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92 动心便是动心

从地牢出来,已是月上柳梢。

韩雍摸着被姜嬛一棍子砸下的头,一边可怜兮兮的跟在她的身后,时不时地还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就像一只被人给抛弃了小狗,在地牢门口接他们的傅燕然和姬以羡自然也都瞧见了。

傅燕然没忍住,转身靠在墙壁上哈哈大笑:“韩雍,你是傻了吗?”

韩雍懵懵懂懂的抬头,看着傅燕然,小模样十分委屈的抿着嘴,耷拉着头。

姬以羡不动声色将人从头到脚的看了遍,上前牵住了自家媳妇儿的手:“他这是怎么了?”

“估计……”姜嬛侧头看他,语气顿然轻快起来,“脑子摔坏了吧。”

姬以羡颔首,又伸出了一只手,将姜嬛半搂到了怀中,完全隔绝了韩雍和她的之间的接触,被棍子砸得模模糊糊的韩雍,哪里又分辨得出来,于是他往前又迈了一步,刚准备继续在牵着姜嬛的衣袖时,就被傅燕然从后面眼疾手快的给提住了后领子。

他笑得如春风和煦的看着姬以羡:“世子爷放心,这人交给我,绝对没有问题。”

姬以羡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而后便带着姜嬛走了。

只留下两人,站在这阴冷潮湿的甬道,傅燕然叹气,伸手恶狠狠地就拍上了他的额头:“让你去监视姜嬛,你倒好先将自己弄成这般不着调的样。”

韩雍依旧还没反应,只是耷拉着头扯着傅燕然的袖子。

两人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傅燕然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伸手钳着他的下颚,将他抵到了墙边去:“你不会被姜嬛那丫头给打傻了吧?”

回了屋,姬以羡指了指被屏风隔绝的一处角落:“知道你爱干净,我特地让他们备了一些热水来,不过你如今身上有伤,实在是不宜泡温泉,便将就些吧。”

姜嬛将脸上的面纱摘掉,露出被白布交缠的脸来:“可给我准备衣裳了?”

“嗯。”姬以羡点头,“不过这儿都是西域的衣饰,也不知你是否习惯。还有你和玉祁藏在另一处的东西,我也命人给找了回来,就在桌上,你瞧瞧可有你想要的。”

“不过,我不得不说,你们找的这个地,还真是……隐蔽,炽夜带着人翻找了许久,才找到。”

“还好我去找你还算及时,没真让你溜在那去藏着,要不然估计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也离归天恐怕已经不远了吧。”姬以羡最近的话是越说越多,越说越长。

姜嬛站在桌边,将包袱拆开,默默地想,其实她还挺怀念,姬以羡最初的模样,话少,成天冷着一张脸,也不太愿意搭理她,他们两个恰好相安无事。

并非如同此刻,啰嗦的就像个老妈子似的。

姜嬛找了半日,总是将那件衣裳给扒了出来。

姬以羡谋划了西域这片地,也有不少的时日了,竟然是认得姜嬛手中这是什么东西的,他一瞧见,便几步走了过来,将东西从她的手中,一把夺下,怒气掠上心头:“这玩意是谁给你准备的?”

“客栈的老板娘。”姜嬛说道,“可惜,玉祁他不准我穿,我觉得这身衣裳还挺漂亮的。”

“瞧你这个反应,世子爷,你不会也要像玉祁这般,不准我这儿,不准我那的吧?”姜嬛伸手摩擦着衣裳料子,似乎有些爱不释手。

她望着他的眸中,似乎蕴藏了漫天的星光。

姬以羡如今受不得被她用这双眼瞧着,是以便下意识的避了去,他烦躁的将手中的衣裳一丢:“不准就是不准。”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出了屋。

他走后,姜嬛弯下腰将他扔在地毯上的衣裳捡了起来,放在手心中揉捏着,这衣裳她爱穿不穿,还轮不到他们来管教。

出去之后,姬以羡心生烦闷的便坐在了屋檐上。

西域的夜,格外的好看些了,银河三千丈,星辰迷人眼,连带着手边的酒,也多了几分醉人的香。

不过……酒……姬以羡寻着味道看过去,就见屋檐角,不知何时搭了一架楼梯上来,一个人头正慢慢的在夜色中动着,然后钻了出来。

“傅三。”姬以羡挑眉,“你也不怕摔死吗?”

“我让炽夜在下面接着我了,如果我摔得话。”傅燕然慢慢的爬了上来,将手中拎着的两坛酒,递了一坛给姬以羡,“我认识你到现在,这是第二次你半夜的不睡觉,爬上来看风景。”

姬以羡接过,将封坛的东西给弄开,仰头灌了一大口:“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姑姑大病的时候。”傅燕然寻了一个地,挨着他坐下,也灌了一口酒下肚,“临渊,那个姜嬛已经能扰乱你的心神,到如此地步了吗?”

“与她何关。”

“你这话也只能骗骗韩雍,可瞒不了我。”傅燕然道,“你忘记我们一开始的打算是什么了?可自打你见了姜嬛之后,这个归期便一拖再拖的,有些事有些人,也一直都裁断不了。”

姬以羡默不作声的继续喝着酒。

“若非遇见姜嬛,玉祁你本该是杀了的,为什么将人留在如今,还不是怕姜嬛和你翻脸,临渊,有时候我真的不懂你在怕什么。”傅燕然说道,“以前的时候,陛下要给你赐婚,你不肯就范,我这个当兄弟的,一方面肯定是帮着你仗义执言的,另一方面,我是真的觉得陶嘉月配不上你,可如今看来,我却觉得陶嘉月比姜嬛这丫头好多了。”

“不说别的,最起码的一点,陶嘉月不知道比姜嬛乖巧懂事多少,当然我也不是说姜嬛不好,只是她这个人,底细不明,太危险了。”傅燕然道,“你手下的铁骑,可是能挡千军万马,更别说时九更是你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人,在他和其他八个人联手下,都还能叫姜嬛顺利逃了,你觉得姜嬛这人能被你掌控的可能性是多少?你也别拿你的那套说辞糊弄我,临渊,动心了,便是动心了,你在找借口,也是枉然。”

夜风吹拂过耳廓,眼下庭院,也是一片清明。

姬以羡叹气:“傅三,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是帮你认清你自己的心。”傅燕然神色安然,“你若是喜欢姜嬛,就算是我在不喜欢她,等着回长安,也必定会用尽我最大的力气保她,当然这个前提是,我要确认姜嬛的身份并没什么危险。”

姬以羡拎着酒坛,与他手中的酒坛子撞了撞:“多谢。”

傅燕然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你就承认了?”

“要不然了?”姬以羡愉悦的笑起来,“你说的没错,动心了便是动心了,说什么都是枉然。”

“不管她的身份如何,她这辈子只能我的妻。”

他也不记得自己动心是在什么时候,或许是当她第一睁眼瞧见自己,自己却没有杀她的时候,又或许是他们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又或许是因为朝雨的那一场设计,让她委身给了自己,他觉得自己该负起一个责任来,是以后面便慢慢的上心了,再或许,是那次他找借口去林中杀她,却被她救下,虽然她救得心不甘情不愿的……

姬以羡笑了笑,一仰头便将酒坛中的酒喝得一滴不剩:“你说得对,我们的确在这儿拖得够久了,留下一人处理这些事,我们便走吧。”

“多久?”

“后日。”

因为身上有伤,姜嬛也不敢直接就往浴桶里跳,只能拿过一张汗巾丢进水来,然后又捞出来,拧干往身上擦拭,如此反复了数次之后,这才算是勉强干净。

姜嬛将汗巾搭在了屏风上,拿着玉祁塞在了她的锦囊,换上了那一身西域衣裳,将灯挑了,便懒洋洋的倚在那。

月光清凌凌的对着窗扇洒了下来。

她将锦囊拿在手上玩弄着,也不知是在思量着什么,过了许久,这才将锦囊给拆开,反手便从里面倒出了一块玉玦来。

是一块很模样很普通的玉玦,但玉的质地却十分好。这玉玦是一块墨玉,却是墨玉中的蓝田玉。姜嬛在见着墨玉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倏然就有了变化。

她手指颤抖着,再仔细一摸,就能发现那玉的另一面,刻着一个字,祁。

与此同时,她脑中闪过了玉祁说的话,“这里面便有你想要的答案,回去看吧,反正我就在这儿,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不过你看完之后,记得砸了。”

这个玉玦,若是放在旁人身上,或许只会认为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玉玦而已,可作为沈家人,却知道这个玉玦……是他们沈家每个人都有的。

男子赠以墨玉,女子赠以汉白玉。

自打生下来的时,沈家便会命人打造两样东西,一枚玉玦,一枚玉佩,玉玦刻字,玉佩刻图腾,以此作为沈家子弟的象征。

沈家。

——祁。

姜嬛死死地捏紧了手中的玉玦。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玉祁这人能轻而易举的猜到她的身份,还知道她的乳名,这一路走来,总是无条件的护着她,管着她。

因为,在这儿没有谁比她更有资格。

也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觉得玉祁的那一张脸不真实,又为什么不肯给自己看他的真容如何?

可她了,她都做了什么?

姜嬛豁然起身,极快的朝着门边走去,却在挨近门扉的时候,倏然停下了脚步,灯影煌煌,在她身后铺满了一片。

她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玦重新装入了锦囊中,带回了身上了。

这事,不能着急。姜嬛目光幽幽的将手收了回来,垂在身侧,安静的重新走到了床边,裹着被褥躺了上去,只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搁在外面。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