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105 嬛嬛,我是你的夫君

天色微青,落了一整夜的雨也渐渐地有了停歇的趋势,虽然不如昨儿那般如同天被捅了个口子似的,却也是密密麻麻织成一道雨幕。

玉祁在附近找了一些药草,简单的将他们两个的伤口稍微简单的处置了一下,便百无聊赖的也靠着石壁坐着,就坐在两人的中间,像一堵墙似的,将他们两个给隔开。

他不知道从哪找了一根草含在嘴中叼着,看上去就像是个浪荡的公子哥,可心中却在盘算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将姜嬛给带回金陵去。

他是真的怕了。

他怕,他这个傻侄女在这里再待下去,一颗心都要小心翼翼的捧到姬以羡的面前,任由他揉捏。

当时砚带着人下来的时候,看见就是一个男子用衣裳当成伞撑着,小心翼翼的护着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姑娘,而他们的主子,则被晾在一边,浑身都是伤,就这般躺在雨中。

时砚瞧着简直是觉得一口气就在瞬间堵在了心口上,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板着一张脸走过去,将人小心翼翼的抱起来,一句多的话都不想说。玉祁也是不愿意理会姬以羡的人,见着有绳子放下来,玉祁便将姜嬛往自己的身后一背,用她的鞭子将她系在自己的身后,一拉绳,身形极快的就顺着那跳绳攀爬上了去,整个过程中,都没有给时砚一个眼神。

瞧着他利落离开的身影,时砚气得白了一张脸:“这两人是谁?”

身边的属下摇头:“五公子,您又不是不知道,属下是跟着您一起来的,怎么会认识?”

“先把主子带上去再说。”时砚将姬以羡也背在了背上,然后学着玉祁,用一条绳子将他们捆在一起,然后也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刚一背着姬以羡跳上去,就看见他们老大,正跟在那个青年的身边嘘寒问暖的,还将他们铁骑中唯一会医术的给派了过来。

时砚背着姬以羡过去:“老二,主子受了好严重的伤,你快给主子瞧瞧。”

时蕴愣了下,说道:“可是这位姑娘伤得也挺重的,你等等我。”

“老五,先让老二给世子妃看看,你别在这儿瞎凑热闹。”炽夜捂着伤口说道,他觉得要是真让时蕴给主子先看了,玉祁那厮绝对会当场就带着世子妃走的。

要是世子妃真的被他给带走了,等着主子醒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世子妃?”时蕴和时砚一惊,纷纷惊叫出口。

玉祁听见这个称呼,当即脸色更加难看。

“嗯,世子妃如何?”炽夜关心道。

时蕴从袖子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塞到了姜嬛的嘴中:“内伤挺严重的,要好好的修养一阵子了,不过具体的,也要等回去之后,再做打算,先用药给吊着。”

处理完,时蕴便转身到了姬以羡的面前,看完也是叹着气,重复着刚才的动作,然后起身:“行了,先回去再说吧。”

说完,时蕴又绕了回来,盯着姜嬛的裹着白布的脸看个不停:“世子妃的脸是怎么了?”

“和你没关系。”玉祁说完,便将姜嬛给抱起来,动作爽落的翻身上马,小心翼翼的将人扶好,圈在了身前护着。

时蕴想了想,转头看着自己闭目不醒的主子,问道:“其实咱们主子对咱们这位世子妃,不怎么看重吧?是不是被人强迫娶的?”

炽夜摸着下巴,也想了一会儿:“是不是,等着主子醒了,你就知道了。”

“我觉得以咱们主子睚眦必报的德性,估摸着这位小哥这未来的小日子不会怎么通畅就是。”时蕴补充了一句,然后就催促着时砚将主子也抱上了马。

因为带着两名伤员,他们并不敢跑的太快,只能慢腾腾的走着。

这一走,直到临近午时,这才到了客栈。

傅燕然就站在门栏那,见着玉祁一脸寒气将姜嬛给抱进来后,一颗心顿然就提了起来,他上前几步,关切道:“姜嬛没事吧?”

“不用你关心。”玉祁硬邦邦的扔下了这一句话后,便抱着人直接上了楼。

傅燕然被呛得回不了一句,接着立马就瞧见时砚将姬以羡也给抱了回来,这位祖宗也是一直昏迷着,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能看的地儿。

“姜嬛那丫头伤的很严重吗?”傅燕然拉了时蕴问道。

时蕴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嗯,比咱们主子还要严重一些。”

炽夜倒是若有所思的往他们离开的方向看了眼,说道:“昨儿主子被人退下山崖的时候,是世子妃扑下去救的,估摸着主要是那次受的伤。”

“怪不得玉祁一脸要杀人的样子。”傅燕然说道,随即便抱着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自己放在心间上的姑娘,竟然不顾生死去救了别的男人,换成我,我也要甩脸子的。”

时蕴将手从傅燕然的手中抽了回来:“我去看看主子。”

“一起吧。”

又在这里耽搁了七八天之后,等着两位的身子都差不多算是能动,便打算启程回肃州了。

至于还差一点的没有收尾的烂摊子,姬以羡毫不愧疚的理所应当的全部扔给了傅燕然和炽夜。

自从醒来,时蕴几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主子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同了,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可每次瞧着玉祁在眼跟前瞎晃的时候,脸色都不怎么好就对了。

姜嬛还未醒。

姬以羡如今倒是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他靠在姜嬛的床柱边上,低头望着她安静如初的眉眼,不知怎地就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昏迷着被人抬到了他的床榻上。

就在他准备下杀手的时候,这人却毫无预警的醒了过来,手脚动作十分凌厉的,就像是要至他于死地。

可现在了,她安安静静的躺在这儿……姬以羡觉得自己倒是有些怀念那时候。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玉祁走了进来,语气冷淡:“你来做什么?”

姬以羡也是冷冷淡淡的朝着他看了眼:“嬛嬛是我的妻,难道我不应该在这儿,而是你在这儿?”

玉祁将手中拎着的酒砰的一声放在桌面:“你说嬛嬛是你的妻?那她的名字可上了你们姬家的玉蝶?还有,姜嬛早就死了,她不过是替代的人罢了,这点你心知肚明。”

“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妻?你们之间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之间可曾交换过庚帖,合过八字?还是说你们拜堂成亲,喝过合卺酒?好像都没有吧?”玉祁一字一句的逼问出声。

姬以羡觉得自己被他说得心都凉了半截,因为玉祁说的这些,他与姜嬛之间都不存在。迄今为止,他都不知道姜嬛,她到底姓什么叫什么,家又在哪,父母可好相处,他们又愿不愿意将自己的掌上明珠,远嫁他国?

“告诉我,姬以羡你如今凭什么在这儿守着她?”有那么一瞬间,玉祁是真的想不管不顾的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姬以羡。

告诉他,姜嬛是沈梨,是大秦的宜姜郡主,是他们广陵王府的死对头,然后让他滚得远远地,再也不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可是,他不能。

忍了良久,姬以羡才缓声说道:“我与嬛嬛有了……有了夫妻之实。”

说完,姬以羡的嘴角微微抿着往上翘着,玉祁眼神一凛,倏然回身一圈就打在了姬以羡的脸上,这一次没有用任何的内力,完完全全就是肉搏。

姬以羡身上还有伤,根本就抵挡不住玉祁的攻势,直接就被他摞倒在了地上。

他倒下去的时候,手正好撑着一旁的桌椅,连带着那桌椅一同朝旁边倒了去,发出一声巨响,正在楼下喝茶的时蕴和时砚,两人对视一眼,飞快的就直接蹿上了楼。

瞧见自家主子正被玉祁按在地上揍,两人极快的上前将他们分开,可扶着姬以羡的时蕴隐隐的感觉自己主子好像心情还不错。

于是两人都噤了声,没说话。

就在几人互相对峙的时候,有轻微的响动从床上传来。

姬以羡将时蕴的挥开,一下子就凑到了跟前,果然就见姜嬛睁了眼,正懵懵懂懂的瞧着他,就像是在瞧着陌生人一般。

“嬛嬛。”姬以羡喊道。

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望着他,瞧着她这般模样,姬以羡瞬间心一颤,搭在床面上的手都不由得握紧。

倒是时蕴支着头瞧了眼,说道:“主子,世子妃没事的,只是因为摔下山崖的时候,受的内伤太重,她体内的药性有些压制不住而已。”

“什么药性?”玉祁比谁的反应都快,直接就拎着时蕴的衣领子。

时蕴无奈的握住了玉祁的手,说道:“这江湖中倒是流传着一种药,说是可以消掉人的记忆,不过对身子没什么损身,估摸着世子妃之前被人喂了这种药,而且这种药,还可以配合着特地的什么来着,只消除掉她某一段的记忆。”

“不过这药极少在江湖上流传,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我知道是刚好因为,这药我在西域那边接触过。”时蕴说道,“这药大概两三个月后,药性就会没了,自然也就记得起来了。”

玉祁倒是隐隐能猜出些来,姜嬛这丫头自幼记性便好,更何况是害她之人,又如何会记不得,若是真如时蕴所言,那边对的上了。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就抬头紧张的问道:“真的能记起来?”

话音落,就听见姬以羡放柔的声音,轻声与她说道:“嬛嬛,我是你的夫君。”

真是,不要脸。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