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20 南氏少主

这一路过来,虽然主子是姬以墨没错,但基本做主的都是姜嬛同容陵,两人自然也以最快的速度商量了一处地方住下。

那客栈不大,却胜在干净。

姬以墨是个娇贵的主,住得惯还是住不惯另说,但单说这处的吃食,姬以墨觉得自己就没有办法下咽。

是以他就挑了几筷子后,同姜嬛是双双撂了筷。

姬以墨低头喝了一口酒,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姜嬛,没忍住笑出了声:“其实说来,肃州要比这里贫瘠的多,你这般挑食,以前你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坐在周围的几人还在吃着饭菜。

姜嬛一笑:“公子又何必明知故问,我不信你没将我的生平,翻个底朝天。”

姬以墨不答,悠悠一笑,等着姜嬛接下来的话,“我并非肃州人,也不是真的姓姜,我不过是被人牙子卖到肃州的罢了。”

正在低头默默吃饭的容陵,倒是被惊了下,抬头朝着姜嬛看了眼。

听见她这般回答,姬以墨倒也没有流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来,他只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找回你的家人吗?”

“我记不起前事了,再言天下这般大,你让我去哪找?”姜嬛倒是显得轻松,“你说,我到底大燕人,还是大楚人又或是大秦人了?”

姬以墨顿然语塞。

他查到的消息,差不多就是同姜嬛所言的那般,况且临行之前,他还特地去找过皇伯父,这丫头是在严刑拷打之下,都没有吐露出只言片语来,不是真的忘了,就是……这一身的骨头实在是太硬了。

不过他同皇伯父一眼,更倾向于第一种说法,毕竟那些刑法他是有所耳闻的,就算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都不一定能撑过去,何况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最主要是,有谁会吃饱了撑的将自己的脸给划个稀巴烂,连人都不能见,这得要多大仇啊。

“这有什么呀,大燕好说,主要就是大秦……”说到一半,姬以墨顿时就住了口,过了半响,这才嗫喏道,“你要真是大秦人,别说世子妃,就是个侍妾通房,皇伯父也不会让你留在府中的。”

“不杀了你,都算是格外开恩了。”

七日后,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宜州。

几人牵马入了城。

到底宜州是大楚的皇城,要比他们一路而来所见的城池都要繁华的多。

姬以墨深深地吸一口气:“咱们今儿是不是能睡一个好觉,在好好的吃上一顿?”

“事情还多着了。”姜嬛轻言,便将他的所想的东西全部击碎,“哪有什么时间休息,容陵,你们在宜州可有落脚的地方?”

容陵点点头:“有,是世子原先置办的一处宅子,在城西的一处巷子里,那巷子僻静,鲜有人来。”

见着两人又轻而易举的将事情给决定了,姬以墨拉了拉姜嬛的衣裳:“咱们一路赶来,都十分疲惫,不如先去酒楼用个膳,在回宅子中慢慢打算?”

姜嬛挑眉看着他,随后又朝着四周看了圈,确定没了其他碍眼的人后,这才道:“可以呀,那就随意找个地儿先吃些东西吧。”

容陵是护卫,自然是听两位主子的。

不过这一路而来,世子妃的的确确是让他有几分惊讶的,相处的越久,容陵便越能明白,为什么自家世子爷力排众议也要娶她为世子妃。

或许,她没有陶姑娘那般姣好的容貌,没有显赫的家世,也不通晓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唯有一点,却也是陶姑娘比不上的,那就是韧性。

相较于其他人,姜嬛倒是要更了解宜州一些。

毕竟这虽不算是南氏的老宅所在宁夷,可这些年南氏少主一直独居于此,原先她们几个世族之间聚首的时候,便来过此地。

姜嬛选得地儿,自然是宜州城中最好的一家酒楼。

这酒楼临湖而建,坐在窗扇边,一转头就可见着那滚滚而流,奔腾不息的湖水,还有湖风拂面而来时,打在脸上的清凉感。

而此时,日光煌煌。

小二麻利的将菜肴端了上来,姬以墨拿着竹箸颇为感慨的摇头:“没想到,此行而来,我竟然还能吃到这般的美味佳肴,实在是三生有幸。”

“快些吃吧,我们不宜久留在此。”姜嬛提醒道。

姬以墨此时正大快朵颐的往嘴中塞东西,听见她的话,吃东西的动作一顿,但很快就将那些东西全部都咽了下去,便道:“为何要快些?我们没做什么亏心事吧!”

“看来你想死明儿被请进驿馆之中,为人质吗?”姜嬛夹了一筷子的鱼肉,搁在碗中。

“我从不曾来过大楚,这儿应当没什么人认识我吧?”姬以墨试探性的问道,再言就算是大楚派使者前来长安,那也是固定的使臣,别说什么楚帝,就连大楚的太子,他都不曾见过一次,更遑论这宜州城中的其他人。

姜嬛道:“你又忘了南氏原先做的是什么勾当。”

容陵在一旁点点头,附和道:“公子,姑娘说的不错,南氏的消息最为精通,暗桩更是数不胜数,别人或许好说,可若要瞒过这位南氏的少主,还真的需要费一些力气。”

“南氏少主?”姬以墨嘀咕着,“南宵引?”

“大燕太子远道而来,南某人竟然未去相迎,实在是罪过。”屏风后,一道有几分轻挑的声音慢慢的响起,接着便是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倚在屏风旁。

姜嬛抬眼看去,南宵引穿着一身大红的锦袍,带着玉冠,身后跟了三五个侍从。

他眉眼生得精致无双,笑起来的,眼尾上挑,带着几分多情绮丽。

姬以墨用余光看了已经垂眸不说话的姜嬛,这才起身:“不知阁下是……”

“在下姓南,名宵引。”

姬以墨呵呵一笑:“原来是南少主,还真是失敬失敬。”

南宵引不请自来,十分悠然的就在他们桌边落了座,那坐的地,好巧不巧又与姜嬛挨得极近。姬以墨张了张口,可瞥见南宵引那双含情脉脉的双眼时,心中也涌起了一股无力感。

他们进城也不过半日的模样,行踪竟然就被人给摸了一个透彻。

这南家的暗桩还真是……姬以墨在心中咬牙切齿的,可面上却笑得几位疏旷大气。

南宵引自顾自的动手添了一盏茶,瞧着身边的姜嬛想要挪腾着换位置,却被他伸手按住:“此地座椅不多,姑娘无须如此。”

姜嬛同南宵引的目光对上,眯了眯眼。

事到如今,她就不信南宵引这厮没有将她给认出来。

她平淡的将南宵引的手给拂开:“那就只能打扰南少主了。”

“不打扰不打扰。”南宵引笑着,“是南某人见着姑娘这双眉眼生得十分好,像极了南某人的一位故人。”

“贱妾身份低微,怎敢同南少主的故人相似。”

南宵引好脾气的抿着嘴一笑,然后热络的同姬以墨唠嗑起来,不过就算是最后临别,南宵引倒也不曾说上一句,宜州风光甚好,不容让南某人做一次东道主请大燕太子共赏美景。而是十分容易的就将他们一行人给放回了他们在宜州购置的宅子。

几人回到宅子的时候,姬以墨倒是感慨的说了句:“我见那南少主也还不错,为何你们对他忌讳莫深。”

“此地多半已经在南宵引的监视之下,等着我们走后,便将此处给卖了吧。”姜嬛没有理会姬以墨,而是转头同容陵说了声。

容陵不曾反驳,应了一句后,便将两人引向了宅子中。

“我累了,想要先休息,明儿清早再叫我吧。”姜嬛同姬以墨说了之后,便大步离开。

姬以墨站在原地,摸着下颌:“孤见她精神还挺好的呀。”

回了房之后,姜嬛在桌边小坐了片刻,便将窗扇推开,跳出去,翻墙给溜了出去。

她落地,本想寻着这个巷子离开的时候,却是冷不丁的在拐角与人碰了面。

那有一辆马车,马上上挂着两个灯笼,一只修长的手指,正半掀着车帘,露出那张妖异的面容来:“一别数年,不知郡主近来过得如何?”

姜嬛站在原地,与他遥遥相望:“许久未见,南少主风姿依旧。”

南宵引笑着又道:“此处风大,不若请宜姜郡主上来一叙,可好?”

她颔首,气定神闲的踩着小凳子上了马车,南宵引弯腰替她将车帘打起来,好让她进来,马车实在是够大,两人相对而坐,面前的小几上,茶壶中烟烟袅袅的冒着热气。

那是大秦的贡茶。

姜嬛从不知南宵引什么时候竟然喜欢上吃云雾茶了。

对上姜嬛清淡的眼神,他将手中的茶盏推了过去,口气亲昵:“宜姜,我这般晚才找到你,你不会同我生气吧?”

“南少主说笑了。”姜嬛垂着眸子,那长长的睫毛投射下一小片阴影,“我同南少主,可没什么关系。”

“你又在和我说气话了不是?”南宵引瞧着她的目光柔和,带着几分宠溺,“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怎么同我没什么关系了?”

姜嬛掩在袖子中的手指渐渐收紧:“多年不见,南少主这个脸皮,可真是一年比一年厚了,沈梨自愧不如。”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