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89 被擒;是姜嬛

玉家。

同玉敕用了晚膳之后,玉祁本想摸黑去找姜嬛说说玉家的事,谁知还不曾走出院子,玉家从未燃起的烽火台上,在瞬间点亮,明亮的火焰,几乎照彻了整个玉家,每一处角落都留有那零落而下的火星。

玉祁推开窗扇,隔着好几重亭台楼阁看着逐一亮起的火把,稍加权衡之后,他随意收拾了一些细软,便往火把亮起的相反的方向跃去。

因玉家子弟都出去迎敌,他倒是很容易就摸到了放着解药的地方,而且往日层层把守的楼阁,如今空荡的简直不像样。

玉祁稍加迟疑之后,便一头栽了进去。

他没想到自己和姜嬛,竟然都错估了姬以羡这群人的速度。

虽然如今这个地没人把守,可想要将东西拿到手,却还是有些困难,就在玉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将东西拿到手的时候,正准备脱身去和姜嬛汇合的时候,一大群人凭空出现,将他团团围住。

玉祁警惕的将药瓶塞入袖中,正准备打出一条生路的时候,就见一个着青衫十分俊雅的男子,在三个黑衣人的簇拥下,缓缓现身。

他们的动作,如何能这般……迅速?

只见他将扇子往腰间一别,便笑着朝他作揖:“玉祁公子,一别数日,别来无恙。”

“傅燕然。”

不出乎所料,玉祁被傅燕然那厮命人给五花大绑的抬到了姬以羡的面前。

那男人惯常的穿着一身黑色袍子,头束着一个明月冠,虽说面色苍白,但眉眼清冽,冷戾如刀,他坐在那玉座之上,倒真的还有几分说不出风流雅致。

玉祁倒是第一次有些明了姜嬛那个丫头,到底是看上了姬以羡那里。

说来说去,还不就是皮相诱人吗?

姬以羡手中正转动着一个玉扳指,在桌案上发出咕噜咕噜的的声响来,他瞧着他:“怎么?肃州呆腻了?这是打算回来重操旧业?”

玉祁呜呜咽咽的哼着,姬以羡嗤笑一声,指了指他嘴里被塞着的一团帕子:“取出来。”

一个黑衣人上前,将堵在玉祁手中的东西给掏了出来,然后扔在了他的脚边,玉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就是回来找解药的,你们绑我做什么?”

“回来找解药?还真是巧啊。”姬以羡冷笑,“虽然肃州,我们的确合作过一段时日,可玉祁,这并不代表,你就能随意蒙骗我。”

“我可不相信什么巧合。”姬以羡朝殿外扬了扬下颌,“带进去。”

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玉祁就瞧见时九压着窈窕走了进来,玉祁瞪大了眼,看着窈窕,思绪在顷刻间被一件事情占据,那就是姜嬛在哪?可逃走了?

窈窕一瞧着玉祁,顿时就委屈的掉了几滴泪:“玉祁,阿暖逃走了没?”

玉祁在瞬间瞪大了眼,心中简直将能骂人的话在顷刻之间都骂遍了。

“逃了一个?”姬以羡耳尖的听见他们的对话,“时九,你竟然让人逃走了?”

“回主子,那名姑娘武功的确厉害,属下并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若是主子肯给属下一夜的时间,属下必定能将人缉拿。”时九立马下跪请罪。

姬以羡挑眉:“你既然不是她的对手,又如何能将她拿下?”

“那名姑娘已经被我们重伤,想必逃不了多远。”时九又道。

“重伤?”玉祁不可思议的看着窈窕。

窈窕的眼中顿时就水汪汪的蓄满了泪水:“他们八个人围攻阿暖一个,阿暖肯定支撑不住的。”

“八个围攻一个,都能让人跑了,你们最近挺不错的。”姬以羡懒洋洋的说道,“炽夜,你带人去追。”

想了想,姬以羡又补充了一句:“死活不论。”

“姬以羡你敢!”玉祁没有控制住顿时就叫了起来,经此一事,他算是彻彻底底看明白了这人的冷硬心肠,若是说死活不论,这些人必定是会照他话做的。

姬以羡听了,倒是觉得有些好笑:“我如何不敢?”

窈窕继续哭着:“大人,还请大人饶命,阿暖不是我玉家人,还请大人放阿暖一条生路吧,大人您想要什么窈窕都可以帮你得到,窈窕也愿意……愿意,侍奉大人。”说到最后一句,窈窕的脸上隐隐的带了几分红晕。

玉祁瞧着,觉得自己真的是一口气就梗在心口。

姬以羡听了,转头看向了坐在下方的傅燕然:“自然不是玉家人,那留着也没什么用,直接杀了吧。”

傅燕然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当即便点头,算是同意了姬以羡的做法。

炽夜拱手:“属下这就去!”

“站住!”在炽夜转身的一霎,玉祁高声喝道,“姬以羡,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把谁给诓了来吗?”

“管你诓的是谁,与我们何干。”傅燕然对着炽夜扬了扬下颌,一派清风朗月之姿,“去吧。”

“姜嬛。”玉祁沉声喝道,一张脸面如寒霜,“我把姜嬛给带来了,姬以羡你确定要杀了她吗?”

姬以羡脸上的神色一凝,转动着玉扳指的手指也蓦然停住,他霍然起身,几步走至玉祁的面前,提拉着他的领子:“你说什么?”

“姜嬛。”玉祁冷笑,“他们重伤的人是姜嬛,姬以羡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

时九一脸疑惑的瞅了瞅自家主子,又看了看站在上方面无表情的傅燕然,一时之间还真是弄不明白,他们只是在打什么哑谜?

姜嬛……是谁?时九眨眼,又回头去看自家老大,结果发现老大也是一脸愁眉紧锁的样。

姬以羡手背的青筋蓦然凸起,他在几个呼吸间将情绪平定下来,将人狠狠地往旁边的墙壁一扔:“时九,炽夜随我走。”

语毕,他转身最先出了屋。

若是仔细瞧,还能瞧见他的脚步,隐隐的已经有些不稳。

傅燕然从上面走了下来,蹲在玉祁的身边,微笑道:“敢在老虎身上拔毛的,你还是第一个。”

玉祁痛得吐出了一口血来:“那也总比没命的好。”

“你害姜嬛受伤,你觉得咱们这位世子爷能放过你?”傅燕然又笑,眉宇间是一派清风朗朗,笑意宴宴。

“你放心。”玉祁头挨在地上,嘴边露出了几分笑来,“姜嬛不会不管我的。”

姬以羡站在屋檐顶上,面如寒霜。

时九身子带了几分颤栗的指了指下面:“她便是从这儿跳下去的,生死不知。”

“拿火把来。”姬以羡沉声道。

炽夜和时九动作十分灵敏的就站在姬以羡的一左一右,举起了手中的火把:“主子,这儿。”

“下去。”姬以羡说完,纵身一跃,稳稳落地,时九和炽夜紧跟其后。

刚一落地,时九便指着地上的一滩血叫道:“主子,血!”

姬以羡顺着血迹看过去,眸光顿然沉冷下来:“走。”

循着血迹一直往前走,没一会儿就瞧见了一团黑影缩在了树干下,周围是一滩血迹。

时九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火把:“主子,就是她。”

姬以羡眉间一蹙,极快的走过去,弯下腰将人打横抱起,随着他的动作,罩在她头顶上的黑袍便滑了下去,露出了那张久违的脸,还不待他有动作,时九就狗腿的献上了一把匕首:“主子,给。”

话音刚落,时九就被炽夜狠狠地踢了一脚。

时九有些痛得叫唤起来,偏头去看炽夜:“你做什么?”

“傻子。”炽夜没好气的对着时九说道。

姬以羡冷冷的注视着这把匕首,冷笑:“不如你先自我了断?”

当姬以羡抱着回去的时候,韩雍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她怎么也会在这里?”随即又道,“难道她是尾随我们来的?”

可一转头,瞧见姬以羡黑沉如寒霜的脸,韩雍还是将已经到嘴边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傅燕然忍着笑:“不是,她是随玉祁一同来的。”

“玉祁?”韩雍这次没有忍住,声音都不由得提高了些,“难道是私奔?”

话音刚落,韩雍便觉得身边有一道劲风闪过,他侧身一避,惊愕道:“不会真的是私奔吧?”

“我是让你来治病的,不是来刨根问底的。”姬以羡嗓音低沉的开口,短短一句话,便成功的让韩雍噤了声。

傅燕然指了指外面:“我出去候着,有事唤我。”

姬以羡颔首,无言。

傅燕然刚一出去,顿时就被时九给堵住了,他小心翼翼的瞅着傅燕然,问道:“那位姑娘是谁啊?”

他抬眼,看着站在另一边的炽夜,笑道:“也不是旁人,没事的。”

还不等时九松一口气,傅燕然便又笑眯眯的补了一句:“就是你家世子爷的世子妃。”

“啊?”别说时九呆滞了,就连一向天崩了就面不改色的炽夜,都有几分表情:“世子妃?”

“是啊!”傅燕然颔首,伸手拍了拍时九的肩,估计恐吓道,“真有出息,竟然能将你们世子妃给伤了,不错不错。”

“我……我不知道她是……世子妃!”时九急的团团转,那小模样几乎都要急哭了。

傅燕然愉悦的眯着眼笑了起来。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