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0 守株待兔

清风自半开半合的窗扇徐徐吹来。

她刚将案上的书信整理好,枝头便有一瓣梨花悄然而落,恰巧覆于她的指尖之上,她笑着将花瓣拈起来。

身后那只白狼,已经在摩擦着利爪,随时准备进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姜嬛骤然回身,腰间一抹流光而现,等着暗卫瞧清楚的时候,只见那只白狼,已经被用一根鞭子给缠了起来,卧倒在了地面上。

暗卫惊讶的看了他们娇娇弱弱的世子妃一眼,觉得不可思议的抬手,揉了揉眼,不等他瞧个清楚,就见世子妃走了上去,蹲在白狼的面前,用手将它的嘴捏了起来。

它恼怒的想要嘶吼,却发现自己根本嘶吼不出来。

“狼。”姜嬛喃喃自语的将它的嘴放开,就去摸了摸它的耳朵,“你是阿瑾养的。”

“这般颜色的漂亮的狼,我可是从未见过,阿瑾是从哪将你给找出来的?”姜嬛盘腿在它的面前坐下,已经将手从它的耳朵上转移到了头上去,就像是在顺毛一眼,摸着它。

暗卫皱着眉苦思了一番后,还是将刀给收了回去,搁在了身边,他决定自己还是静观其变为上策。

毕竟这只狼,只认世子一人为主,别说他们就连容陵有时候也奈何不了这头狼。

你们世子妃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不怕这么凶猛嗜杀的猛禽了?

姜嬛也明白自己回房也无聊,便将这头狼用她的鞭子绑着,抱在怀中一直替它顺着毛,初时这头狼还想咬她,但很快就被她用绳子将嘴给拴住,全身根本动弹不得。

姬以羡回来的时候,就瞧见涟漪站在他书房口哭着,却不敢进去半步。

他大步走过去,没有理会人,推门而进,就瞧见那人逆着光影而坐,那头被他饲养的狼,正乖巧的窝在她的身边,任由她上下其手。

当然是被绑着的。

姬以羡觉得自己一颗被提起来心在瞬间落地,他走过去,从后面将人搂住:“你怎么进来了?”

“我想着你书房单调,便折了几枝梨花插在瓶中给你送来。谁知道,竟然遇见这么个小东西。”姜嬛用手戳了戳白狼的头顶,“它长得可真好看,我以前也想过养一只狼的,但都是灰的,后面我便没有这个打算。”

姬以羡笑道:“这是我小的时候,从极北之地给救回来的,我见着它的时候,还是一只幼崽,半死不活的,我就顺手带回来的,后面就赶不走了。”

说完,姬以羡便伸手上前去将它身上缠着的鞭子和绳子一一解开。

刚松开,那只狼便朝着他扑了过来,挂在他的身上,当真是乖巧得要命。

姜嬛看得心痒难耐的,她蹭过去也伸了手:“我在府中快无聊死了,不如你将这只狼给我养吧,我一定将它给养的白白胖胖的。”

许是已经磨合了一下午,这狼对她虽然算不得亲近,但也不会排斥她的接近,是以姜嬛很轻易的就将狼给抱了过来,她揉着它的耳朵,问道:“有名字吗?”

“大白。”姬以羡说道,“当浮人生一大白。”

姜嬛颔首:“应景。”

“你若是喜欢,日后便喂着它便是,不过它性情还是有些急躁,你得看着点。”姬以羡叮嘱道,“别让它伤了你。”

“放心吧,它还伤不了我,若是伤了,只有苦头教它吃。”姜嬛笑弯了眉眼,“你这般早回来,许是还未用膳吧,不若去用膳吧。”

姬以羡将人拉了起来,大白就围在他们两个身边打转,似乎有种想要跟着他们一同出去的意思,姜嬛低头瞧了眼,又弯腰摸了摸它的头:“这可是狼,你成天将它闷在书房中,恐怕不太好吧。”

“就算是狼,也是头懒狼,无碍的,走吧。”姬以羡携了姜嬛一同离开,又将大白独自关在了书房中。

趴在梁上的暗卫陡然间就松了一口气。

若非今儿无意瞧见,估摸着他也要被世子妃那副有些唯诺的模样给骗了。

两人一同用了晚膳,准备就寝的时候,宫中却又突然降下了一道急旨,将姬以羡给叫走。

此刻,庭院外已然黑沉下来,就连月光也被那层层的云翳给遮了一个干净,她趴在窗框上瞧着,半阙抱着剑就守在门外,很轻易的就瞧见了姜嬛趴在那发呆的样子。

他唤了涟漪过来,指了指姜嬛,小声道:“夜寒风大,别让她着凉了,免得世子回来,又是一阵乱担心。”

涟漪叹气:“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世子临走时说过,不让我进去打扰世子妃的。”

两人说话间,就瞧着姜嬛已经自发的关了窗,又将烛火给挑了,顿时屋内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涟漪松了一口气:“看来,世子妃是打算就寝了,这样也好。”

“不过这般晚了,陛下还找世子爷进宫做什么?”

半阙摇头:“世子爷的事,哪里是我们能过问的,好好守夜便是。”

屋内,熄了烛后。

姜嬛也不曾睡去,而是换了身轻便的衣衫,从后面一扇窗扇翻了出去。

这些日子,她虽然在长安不怎么走动,可长安的地形如何,她却是全然清楚明白的,再加上又有陶嘉月那么一个好骗的小丫头,虽然她不会说话,但她会写了,那日与她叙叙感情后,陶嘉月便当场将长安的几条她想去的路线都一一给画了出来。

所以她过去,倒也算是熟门熟路的。

如今差不多已是月上中天,商铺都关了门。

她将黑袍一笼,便过去敲了一家药铺的门,里面的伙计很快出来,将门打开,温声道:“姑娘,咱们铺子已经打烊了,若姑娘若有什么想要的,不妨明儿再来。”

姜嬛伸手扣在门框边上,低声道:“你说金陵来客,问你们家掌柜,见还是不见。”

伙计愣了愣,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突然将门拉开,低着头小声道:“还请姑娘快进来,外面风大仔细着凉了。”

姜嬛依言进去,那伙计探头探脑的好一阵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掩上了门。

刚进来,一股浓重的药材味便扑面而来,她抬眼看去,别的没瞧见,倒是瞧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长身玉立墙壁上,虽说长相平淡,可却有种清风晓月的风流感。

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此时见着玉祁,一时之间倒是进退两难的。

那人靠在墙面上,嗤笑一声:“既然来了,那便进来吧。”

她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走上了前:“小叔,你怎么在这儿?”

“守株待兔呀。”玉祁笑着慢慢的靠近她,“你说,你是在这儿与我说,还是上楼去?”

姜嬛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上面:“楼上。”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伙计手脚的伶俐的立马就泡了一壶茶送了上去。

楼上窗边,两人相对而坐。

沉寂的气氛在两人的身边涌动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玉祁的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是不是,我今儿没有揪到你,你就打算瞒我一辈子?”

“哪有一辈子这么严重。”姜嬛没忍住,小声的辩解道。

“既然没有一辈子这么严重,那不妨你现在与我说说,你现在是在打算做什么?瞒着我?随着姬临渊进出广陵王府甚至是皇宫,你有没有想到,一旦他们查到你的身份,你将如何自处?沈家又将如何立于大秦?”玉祁厉声质问道,“你还是你觉得,在沈家和姬临渊之间,你觉得姬临渊要比你的父母兄长族人更加重要?”

姜嬛摇头:“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玉祁冷笑。

姜嬛低着头:“我前些日子不记得事,这不一记起来,便过来了吗?”

对于姜嬛的说辞,玉祁虽然很想相信,但他同时也比任何的都要清楚,这丫头口中的可没几句老实话。

“你真的是,最近才记起来吗?”

姜嬛平静的点点头:“我的确是最近才记起来,我想起来,将我退下悬崖的人是谁了。”

听闻此事,玉祁倒是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是谁?”

姜嬛低头喝了一口热茶,半响才轻声道:“沈轻。”

玉祁的眉头死死地拧住:“你是说,你那个庶妹,沈轻?”

“是她。”姜嬛疲倦的揉了揉眉间,“那日我去寺庙为爹爹他们祈祷,求平安玉,她也悄悄跟了过来,她在马车上时候,递了一杯茶给我,想必那里面便下了药。”

“理由了?”玉祁依旧不太明白。

姜嬛耸耸肩,神色淡漠得紧:“我又不是她,又怎么会知道了。”

“此事,我知道了,等着我们回了金陵,我会帮你……”不等玉祁说完,就被姜嬛打断:“我的事,不用你帮我处置,我们沈家留在这儿的暗探,在哪?”

“你想如何?”

“给爹爹和娘亲写信报个平安,免得他们日夜牵挂着,娘亲近年来身子也不太好,不宜忧思过重。”姜嬛说道,撑着面前的木桌起了身。

玉祁将身子往后一靠:“你若真的担心,便立马收拾东西随我回金陵,这比你写信管用的多。”

“现在还不是时候。”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