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08 娶个平妻如何?

皇后的声音不轻不重的从头顶飘了过来。

姜嬛又将头埋得更低了些,反正当哑巴的好处这时候就体现的尽致淋漓,没跪多久,她便又听见皇后的声音,慢吞吞的响起:“本宫倒是忘了,你不会说话,起来吧。”

“日后,你不用这般跪着。”皇后说着,在她抬头的时候,朝她伸出了手,就像刚见着的时候,朝她伸出了手,笑容温和,“来本宫跟前坐吧。”

姜嬛颔首,慢慢的从冰凉的地面爬了起来,搭着宫娥的手一步步的又重新走到了皇后的身边去,乖巧的落座。

皇后自然也是注意到的,她拉过姜嬛的手,便将她拉近了身边:“你若不是个哑巴,本宫倒是挺喜欢你的。”

“毕竟这世上能让临渊在乎的太少,本宫怕有朝一日,他会无所顾忌的离去,可若是有一个能牵绊住他的知冷知热的人,也挺好。”皇后笑道,“自然临渊已经选择了你,本宫自然也不会去做这么一个恶人,棒打鸳鸯的,只是你一个伺候临渊,难免有些力不从心,你觉得了?”

其实从广陵王耳中听见皇后要召见她入宫的时候,姜嬛便料到了皇后必定会给他再赐一个平妻的,虽然心中有几分难受,可她还是自认顾全大局的皇后充满了期翼的目光中颔首,并不曾反驳。

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能陪着姬以羡历经风霜共白头的人,绝不会是她,就好比大秦和大燕将会是世代的死敌一般,无法共存。

自然如此,他若是能娶个平妻,倒也挺好。

陶嘉月她昨儿见过,只是个有些娇气的小姑娘,至于其他,在磨砺磨砺便挺好的,若无她的出现,可能陶嘉月真的会是他唯一的良配吧。

瞧见姜嬛颔首,皇后脸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来,她对着一旁的宫娥使了个眼神,后者意会,便立马福身道:“陶姑娘,请您出来吧。”

姜嬛看过去,就见陶嘉月正低着头,磨磨蹭蹭的从一山水的屏风后小步小步的走了出来,她今儿穿得素淡,就连发髻上盘着的也只是一根简简单单的玉簪,似乎今儿来,便是特地过来伏低做小的。

可她生的美,就算穿着素淡,那眼眉也依旧灵动美艳,许是自幼熟读诗书的缘故,她身上倒是有种温和的书卷气。

其实她不适合嫁入广陵王府,因为她太过柔弱,就像是菟丝花般,需要攀附着男子才能存活,而广陵王府的几个儿郎,却是一个比一个,郎心如铁。

就算是没有她,她如愿嫁进去,日子也不会怎么好过。

姜嬛觉得自己是有几分怜惜她。

陶嘉月上前,乖巧的行礼之后,这才敢抬头看向姜嬛,昨儿他在姬以羡怀中,她还不曾好生瞧过她的面貌,如今见了,却是被吓得脸色苍白,可在惊魂未定之余,也带了几分怜惜瞧着她。

在陶嘉月见礼之后,姜嬛也起身还了一礼。

这时候陶嘉月才发现,这人儿的眉眼特别好看,如春水初生般灵秀逼人。

“既然你们俩也见着了,多的话本宫也不说了,如今也到了午时了,本宫乏了,便先去歇息了。”皇后在宫娥的搀扶下,懒懒的起身,将这座安静的大殿就给了两人。

两人一同福身恭送皇后出去后,陶嘉月便主动的挽住了她的手:“姜姐姐,如今这个时候,御花园的景色不错,不如与嘉月去走走如何?”

姜嬛看了她眼,慢条斯理的点头。

御花园的风景的确很好,可同时姜嬛也觉得十分闷热。

刚看见了一个凉亭,姜嬛便用手指了指,因着外头的日头实在是过大了,陶嘉月便随着她一同上去避暑。可等着她们上去后,不论在陶嘉月说了什么,姜嬛都不愿意在随她走,陶嘉月也没有办法,也只能跟着她在凉亭中坐下,命宫娥泡了壶茶来。

外头,骄阳烈烈。那日光,瞧上一眼便觉得自己都能被烤化了。

陶嘉月与她一同落坐,问道:“听闻姜姐姐是从肃州同临渊哥哥回来的。”

姜嬛点头。

“听闻肃州贫瘠,夏日极是闷热,可是真的?”见着姜嬛点头,陶嘉月低着头,极委屈与她说道,“可我一直很遗憾不曾和临渊哥哥去过肃州。”

“肃州虽然贫瘠,却是广陵王府的封地,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若是去了,会如何?”

姜嬛嘴角边的微笑一直都不曾落下,陶嘉月见了,还以为是她在鼓励自己说下去,她瞧着,心中大为感动,于是又道:“很小的时候,我就属意临渊哥哥了,纵然那时候临渊哥哥并不怎么受宠。”

“属意临渊哥哥那一日,我回去告诉了我的母亲,其实陶家家教甚严,哪里能由得我性子,想要喜欢谁,就喜欢谁,还不顾廉耻的倒贴上去,于是我被父亲责罚了一顿,那是我第一次给责罚,可我却无怨无悔,但后面等我受完罚,母亲这才告诉我,那是我的未婚夫,是我可以堂堂正正去喜欢的人。”

“那时我心中欢喜,无人可知。”说完,陶嘉月捧着脸一笑,“这种感觉,姜姐姐能明白吗?”

姜嬛微笑着继续点头。

其实她并不明白,过往十六载,从未有人在她的生命中提过情爱,她只知道,自己如今要怎么样做,才是对自己最好,也是对沈家最好。

就算此刻,听着陶嘉月说着那些与他有关的过往,虽然心中却还是会惊起几分情绪的波动,但这种波动却能被她硬生生给压下去,不见半分阳光。

那些只能在阴暗的角落生根发芽的东西。

陶嘉月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她极亲昵的笑着,与她挨近:“怪不得,第一次见着姐姐,我便觉得亲近,原是这般缘故,命中注定我们便会成为一家人,对不对?”

“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聊天谈心?还是在准备一决雌雄?”姬以墨戏谑的声音从凉亭外传来。

陶嘉月转头,听着他的打趣,一下子就羞红了脸,就连语气神态也比前几日温柔了许多:“太子殿下怎么来了?”

“路过,便瞧见你们在这儿相谈甚欢的,多少有些好奇罢了。”姬以墨从外面晃荡进来,他着太子的朝服,瞧上去倒是要严肃正经很多,可一开口,却还是以前那般。

他刚一落座,立马就有宫娥上前准备倒茶,却被姬以墨伸手拦下,宫娥不知所措的站在那,不敢动,只听姬以墨笑道:“临渊怎么着,也称我一声兄长,我这个当兄长的,想要喝一杯弟妹亲手奉的茶,应该不算刁钻的事吧?”

姜嬛听后,从善如流的起身,将茶壶从宫娥的手中给接了过来,倒了一盏茶后,便真的双手拿着奉至姬以墨的面前。

姬以墨接过,低头喝了口:“果然,弟妹亲手斟得茶就是不一样,孤都觉得这茶比平日甘甜了许些。”

喝完,算是解了渴,姬以墨又道:“不过,你俩在这儿有什么好说的吗?”

“我与姜姐姐一见如故,说得也不过是些家常的话罢了。”陶嘉月明白姜嬛不会说话,便慢悠悠的开口。

姬以墨怀疑的在两人身上打了一个转,可惜陶嘉月笑靥如花,另一个也是十分坦然,就好像真的像她说的那么一回事,他蹙眉不太明白,这两人见了,不该是争个你死我活吗?怎么就好的跟个姐妹花似的?

他看着姜嬛,又道:“孤认识一个名医,不若等着他来了,孤请他给你看看嗓子和脸,虽说不一定能恢复到你原先的模样,可到底也比现在好看的多。”

姜嬛对着姬以墨颔首,可神色还是平淡一如往昔,根本就叫人看不出来,她到底是欢喜还是不欢喜。

“是韩公子他们要回来了吗?”陶嘉月算是自幼与他们一起长大的,他们身边的人,她自然也是都识得。

“嗯,接到了他们的信。”姬以墨说着,便从石凳上起了身,“父皇那还有事,孤就不陪两位了,告辞。”

“太子殿下慢走。”

到了御书房,就瞧见姬以羡正在认真的看着一张地形图,他过去反手就扣在了他的书案前。

姬以羡不悦的抬头,眉间已经快要拧巴到一起。

姬以墨拖了一张凳子,在书案前坐下,仰着头,眼巴巴的瞧着他:“你知道,孤在御花园瞧见谁了吗?”

姬以羡早就听闻今儿陶嘉月入宫的消息,能让他这般来说,也无非是陶嘉月和姜嬛遇上了,说句心里话,若是两人遇上,谁吃亏还真的说不清楚。

陶嘉月瞧着是有些厉害,不过也是瞧着罢了,典型的狐假虎威,至于另一人……姬以羡想着,一向平静的眼中骤然泛起了柔波,倒是将姬以墨吓了一跳。

姬以墨无奈的看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告诉你,你可别吓着,我刚刚可是瞧见你家那位同陶嘉月相谈甚欢的,颇有种想要拜个把子,再结个异性姐妹。”

“她一向如此,不必理会。”姬以羡倒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瞧他们还在肃州的时候,姜嬛对着朝雨的态度就知道。若非真真切切的知道她是个女儿身,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一个男子假扮的。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