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90 所谓眼瞎

姜嬛醒来的时候,正值上弦月。

窗扇开着,皎皎月华笼罩了窗棂上,她捂着腰间的伤口坐了起来,纤细白嫩的手指勾在幔帐上,撩开。

这里的铺陈十分奢华,琉璃灯,波斯地毯,还有各色的宝石在地面上陈列开,可不像是个藏身之地,反而像极了这里的权贵人家。

姜嬛的手指紧紧地扣在了幔帐上,开口:“玉祁。”

话音刚落,就见紧闭着的大门一下子被人从外面急急忙忙的撞开,姜嬛抬眼瞧去,就见着时九正一脸紧张的瞅着她,还隐隐约的带着一种不安。

姜嬛的目光淡然的从时九的脸上掠过,又低头瞧了瞧自己睡得地儿,瞬间便明了自己到底是身在何处。

她懒散散的往后一靠:“你家世子爷?”

“你……你怎么知道?”时九惊讶的用手指着她。

“若是我连这个都猜不出来,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儿,和我说话吗?”姜嬛倒是显得不太在意,“是我被他抓了,还是玉祁被他给抓了。”

坐在外面大堂上正在处理事务的姬以羡,倏然耳尖的就听见了姜嬛的声音,他将手中的笔一扔,急忙的站起来,就往内室走去。

傅燕然撑着头朝着姬以羡离去的方向瞧了眼,又冷冷淡淡的转了回来:“我从来不知,咱们这位冷心薄情的世子爷,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日。”

姬以羡闯进去的时候,姜嬛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听见这般急促匆忙的脚步声,她也只是懒洋洋的半睁了眼:“还真是你。”

“我离府之前,是怎么给你说的,你又是如何给我保证的!”姬以羡几步走到床跟前,他想要俯身擒住她的手腕,可当他低头看见她一身伤的时候,这般念头,又不自觉地寡淡了下去,最终也是什么都没做,将手垂在了身侧,冷冷的盯着她。

“我仰慕西域景物已久,正巧玉祁要回来取药,我便与他同行了。”姜嬛说的是云淡风轻的,将他们的目的全部都掩盖了下去,“在鄯善的时候,我还瞧见一个如你相似的人,没想到还真就是你。”

姬以羡忍着自己想要将面前的人给一手掐死的冲动,耐着性子问道:“既然那时候怀疑了,为什么不留下来弄清楚。”

“你有要事要忙,而我只想瞧瞧这西域风光,与大燕大秦有何不同,仅此而已,所以那时候,弄不弄清楚,都没有这个必要吧。”姜嬛开始她一贯的胡搅蛮缠。

对于她的说辞,姬以羡则是冷冷一哼,显然不怎么相信。

“玉祁了?”姜嬛见着姬以羡不说话,便率先开了口问道。

“姜嬛,我说你能不能有一些良心。”韩雍的声音传来,接着韩雍便一身青色的袍子晃荡到了她的面前,手中还端着一碗药,他挑着眉,将手中的药强行塞到了她的手中,“喝了。”

姜嬛低头瞧了眼,嗤笑:“这次你不会又加什么黄连了吧。”

“我倒是挺想加的,苦死你正好,省得某些人成天就会惦记着一个没良心的。”韩雍道。

姬以羡在她的跟前坐下,将手中的药给端了过来:“有些烫,我喂你喝。”

“哎哎哎,过分了。”韩雍眼疾手快的钳制住姬以羡的肩膀,“外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你处理了,你还有闲心在这里喂人喝药?”

“也不是多大的事,傅三能处理。”姬以羡侧着脸望着韩雍搭在他肩上的爪子,“可以取下来吗?”

“不可以。”韩雍义正言辞的拒绝。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姜嬛却是轻而易举的将药从姬以羡的手中接过来,仰头一口灌进了喉咙中:“我喝完了,你出去处理事情吧。”

韩雍满意的对着姜嬛点点头,又对着姬以羡说道:“你先出去吧,我给她换换药,你就放心吧,这里有我,她还死不了。”

谁知道姬以羡却轻飘飘的看了韩雍一眼,到底还是没说什么,起身整理了下衣袍,便走了出去,路过时九的时候,还是叮嘱了句:“好生守着。”

“是。”

姜嬛将药碗随手递给了韩雍:“好巧。”

“不巧。”韩雍答得咬牙切齿,他一掀衣袍,好以整暇的在床沿边坐下,“我倒是挺好奇的,难道临渊对你不好吗?你怎么偏生喜欢和一个贼人混在一起?”

姜嬛瞅了韩雍一眼,冷笑:“我倒是不太明白,韩公子这话里话外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谁是贼人呀?可否请韩公子说的详细些。”

“谁是贼人,难道你心中没数吗?”韩雍冷嘲道,“我可不是临渊那个没心肝的,竟然到现在都还留着那人的命。”

“日后我的女人,要是敢和别的野男人跑得这么远,我一定送这对奸夫淫妇去黄泉做一对苦命鸳鸯,全当我成全了她。”

还不等姜嬛开口,韩雍又接着说道,“其实我有时候还真不明白,临渊到底是看上你哪里,你说你长得好,可……可这府中随便拉一个侍女出来,都长得比你清秀可人,你说你性子好,可明明陶嘉月性子又比你温柔百种,再言家世,你有哪里比得了陶嘉月,更甭说,陶嘉月和临渊还是青梅竹马,你也就是手段好了些,如何比得了长安城中那些高门大户,自幼教导培养的嫡女?”

“说实话,我还真的挺好奇,你脸治好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姜嬛懒洋洋的将眼皮子掀着:“这你就要问咱们世子爷了,到底是看中我哪里,诚然如你所言,你说的那些我全然没有,要不大概就是你们世子爷眼瞎了吧。”

韩雍瞪她。

姜嬛不在意的舒展着眉眼一笑:“怎么,你有说错什么吗?你怎么反倒不开心起来。”

“其实世子妃还是很厉害的。”时九在一旁小声的补充道。

韩雍听了,嘲讽的更加厉害:“的确,若说陶嘉月在什么地方比不过你,大概就是她学不来你这一身的蛮力,活脱脱的就是一介武夫。”

“我说你这一天天的,三句话中两句不离这位陶姑娘,韩公子你是心悦人家吗?如果真是这样,如今世子爷娶了我,你不刚好可以趁虚而入吗?”姜嬛反讥道。

时九说完之后,就抿了抿唇,他和这位韩公子的感觉不大同,比起陶嘉月,他倒是更中意眼前这位是他们的世子妃。

毕竟那位陶姑娘,一瞧就知道是个娇滴滴的性子,哪里配得上他们主子。

韩雍嘴角抽了抽:“你哪只眼睛瞧见我喜欢陶嘉月了?”

“两只眼睛呀。”

韩雍沉吟了片刻,没好气道:“你当我和朱辞镜那人一眼,眼瞎吗?”

“你觉得你喜欢陶嘉月眼瞎,那为什么世子爷不喜欢陶嘉月也是眼瞎了?”

韩雍被姜嬛说得一愣:“我话中的意思和你所言的是同一个意思吗?”

“谁知道了。”姜嬛朝着韩雍笑了笑。

韩雍伸手乱挥一通,神色抑郁:“得了,老子不吃你这套美人计,况且你还不算什么美人儿,我问你,你和玉祁来这里做什么。”

不等她开口,韩雍又补了一句,“别拿你用来敷衍临渊的那套说辞敷衍我。”

“也没想过要敷衍你。”姜嬛说道,接下来倒真的是老老实实的将她和玉祁的打算和盘托出,自然是将她们算计了他们一事给隐瞒住了。

听后,韩雍若有所思的摸着下颌:“倒是与玉祁所言一眼,你们来此真的只是为了解药?”

“要不然了?来这做什么?游山玩水?”

韩雍好生的思考了一番,又道:“不对啊,我明明答应过,替那小子解毒的?”

“那是因为她们信不过你。”傅燕然从外间走了进去,对着姜嬛拱手,“不知傅某的这个猜测可对?”

“不信我?”韩雍顿时就跳了起来,生气的用手指着自己,“为什么?”

“玉家有逐鹿西域的野心,刚巧广陵王府甚至可以说是大燕,也有收付西域的野心,而你与世子爷交好,换作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以心相交的,玉祁觉得你们有利可图,而你们也觉得玉祁身上有阴谋,可你们都忘了一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姜嬛道,“所以,他才会冒险孤身潜回玉家,盗取解药,很正常。”

“是啊,玉祁很正常,那你了?你身为临渊的世子妃,为什么会与他一起在这里出现?还和临渊手下的人对上?最主要的是,你明明知道时九是临渊的人,可你并没有相认的打算?”傅燕然乘胜追击的问道。

“若不是因为他们是世子爷的人,你觉得他现在还有命站在这儿?”姜嬛笑着提醒,“别忘了,我可是广陵王亲手训练出来的。”

“还有,我帮着玉祁怎么了?若是玉祁没了,谁陪我喝酒呀?”

瞧着姜嬛这般轻松闲适的姿态,就连一向自认好脾气的傅燕然也不免在心头窜起了些花火来,他眉眼转冷,盯着她:“若说饮酒作乐,难道临渊不能陪你吗?非要作践自己与玉祁那般人厮混在一起?”

姜嬛挑眉:“玉祁挺好的,至少在我眼中……”她抿着嘴角一笑,“他比你们好多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