦耳的声音,极是清脆。

姜嬛有些不太明白的转头瞧着窈窕:“今儿为何这般隆重?”

“当然是为了欢迎您了。”窈窕歪着头可爱的笑着,双眼眯着就如同月牙一般,“我许久都不曾见到和我这般契合的人了。”

“还好玉祁将你给带了回来,要不然我觉得我在这儿都要闷出病了。”窈窕一边说着,一边晃动着双脚,笑眯眯的摘了一颗葡萄,“尝尝,这儿夏日虽然炎热干燥,可这葡萄却要比中原好吃。”

“谢谢。”姜嬛从她的手中将葡萄接过,“我还以为今儿这般隆重,是你夫君要回来了。”

窈窕听了,噗嗤一笑:“什么夫君呀?我与玉敕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我给他我的身子,他给我他的宠爱和权力。”

“不过,你与玉祁大概是不同的。”窈窕拍手笑道,“你们可曾成婚?要不,就在这儿我给你们主婚如何,按照中原的习俗,三书六礼,凤冠霞帔。”

姜嬛笑着颔首:“我与他是私定终身,你也知道他一路逃回来太辛苦了,还要照顾我,哪有什么多余的时间,与我成亲啊。”

“那这下便好办了,等着他们那边的事情一了,我便替你催促催促他。”窈窕有些羡慕的瞧着她,“你与我不同,希望你的结局也与我不同。”

外间已经很晚了,月升日落,白日的燥热终于散去,只余下了清爽的夜风,徐徐而来。

天幕之上星辰遥望璀璨,映衬着远处的零星的灯火。

用完膳,窈窕便命人将这儿的饭菜全部都撤了下去,她用手撑着头,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茫茫夜色,轻声道:“我许久不曾回过中原了,也不知道故乡景色是否依旧。”

“自然是一切如旧。”姜嬛又道,“窈窕,你是哪儿的人?”

“宁州。”窈窕笑道,“其实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宁州,我觉得那贫瘠,也无四物风景,我最向往便是大燕的长安,听说那很是繁华,只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便被人抓到了这儿。”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或许这就是命吧。”窈窕又道,“可我来这儿以后,我最想的却并不是那繁华的长安城,而是宁州,曾经被我嫌弃,如今却是万分依赖想念的故土。”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