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99 就算负了天下又如何

烛影惶惶。

姜嬛无奈:“二哥,如今的境况与我不同,你别拿两者相提并论,还有此事,你别告诉爹爹和大哥,我怕他们忍不住会直接冲到大燕来,你悄悄的提一句,我如今安好便可。”

沈澈轻嘲:“你也知道父亲和大哥会着急,知道还敢一意孤行的留在此处?沈梨,我瞧你如今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吧!”

眼前的人,颓丧的低着头,眼角似有泪光闪动,沈澈愣了片刻,还是别过头去,不忍再看半分。

“二哥,我要与你转述的,已经全部转述了,等着我去了长安,便会与你联系,此间之事,我恐怕是无法再帮你了,还有小叔……这次,你就将小叔给带回去吧,小叔许久不曾归家,祖父和祖母必定是十分想念,而且有小叔跟在你身边,我也算是放心些。”姜嬛又接着说道。

可刚说完,玉祁就微微一笑:“暖暖你说什么了,我们既然在肃州重逢,那就说明小叔和你有缘,你几时回去,我便也就是归家,要不然,将你一人放在这儿,我还真怕出了什么事。”

在这件事上,玉祁和沈澈算是意见一致。

姜嬛叹气,还想再劝着的时候,浓重的夜色中,一阵马蹄声蓦然由远及近的传来,惊破了这份沉淀了许久的寂静。

三人对望一眼,纷纷靠近了窗扇,稍稍掀开,就瞧见了夜色中,一行人入了客栈。

他们的身影几乎都要与夜色融为一体,若不仔细辨认,还真不容易瞧见,沈澈倚在窗棂边上,眉尖凝重:“这些人是?”

玉祁沉默着摇头,倒是姜嬛一眼便认出最前头的那人:“临渊世子。”

“他……怎么来了?”沈澈愕然不已。

“许是跟着我来的,又许是无意间撞上的,玉祁,我们先走吧,别呆在这儿,还有二哥,你尽早离开这里,或者你们藏在屋里别出来,等着他们离开。”姜嬛起身离开,还未走远就被沈澈一把拉住了手腕:“你小心些。”

“嗯,我会注意的。”

“暖暖,别逞强,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你若没了,就算是覆了这个天下,我也必会倾尽所有你报仇的。”

姜嬛顿然失笑,她眼眶红红的望着沈澈握住她的手,心中恍然有暖流而过。

这叫她……如何舍得?

从沈澈屋子出来的时候,隐隐听见下面有人问了句:“今日可有人前来投宿?”

姜嬛顿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可下面客栈老板的一句话,彻底叫她将心放了下来:“今儿前来投宿的还挺多,不知大人问的是哪一位?”

“一男一女。”那声音又道。

客栈老板沉默了一会儿,恍然醒悟的一拍大腿:“客官说的可是那两个全身都笼在黑袍中的人?”

“是。”那声音稍稍带了些愉悦,“他们如今住在哪儿?”

“我们和她们是旧识,并非要害人。”见着客栈老板的神色不太好,说话那人又补了句。

听见这话,客栈老板的脸色也算是好了起来,并且为他们指了路。

刚关上屋子,姜嬛就瞧见了那被沈澈一脚踢得支离破碎的窗。她沉默了会儿便一把就拉过玉祁的衣领子,将他身子抵在了窗框边上。

玉祁也明白她要如何,自然是全程配合。

是以当姬以羡他们进来的时候,冷不丁的就被吓了一跳。

韩雍瞪了眼睛,一溜烟的从姬以羡的身边跑过来,指着两人说道:“你们这又是在玩什么?哎哎哎,这儿危险,你别这样提着玉祁的衣领啊。”

姜嬛手指稍稍一松,却并没有放开:“韩公子?”

“是啊,在这儿瞧见我们高兴不高兴?”韩雍笑着眯起了一双眼,然后回身招手,“临渊,快来瞧瞧你家小媳妇儿,也不知玉祁是怎么惹了她?”

身后,姬以羡将黑袍扯下去,上前,一只手放在了姜嬛的腰间,他一弯腰,气息便流窜在了她的耳后根那:“怎么了?”

“没,闹着玩了。”姜嬛将手松了,直起身子看他,“你怎么过来了?”

“我回去,阿西说你不在,我便追过来了,如今这个镇子上不太安全,你还是别乱跑的好。”姬以羡极少用这么温和的声音与她说话,“有时候我想,还是将你放在眼皮子底下要安全些。”

玉祁接着傅燕然搭过来的手爬起了身,他理了理自己被姜嬛扯乱的衣襟:“还不是因为上次陪她喝酒,她说她一醒来又没见着我。”

“说得好像我一醒来,见着的人是你一样。”玉祁神色不愉。

韩雍猜测了无数种可能性,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不过听着姜嬛这么一提,他倒是想起了原先在肃州的时候,姜嬛同玉祁出去喝酒,结果一转眼就被玉祁给卖了,他忍着笑:“姜嬛,你这是准备秋后算账吗?”

“你们很闲吗?”姬以羡一个眼神扫过去,韩雍顿时就安静的闭了嘴。

傅燕然从后面伸手搭在了韩雍的肩上:“走吧,先去休息,我让掌柜的给你们换一间屋子。”

姬以羡应了声,牵住了姜嬛的手就往外走:“日后,你别这般了,若是想要教训人,多得是方法。”

姜嬛柔顺的跟在他的身边,随着他一同朝外走去。

在路过某一处的时候,姜嬛下意识的用余光扫了眼,但很快的就收敛了眼神。

屋内,沈澈贴着墙根站着,他看着那一对走来的男女的时,狠狠地握住了腰间的佩剑,努力的克制着。

霁琅早就被沈澈给警告过了,可见此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不知为何,我有点心疼临渊世子,竟然被咱们郡主给盯上。”

“姬临渊。”沈澈微微笑着,咬牙切齿的咀嚼的这个名字。

霁琅眨眼,想着府中的几位公子,那一个比一个暴的性子,他觉得应该担心的真的是人临渊世子吧。

毕竟景阳候府的女婿,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同姬以羡回了屋之后,姜嬛将衣衫一宽,便贴着姬以羡抱住了他的腰,将脸小心翼翼的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之上。

姬以羡骤然被抱住,愣了会儿,眼角不由得浮上了几分欢喜:“你今儿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般黏人?以前,你可从不会这般主动的。”

“累了,想要睡一会儿。”姜嬛说道,“我们几时能回去?”

姬以羡摸着她的头:“你不是想瞧瞧这里的风光吗?怎么突然间就想回去了?”

“太热了,我本来就畏热,如今还这么一个地儿,再好的风光都没心思欣赏了,倒不如我去敦煌,我想瞧瞧那。”姜嬛笑盈盈的倚在他的怀中,开始一本正经的胡扯,“听说那有天山,还有月牙泉,有大漠孤烟直,也有长河落日圆。”

“以前还在闺阁中的时候,隐约听人提起过,便一直向往此地,但你也知大秦和大燕,相隔万里,父兄都不曾去的地方,我又如何能去,这些呀,只在书中读过,还以为这一生都无法见着了。”

“说起来我还不曾问过你的父兄是谁了?于情于理,我总该知晓几分,免得日后见了,才不会失了礼数。”

姜嬛听闻,顿然失笑:“世子爷,您这辈子都不可能与我父兄遇见的,你呀,就死了这条心吧。”

姬以羡倒也不曾逼问,只是笑着揉着她的头:“日后的事,谁说不准,先睡吧,明儿我送你回阿西那里,这段时日你就不要乱跑了,安心的呆着,等着我将事情办完,便接你回去。”

“其实你可以带我的。”姜嬛倚着他,“你也知道我武功不错,虽说比不得炽夜,可与时九相比,可是不差分毫。”

姬以羡摇头:“此次行动太危险,我不舍得让你跟着我,而且你身上还有伤,不可妄动。”

“可傅三不会武功,您也不是带着吗?”姜嬛说这话的时候,带了些赌气,“您就不嫌他是累赘吗?”

姬以羡低笑:“谁与你说的这次要带傅三,他不去,与你们一样都在客栈中,你替我保护好傅三,便足矣。”

听见了最不想听见的事,姜嬛眼中笑盈盈的一片,恍若春水粼粼,可那颗吊着心,却是一沉在沉,只恨不得直接碾入地底中。

“可欢喜?”他贴着她的耳根问道。

她笑:“欢喜。”

沈澈一夜未眠,直到清晨听见楼底传来了马蹄声,这才微微一动,踱步走到了窗边,将窗扇微微的拉开了一条缝隙。

昨儿深夜过来的人,已经如数走了,也将他消失了将近一年的妹妹给带走了。

清晨的街道,日光洒落,却空旷而寂静。

沈澈静静地垂着眼睑,将窗扇合上:“霁琅,我要见拓跋无玉。”

霁琅从房梁上跳了下来:“是,公子。”

回到阿西那,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事,姬以羡将人放到客栈之后,转身便又同炽夜他们一同走了。傅燕然笑眯眯的倚在门框上:“从回来的时候,世子妃的脸色就不怎么好?可是不放心?”

姜嬛嘴角微微扯动着:“傅三公子自然知道,又何必说出来,我先回屋了,还请傅三公子自便。”

“等等。”傅燕然几步上前,拦住了姜嬛,“时辰尚早,若是世子妃也无事,不如与傅某小酌一杯。”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