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98 我不想回去,也不想嫁给太子哥哥。

沈澈的动作极快,姜嬛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霁琅:“你对二哥说了什么?”

沈澈拎着玉祁衣领,又准备揍第二拳的时候,姜嬛立马就扑了上来,将沈澈给拉住:“二哥,他是小叔,你对长辈对手,要是被爹爹知道,你又要被骂了。”

沈澈的拳头一愣,看着被他打翻在地面上的人:“小叔?”

“沈澈。”玉祁咬牙切齿的等着他,“你给老子麻溜的滚下去。”

听着熟悉的声音,沈澈面色微窘的翻身从玉祁的身上下来:“抱歉,是侄儿心急了,不知道小叔在这儿。”

“二哥。”姜嬛拉着他的衣袖,对着玉祁笑道,“小叔大人有大量,怎么会和我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

霁琅也算是个机灵的,听见姜嬛唤了小叔,等着沈澈爬起身的时候,立马就上前将玉祁给扶了起来。

玉祁没好气的朝着姜嬛瞪了一眼。

沈澈虽然知道自己一时情急打错了人,可到底心中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和暖暖在一起,竟然不给家中说一声,天知道,这几个月他们是怎么过的。

心中的怒气稍稍平息了些后,沈澈立马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姜嬛的身上,他揪着她的手,将她按在了凳子上:“暖暖,小叔的事我们先不说,不如我们先来说说,你的事。”

姜嬛心中在听见霁琅说沈澈来的那一刻,便知道被他逼问也是迟早的事,对着沈澈她也并不打算隐瞒,便道:“二哥,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不如我们先说说其他事。”

“在我这儿,没什么比你的事更加重要。”沈澈是打定主意不将人放过。

姜嬛揉了揉额角,指了指破落的窗:“你确定让我在这儿说吗?”

沈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重新寻个地儿便是。”

尔后几人便跟在沈澈的身后一同去了他的屋子。

月华轻轻浅浅从窗棂洒下,沈澈走过去坐下的时候,整个月华浮动,落在他眉眼间,像极了谪落九天的仙人。

可也就是这般沉静如水的姿态,蓦然叫姜嬛觉得心惊胆战。

她紧紧地拽着玉祁的衣裳,玉祁回头就从她的眸子中读出另一种可怜兮兮的味道,他摸了摸自己被沈澈打着的地儿,幸灾乐祸的一笑,慢悠悠的走到了沈澈右边的长椅上坐下。

姜嬛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不紧不慢的走过去,屁股刚挨着冷冰冰的椅子,就听见沈澈开口:“说吧,你怎么会在这儿。”

“二哥。”姜嬛语气有些委屈的喊了声,“咱们能先不说这事吗?”

沈澈向来没什么弧度的嘴角边,带出了几分弧度:“你说了。”

姜嬛眨眼,在沈澈冷淡的目光下,低着头忍不住的低吼了声:“霁琅,你出去守着。”

原本坐下正搓着手倒茶的人,动作忍不住一顿,他愕然抬头看着姜嬛,一下子就委屈的抿住了嘴:“郡主,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让你出去守着就出去守着。”姜嬛说的飞快。

霁琅磨磨蹭蹭的不愿起身出去,接过被沈澈一瞪,顿时就跳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那动作娴熟的像是演练了许多遍。

“这孩子如今倒是听你的话,原先跟着我的时候,总喜欢跟我皮。”姜嬛没忍住,出声感叹了句。

沈澈冷笑:“霁琅比你大。”

言下之意,便是她唤人孩子不太正常。

“现在霁琅也不在了,你可以说了吧。”沈澈道。

姜嬛忍不住叹了口气,开口:“其实这件事说来,我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

“那日,我按照往常的习惯去寺庙上香为你们祈福的时候,听闻后山景致不错,恰巧无事便去了,然后我好像就被人推下悬崖,但具体我记不清了,就连那个害我的人,我都记不得他到底长了何种样子,又是谁?”

“等我醒来,我便在肃州,广陵王府之中,至于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我倒是去找人问问了,是一个教书先生从人牙子手中将我买下来的,他们刚好丧女,见我容貌尽毁十分可怜,就动了恻隐之心,后来他们一家潦倒,又被广陵王府的侧妃林氏所救,带回了肃州去。”

“你也知林氏不喜临渊世子,想尽方法要折辱于他,刚恰那个时候临渊世子重病昏迷不醒,林氏便借着冲喜的名头,将我送到了临渊世子的身边去,二哥,我醒来见着的人便是临渊世子,还有刚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一身内力全部被人封住了。”

“而这一次我之所以在这儿出现,是因为我跟着临渊世子来的。”姜嬛尽量将这件事说的平淡,轻描淡写的想要带过。

可瞧着沈澈因愤怒而红了的眼眶,姜嬛心中也颇为不是滋味,她伸手拉住了沈澈的手:“哥哥,现在这些都过去了,你就别想了。”

“我会带你回家。”沈澈反客为主牢牢地将她的手抓在了手中,“暖暖,哥哥会带你回去的。”

“二哥,我没你想的这般脆弱。”姜嬛失笑着,将手从他的手中拿了出来,“况且,你不觉得如今这样也挺好的吗?我潜伏在临渊世子的身边,能帮你们得到更多的有利的情报。”

沈澈红着眼眶摇头:“暖暖,我们不需要你这般。”

“二哥,你听我说。”姜嬛伸手摸了摸眼角的泪,便笑道,“我不愿与太子哥哥成亲,我不想我的余生都耗费在那座高墙大院之中,二哥哥,你这般疼我,会答应我的,对吧?”

沈澈忍着怒气,说道:“暖暖,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要跟我回去,若是叫广陵王发现你的身份,你可想过你的下场会如何?”

“可到如今,不是还没发现吗?不但没有发现,我还混进了广陵王府的暗卫之中,二哥,如今大好的机会摆在我们的眼前,难道你想就此功亏一篑吗?那我先前所受的苦,又算什么了?”姜嬛不急不缓的问出口。

沈澈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半个身子就倾了过来:“那你跟在临渊世子身边又有什么用?就他那么一个废物,一个病秧子?”

“他不是。”不知为何,姜嬛听见有人这般说姬以羡,心中陡然就升起了一种很微妙的情绪,就是隐隐的带了几分怒气,她听不得别人这般说他。

姜嬛手指扣着桌面,将情绪平稳下来,才道:“二哥,传言不可信,若是临渊真的是个废物草包,你凭什么以为,广陵王会让他霸占着世子的位置。”

“因为,他深受圣宠?”沈澈揣测道。

姜嬛平静的摇头:“他手中,握着的是大燕铁骑。”

“他?大燕铁骑?”沈澈愕然的瞪圆了一双眼,就连呼吸声也陡然急促起来,“暖暖,你确定了?”

“我在他的书房找到了他与傅三来往的信件,这一次他来此,带的便是大燕铁骑。”姜嬛又道,“你们若是要防,记得连着临渊世子也一同防着吧。”

听了姜嬛这一番话,沈澈立马就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他低头看着她:“暖暖,临渊世子和傅三的信件,可以说是非常隐秘的东西,你是怎么拿到手的?又是如何能出入他的书房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了我?”

“我能有什么事瞒着哥哥你呀,我所言的都是事实,如今临渊世子也在这个镇子上,二哥我不建议你去冒险。”姜嬛转了一个话题,“这些日子,临渊世子日日夜夜都在外出,他身边跟着的人太多,我不敢跟上去,但是从他们的言辞之中,可以窥其蛛丝马迹,他们如今已经和拓跋无意取得联系,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二哥……”

不等姜嬛说完,就被沈澈截断了话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再来之前,我便有打量,我不准备与拓跋无意何谈,也免得他狮子大开口。”

“我准备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

姜嬛眼中微光柔和起来:“我也是这般想的,而且我记得部落之中,除了拓跋无意,还有其他人也是我们这边的,依照我的想法,咱们不如挑起一场内讧怎么样?”

“大燕与草原和谈,已经是势在必得,我们在如何,也不可能力挽狂澜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唯一的能稍作拖延的办法,便是先让草原起内讧,无暇顾及大秦东境的战线。”

沈澈沉默了片刻,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暖暖你知道这次临渊世子带来的人都有些谁吗?”

“傅三,韩雍,和大燕铁骑。”

“韩雍是谁?”沈澈问道。

“是温家的表少爷,也是济世堂的大夫,算是军医吧,应该是跟着临渊世子调养身子的,此人虽说武功一般,计谋也比不过傅三,但也算是不错的人。”姜嬛说道,“二哥,你别想着将他们一网打尽,就算是爹爹在此,也不可能的,我觉得还是避其锋芒为上。”

沈澈应了声:“你说的我明白,只是不甘心罢了。”

“就你所言,这般大好的机会,若是不加以利用,岂不是平白辜负了吗?”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