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11 若是我介意了?

见过玉祁之后,姜嬛也没再多耽误,便回了府。

当她顺着原路返回的时候,恰巧就撞上正站在窗棂前赏月的姬以羡。她撑着窗台的手一顿,想了想最后还是都没做,乖乖的束手就擒,站在了窗棂外。

一扇窗,分隔开两个天地。

她悄悄抬眼打量着他,只见他面色清淡,似极了她们第一次见着的样子,可两人相处这么多日下来,姜嬛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在生气。

至于是为了什么生气——

姜嬛觉得自己大约能猜出一二来。

她叹气:“阿瑾,你在生气吗?”

姬以羡挑眉,盯着她,语气也是冷淡的厉害:“难道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

“应该的。”姜嬛点头,很自觉地反省道,“我知道我不该半夜三更出去,还迟迟不归家。”

姬以羡颔首:“还有了?”

“还有?”姜嬛愕然的看向了姬以羡,她目光游移不定的,“应该没了吧,我也没做其他什么事了呀。”

姬以羡冷笑,手撑在窗框上,倾身过去,与她挨得极近:“姜嬛,你确定没有其他事吗?你若是想不起来,你今晚也不用回房睡了。”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离窗扇不远处的一繁茂的树冠,“不若,睡在那儿。”

姜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目光闪烁了下,十分为难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姜嬛!”姬以羡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

她委屈的鼓了鼓腮帮子,原先她跟着父兄在外行军打仗的时候,还有在肃州被广陵王丢去训练的时候,她又不是没有在树上睡过。

姬以羡忍着怒气,身子朝里侧了侧:“滚进来。”

姜嬛迟疑了下,瞧着姬以羡那张已然带了几分愠怒的脸,最终还是将“她睡在树上就好”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在姬以羡催促的目光下,姜嬛身手极其利落的从外面跳了进来,刚落地就被姬以羡给揪了一个正着,随即她身子软绵绵的任由姬以羡将她揪扯进了内室。

内室中,烛火尚暖。

姜嬛裹着被褥赖在床面上不肯撒手,姬以羡便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去浴房。”

姜嬛诚惶诚恐的摇头,不说话。

他嫌弃的俯身下来:“难道你想一身药味跟我同床而眠?”

“我说,你去这些地方都不知道处理一下身上的味道吗?这么浓烈的药材味,除了药堂和药铺还有哪里有。”姬以羡伸手撑在她的两边,“玉祁是在长安城中某个药房铺子吧。”

姜嬛不说话,眨巴着眼睛瞧他,那双眼中似有春水万千。他越瞧着,越觉得十分心中的悸动十分明显。

他闭眼忍耐了会儿,便伸手钳制住了她的下颌:“你猜,我明儿能不能将玉祁给找出来?”

“长安城大大小小的药铺不计其数,你就算一个一个的翻出来,恐怕也要好几日吧。”姜嬛静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

姬以羡笑着抚过她的眉眼:“小丫头,你别以为我真的会傻到一个一个的去翻吗?”

姜嬛警惕的瞧着他。

那人低头,轻吻这她的鬓角:“你初来长安,哪里知道长安什么铺子在哪,什么铺子又在哪?势必是有人同你指路的吧。而且这个指路的人,绝不可能是涟漪或者太子,既如此和你还有交集的便只有一个了。”

“暖暖,我这个人通畅耐心不怎么好。”他的呼吸移到了她的耳边,“所以别再去见玉祁,也别惹我生气,明白吗?”

“我与玉祁怎么也算是生死之交,我去见见他,也不过是出于朋友之谊罢了,你又何必学着那些深宫妇人成日拈酸吃醋的。”姜嬛笑着回应了一句,却也主动伸手攀住了他的肩膀,“你如今忙,就别在心神分在这些小事上了。”

姬以羡低笑:“这哪里算什么小事了,不过暖暖,若非我明白你俩真的是清清白白的,你以为我还会在这儿和你温言细语的说话吗?”

姜嬛笑得脸都有几分僵了,就在她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的时候,只感觉自己面前灼人的气息,倏然消失不见,就连那重重阴影,也随之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抬眼看去,就见那人衣冠整齐的站在床边上,言语清淡:“你去沐浴吧。”

姜嬛撑着床面起身,还未完全坐起来,就又听见他的声音,徐徐的从一侧传进了耳中:“记得洗干净些,我不喜欢你身上带着玉祁的味道。”

闻言,她顿时低头,一顿猛嗅:“哪有什么味道?”

翌日,姬以羡难得在府中休息,是以一早,便让人出去置办了画舫,准备带她去游湖。

如今正值夏日,池塘中莲荷亭亭玉立,极是动人。

然湖山水色,也是极好的风景。

其实姜嬛是不怎么愿意出去的,这长安城遍地都是姬以羡的熟人,或者说这长安城谁不识得广陵王府的临渊世子,如今又是游湖的好时节,就算不用想也知道,这出去一趟势必会遇见许多故人。

她虽是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可若是这个看法牵扯到姬以羡……姜嬛捂着心口的位置,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当姬以羡换好衣裳过来牵住她的手,准备将她带出去的时候,姜嬛反手就拉住了他的袖子,姬以羡脚步一顿,不解的看着她。

姜嬛开口:“要不,我们还是不要去吧,呆在府中,我瞧你写写字也挺好。”

“难道你就不想看看长安城是个什么样子吗?”姬以羡眉眼间有几分愉悦的上前,将人揽进了怀中,“暖暖,在回长安的那日我便与你说过,等我有时间,必定带你看看长安城是何种模样的,我想,你若是见了,必定也会喜欢上这里。”

姜嬛仰头瞅着他。

姬以羡将头低下来,与她相靠着:“暖暖,长安的山水虽然及不上金陵,可长安就没有一个能让你为之停留的人吗?”

两人呼吸相近,姜嬛睁眼看着他,只觉得心中恍若一停顿,接着涌上来的,便是密密麻麻的钝痛。

她慌乱的收回了眼神,将人往外推来了几步:“你不是还要带我出府游湖吗?不去了吗?”

姬以羡掩住眼中的沉重,一言不发的牵住了她的手,可刚到影壁那,姬以羡的眉头却一下子就拧巴了起来。

她寻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就见在府门外,正有一清秀的男子骑在高大的骏马之上,瞧见他们身影的时候,笑意微微。

竟是——玉祁。

姬以羡抓着姜嬛的手不自觉的便用了力:“他怎么来了?”

姜嬛摇头,玉祁要来,她如何能知道?游画舫也是他临时决定的,她也是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可没什么机会给玉祁通风报信。

姬以羡紧紧地抿着嘴角,神色冷峻的厉害,他牵着姜嬛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着外面走去,涟漪便撑着伞,替他们遮着明晃晃的日光。

出了府,姬以羡抬眼直视着玉祁:“玉祁公子,可真是好巧呀。”

“不巧。”玉祁摇头,笑眯眯的,“我是专程来等你们的。”

姬以羡语气冷淡:“那还真是辛苦玉公子了,竟然能替姬某府中的下人看守着王府的大门,还真是辛苦玉公子了。”

听着这埋汰的话,姜嬛倒是有几分讶异的往姬以羡那瞧了瞧。

她倒是不知道,这人竟然也有这般伶俐的口齿。

玉祁浑不在意的一笑:“您是世子,自然说什么便是什么,不过比起世子爷刚才的那个说辞,玉某倒是觉得自己同暖暖心有灵犀,知道她今儿出府,便特地过来见见她。”

“我想世子爷这般大气,应当不会介意,我同暖暖单独说几句话吧。”

姬以羡牵着姜嬛的手,微微用力:“若是本世子介意了?”

玉祁笑的如春风拂面:“那就只能委屈世子爷了。”

言罢,玉祁便朝着姜嬛一笑:“暖暖,过来。”

“不准去。”姬以羡的声音紧跟在玉祁话后响起,虽是冷淡依旧,可姜嬛还是敏锐的察觉出几分少见的紧张。

她侧脸仰头看着姬以羡已经拧起来的眉尖,似在等着他的默许一般。

“不许去。”姬以羡重复道,似乎觉得不够,又补了句,“不准跟他去。”

姜嬛颔首,便像没有瞧见玉祁这个人一般,微微垂下了头。

玉祁嗤笑出声:“既然世子爷不愿暖暖单独与我说上几句话,那玉祁今儿少不得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世子了。”

姬以羡道:“玉公子的脸皮堪比城墙。”

玉祁笑着拱手:“承认承认。”

于是,姬以羡原先计划好的游湖,便在这般情况下增添了一位不速之客,可这位不速之客却好似没有半分眼色,我行我素的,俨然将这儿当成了自个的画舫。

瞧着自家世子爷脸都要气绿了,半阙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容陵的手臂:“这位玉公子是谁?怎么好像和世子妃瓜葛挺深的?你说,他是不是世子爷的情敌呀?”

容陵从未见过自家世子爷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当即也来了几分心思,转头与他掰扯:“情敌说不上,不过世子爷不喜欢这人是一定的。”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