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22 勾结

听到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姬以墨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从屋脊上摔了下去,还好被身后的容陵给扶了一把,这才免了将下面巡逻的侍卫给惊醒。

姬以墨拉住了她的手腕,厉声道:“南宵引那家伙给你说的话,你也敢信吗?”

姜嬛满不在乎的将他的手拂开:“你这不是拿到了吗?”

“要万一是陷阱,是埋伏了?”姬以墨直恨不得伸手恶狠狠的戳到她的脑袋顶上。

“没有万一。”姜嬛从后院的一处屋脊上跳下,身姿轻盈的落在了墙后,她仰头看来,光影细碎,覆在她的眉眼之上。

顿时,软和的宛若一滩春水。

姬以墨这次都是真的瞧得有些呆了,他本就站在屋檐边上,脚下空空如也,顿时一滑,整个人就宛若一只破败了风筝,极快的坠向了地面,姜嬛脚尖一蹬,将墙面作为借力,攀上了墙头,腰间的鞭子极快的出手,在姬以墨要落地之前,将他整个人都卷了起来,往墙外带去。

容陵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跳下来,小声在他的耳边提醒道:“殿下,您是想回去之后,被世子爷找去喝喝茶吗。”

这一句话,顿时就将容陵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瞬间什么月光啊美人啊,都被他抛诸脑后,全然忘了一个干净。

他清了几下嗓子,低头麻溜的将腰间的鞭子给解开,赶忙道:“咱们快走吧。”

等着回了府,姜嬛正要回房歇息,却被姬以墨一把扯住了她的衣裳:“姜……姜嬛,你随我来书房。”

姜嬛了然,当即脚步一顿,就同姬以墨一起去了书房。

书房中点了几盏烛火,算不上通亮,但也依稀可见烛火粼粼,窗纸上倒映出了三人的剪影,三人之间相互都隔着些距离。

姜嬛拉了张椅子坐下,在情况允许下,她从不会委屈了自己,她将身子舒展开,舒舒服服的靠着椅子,闭上了眼。

如今入了夜,宜州气温已经开始泛凉,就算是掩了窗,还是有丝丝的凉意从窗缝中钻出来,可这份温度对姜嬛而言,却是十分适宜。

姬以墨谨慎的将从赵家偷出来的信,从怀中拿出来,在书案上展平,瞧着信函上的落款,姬以墨觉得自己是越瞧越觉得有意思:“啧啧,这个赵大人可真是让孤非常钦佩呀。”

“你们一同来瞧瞧,这位赵大人的人脉,可真是不容小觑啊,就算是孤,也尚且做不到如此啊。”

听见他这般充满了戏谑的话,本来没了什么兴趣的姜嬛,也支着头去看,谁知道就在信函上,瞧见了两个刺眼的大字。

卫隅。

大秦的太子,她曾经的未婚夫。

卫隅同赵贤?有书信往来?姜嬛在瞧见那个名字的时候,瞬间就直起了身子,目光紧紧地被那个名字给抓住。

姜嬛也说不出现在心中现在是个什么感受,不过还是十分克制的将自己的目光给移开,看向了别处,没有在盯着那个名字。

倒是姬以墨笑着将信函推了上来,指了指:“你瞧瞧,啧啧,这个卫隅哟,还真是不择手段。”

听见姬以墨的话,姜嬛倒是就将他推到了自己面前的信函毫不避讳的给拿了起来,刚展开,看见开头的两个字的时候,那种熟悉感便扑面而来。

她面不改色的准备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就听见姬以墨以一种很是平常的口吻,说道:“沈家替大秦镇守山河这么多年,竟然就这般被卖了一个彻底,啧啧,瞧着还真是惨。”

“你们说,要是数十万沈家君埋骨青山,沈家满门皆斩,沈家的后人还会不会继续效忠大秦?”

这句话,就宛若一把刀子似的,狠命的扎进了她的心口中,揪着,隐隐的有些痛。

姜嬛拿着那信函的手,都是止不住的在打颤。

那一字一句,如同利剑一般,都淬了寒光,从她的眼前心中一一而过。

书信中,卫隅似乎同这位赵大人,无一不谈,从家国大事,说到自个的今儿结识了什么红颜知己,那一纸的风流韵事,是她从不曾听闻的。

就在姜嬛研究那一纸书信的时候,姬以墨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面前的所有书信都给看完了,他双手撑在桌面上,啧啧一叹:“这位大秦太子,隐藏的可是好深呀,咿呀呀,你说我将这些信打包送给咱们那位大名鼎鼎的沈将军,你说沈家会不会就此将大秦的天给捅破了去?”

“不会。”容陵摇头,“沈家满门都是忠臣良将,他们更明白,若是大秦再起战事,这无疑是给了我们机会,也会让那些百姓遭殃的。”

“不过,太子您若是真的意在沈家,不如从宜姜郡主身上落手,沈将军将此女视为掌上明珠,若是能说动她策反,估摸着沈家便会满门倒戈。”

姬以墨用手支着头,轻轻一笑:“宜姜吗?”

“是。”容陵拱手又道。

姬以墨想了半日,抬头:“那她长得好吗?”

容陵道:“据说,宜姜郡主冠绝金陵,想必模样是极好的。”

姬以墨再次点头:“那挺不错的,卫隅那家伙鱼目混珠,倒是可让孤捡一个便宜,只是如果宜姜真的有那么好,卫隅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退婚了?”

一旁思绪已经飘远的姜嬛,倏然就被他俩的对话给拉了回来,她转头淡淡的看着两人:“你们将主意打到一个姑娘身上,也不觉得害臊吗?”

“小丫头,你自个说说看,我们怎么将主意打到一个小姑娘身上了?”姬以墨叹气,摇头,“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如今,宜姜郡主尚且待字闺中,云英未嫁,本太子如何求娶不得?”

姜嬛冷笑一声,将那信函扔扔到了容陵的面前:“赵贤同大燕和大秦都有勾结,此人可不是个好打发的角色,想必后面还有人坐镇,要不然就凭他的胆子,可做不出这些通敌叛国的事情来。”

“什么意思?”姬以墨十分诚恳地问道。

“顺藤摸瓜,懂吗?”姜嬛拧着眉说道,“或者,你拜托一下南宵引,让他引你入宫,你将这些东西,全都给建安帝瞧瞧,看看他能不能容忍一个通敌叛国之人。”

姬以墨听后,倒是很认真的低头思考着这个法子的可行性。

姜嬛只道:“如今夜深了,我先回去睡了。”

“好,孤让容陵送你回去。”姬以墨还在思考,是以一些话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

“这般近,便不用容陵送了。”姜嬛摇头拒绝,径直走了出去。

刚将那扇紧紧掩着的门推开,一大股冷风便扑面而来,庭院外的柳条在风中舞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姜嬛拢了拢身上的衣裳,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今夜,辗转难眠的又何止她一人。

隔日一早,姜嬛也没同人打招呼,便用袍子一拢,从后门出去了。

她熟门熟路的去了南宵引如今的宅子,不过她也没从正门进,而是从后院的墙上跳进去的,她昨儿便来此处,是以府中的暗卫倒也都识得她,并未上前拦阻,而是让她一路通畅的去了南宵引的院子。

他今儿休沐,此刻用了早膳,正坐在院子中吹风晒太阳。

瞧着她来,也不觉得惊异,反而让人奉了茶上来,不紧不慢的同她说道:“你最近找我,找的可有些勤了?”

“有事想向你打听。”姜嬛从门边走了来,就算是笼着肥硕的袍子,南宵引觉得自个也能看出她绰约的身姿来。

南宵引双眼一眯,神色欢愉:“也有你宜姜郡主不知道的事吗?可真是稀奇呀?”

姜嬛走到石椅跟前坐下,冰凌凌的,顿时就让她打了一个激灵:“你南家最精通莫过于此,有事我自然是要向你打听的。”

“我怎么听着,怎么感觉你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了?”南宵引叹气,将身子往前一倾,眨着眼,“宜姜,我们虽说是老熟人了,可我的规矩,你也是明白的,想从我这儿拿消息,总归得出些代价。”

姜嬛颔首:“南少主的规矩,我自然是明白的。不过我想我的家底,南少主也是清楚的,你想要什么,直言便是。”

南宵引一听,顿时笑得更加欢喜了,若是身后有一条尾巴,指不定就在那摇啊摇的:“若是我想要,春风一度了?”

“想来南少主在这儿呆久了,已经忘了我的规矩了。”姜嬛微微一笑。

“你的规矩,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过,可是宜姜……”南宵引伸手从袍子下的一团阴影中,准确无误的勾住了她的下颌,“你当真就那般喜欢临渊世子吗?”

姜嬛面色一冷:“你又在查我?”

南宵引并未将手拿开,反而放在那,仔细的蹭着:“关于你的事,我总归是要全部知道,才能放心。”

“宜姜,你这又是何苦了,你若真的要同临渊在一起,嘉宁帝只怕要发疯了吧。”

姜嬛沉着脸,挥手打开:“这就同南少主无关了。”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