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102 暖暖,你瞒了我什么

雨水冲刷着两人的脸庞,目光模糊中,之间对面那人轻笑着将手中的长剑拿了起来:“不敢,临渊世子才是名扬天下,我等小人物,怎敢劳挂世子爷的惦记着。”

如若是在之前,瞧着这人,或许他还会有几分欣赏之意,可一旦想着,自己最乖巧懂事听话的妹妹,竟然因为他而反驳自己的这个做哥哥的,他就怎么看他都觉得不太顺眼,沈澈紧了紧手中的剑柄,咬牙切齿的盯着姬以羡,想着一会儿,自己要怎么教训他才能不露痕迹。

虽然如今天光暗淡,又下着倾盆大雨,他们之间模糊的只能看见一个轮廓,可姬以羡还是还敏锐的能感觉到沈澈对他有种似有似无的怒气和杀意。

姬以羡心头有些不解,他若是没有记错,他们今儿不过是第一次见罢了,彼此之间也没多大的私仇恩怨。

沈澈道:“世子爷,得罪了。”

随着他话音一落,后面跟着一群黑衣人,便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姬以羡捂了捂受伤的手臂后,拔剑便迎了上去。

见着他身子一动,沈澈立马就跟着拔剑而来,执剑对上了姬以羡:“世子爷,沈某对你可以向往已久。”

“彼此彼此。”

这一场打斗,不管是谁都没有占得一个便宜。

这次沈家虽然是沈澈领人出来,可到底战斗力却是远远不如大燕铁骑,这种专门训练出来的死士,而先前姬以羡他们之所以受伤,也不过他们仗着自己躲在暗处来了一招偷袭,又有拓跋无意的亲卫在后面帮衬的,可真将他们拎出来,摆在大燕铁骑的面前,却是不够看的。

所以就算是在姬以羡他们受了伤的情况下,沈澈在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他们,反而自己带来的却差不多折了一个干净。

沈澈瞧着满地的横尸,有些明白自家妹子,为何让他避着姬以羡走。

他低头望着自己受伤的手,冷笑着握紧了手掌,大燕铁骑还真是名不虚传。

“走。”沈澈深深地看了对面被几个人护在身后的姬以羡一眼,毫不恋战的低声吼了一声后,整个人便猛地转身扑进了密林中。

炽夜刚准备带人追上去,就被姬以羡从后面拉住:“别去,木已成舟你就算追上去了又如何,况且你也受了伤,若是他们有设了埋伏,你该如何?”

炽夜停下脚步,低声了一句。

折返后,沈澈他们也没走多远,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后,便停了下来。

他目光淡漠的往周围看了一圈,冷笑的勾着唇,他这次来草原,一共带了十七人,如今只剩下了七人不到,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都是重伤,对手这般强大,真的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霁琅也受了不轻的伤,被人一剑捅在腹部,他一手捂着伤口,一边对着沈澈说道:“二公子,你伤势如何?”

“没什么大碍,我们在原地调整一会儿,便找路出去,此地不能再留了。”沈澈冷静的说道。

“可是,临渊世子也受了重伤,咱们修养好之后,何不……”霁琅还未说完,就被沈澈打断:“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姬以羡带来的人没有这么少,我们若是在停留下去,估摸着那真的是插翅也难飞了。”

霁琅有些惊讶:“难道这些人不是他这次带来的全部人吗?”

沈澈想着那日暖暖与他说的话,沈澈很肯定摇摇头,他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先休息吧。”

雨声越来越急。

沈澈靠着身后树干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骤然间就听见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急促脚步声,离他们这个方向越来越近。他警惕的睁开眼,用手肘无声的撞了身边靠着的霁琅后,两人便将手边的长剑一同拿了起来,在瞬间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脚步声混着大雨急促而落的声音传来,就在靠近他们这边的时候,沈澈再不犹豫,直接挑剑便刺了过去。

来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儿竟然有人,一时之间也只能侃侃避过去,紧接着一道鞭影便蓦然挨着了他的面门,那鞭影来的又快又急,沈澈一下子都无力抵抗,就在沈澈准备有些绝望的时候,那鞭子却蓦然被收了回去,随之而来的一具香软的身子:“二哥。”

沈澈也愣住了:“暖暖?”

姜嬛将蓑衣压了压,问道:“二哥,你怎么在这儿?”

沈澈将人带到树边上:“追杀姬临渊,没想到受了伤,竟然还是个刺头,我们这边的人都折损了大半,只剩了下几个还活着。”

听见他的话,姜嬛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了然的颔首:“我早就与你说过,你以为大燕铁骑只是浪得虚名吗?”

“我是觉得临渊世子是浪得虚名。”沈澈说的十分坦诚。

姜嬛笑了下:“若他真的一无是处,你觉得大燕的陛下会将铁骑交到他的手中吗?二哥,那位燕帝是喜欢临渊世子不错,可这不代表,他喜欢到连眼睛都瞎了,你们要是休整好,还是及早出去吧,傅三已经传信给了时九,他马上便会带人赶过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沈澈颔首,雨中他一把就抓住了姜嬛的手:“那你与我一同走吗?”

姜嬛被他突如其来的问话弄的有些怔忪,她摇头:“不了,二哥我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回来的,还有……”姜嬛随意折了一枝树枝,在地面上画了起来,“这儿有人守在外面,你们往这儿走,若是在林中遇见玉祁,你便让他带你们出去。”

“那你了?”

“姬以……临渊在哪?”姜嬛问道。

沈澈顿时就警惕起来:“你找姬临渊做什么?”

姜嬛又往四周看了眼,嘱咐道:“二哥,出去之后,你别与娘亲他们说,知道吗?就连大哥也不准告诉,这些事你一人知道便好。”

“暖暖,你到底在做什么?又和姬临渊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沈澈一听,便觉得姜嬛这话中的意思,有些不太对劲,赶忙问道,就连语气也是越发的凌厉,“你又瞒了我什么?”

姜嬛摇头,趁着沈澈没什么防备,一把便将沈澈的手给拂开:“二哥,我先走了。”沈澈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瞧见身边的人,一个轻功便直接飘了好远。

沈澈凝视着她的背影,良久才低声吼道:“走。”

从沈澈那走了之后,姜嬛几乎是很快便确定了姬以羡的位置。

她躲在树枝上瞧见靠着石壁而坐的那个男子的时候,也不知为何,心中骤然就松了一口气,她翻身下去,炽夜的长剑便对准了她的命脉而来。

姜嬛硬生生的在空中扭转了一个身形,挡住了炽夜的长剑:“炽夜,是我。”

炽夜一愣,随即语气中便带上了几分欢喜来:“世子妃!”

姜嬛嗯了声,将长鞭缠到了腰间,眉眼沉冷的便朝着姬以羡走了去:“你如何?”

听见两人的对话声,姬以羡早就侧目过来,瞧见自己最放心不下的人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姬以羡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笑意:“嬛嬛,你怎么过来了?”

姜嬛从炽夜身边走过去,伸手将自己身上的蓑衣接下,便往姬以羡身上围拢过去:“你身子不好,别淋着雨了,伤口可有处理过?”

“有我在,你说伤口处理过没有。”韩雍抱膝坐在一边,听见姜嬛说话,没好气的回了句,大雨从他的头顶冲刷而下,将他束的发髻冲散,乖顺的贴在脸颊两边,看上去竟然意外的有几分可怜之态。

姜嬛见了,原想着过去看看,却被姬以羡一把拉住,猝不及防的将她整个人一把裹进了怀中:“雨下的这般大,别过去,嬛嬛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会过来?可有遇见什么?”

“傅三派了人跟在你们身边,后面你们进了这座密林,那人便回去给傅三说了,我知道后,便赶了过来,世子爷您没事吧?”姜嬛被他紧紧地搂在怀中,只能拼命地从他怀中扒拉出来,仰着一个小脑袋瞧着,她脸上全部缠满了白布,只余下一双眼在外面转着。

姬以羡其实已经伤重的站起来都困难,也不过是全靠后面的石壁撑着才没事,他摇头,手抚过她的眉眼:“没事,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宵小之辈罢了。”

姬以羡靠在石壁上又撑了许久,终究是有些按耐不住的靠着石壁坐下,姜嬛自然而然的也跟着他一同坐下了去,整个人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她的伤口,转头对着炽夜说道:“我们这里淋着也不是一个办法,世子的身子会撑不住的,我觉得他现在已经有些发热了。”

韩雍一听也顾不得自己腰腹上还有伤,立马就挣扎着站起来,那人将他扶了过去,他的手刚挨着姬以羡的额头,就被人抓住了。韩雍低头看他,见着他丝毫没有放松的姿态,立马吼道:“你做什么?放开。”

姜嬛也将手从姬以羡的怀中抽了出来,将他攥在韩雍手腕上的手给打掉:“你在做什么,让韩雍给你瞧瞧,这么大的人,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闹什么脾气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