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妻嬛嬛

琅妻嬛嬛

更新时间:2021-07-21 11:21:47

最新章节: 从沈安的营帐刚出去,沈梨便立马从一旁走了上来。如今本就处在寒冬,云州有属于北境的范畴,比之金陵不知冷了多少,这下他一见着这人鼻尖被冻得通红的走上来,顿时就被气得红了眼。他一把抓过她的后衣领,将她拎至自己的跟前,没好气道:“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在这儿?”沈梨丝毫不怕他板着脸,反而能笑着伸手去抱他的

030 被救

此时无风无月,四周一片寂静。

不一会儿,这才听见了兵戈相接的声音,从耳边划过。

姜嬛抓着鞭柄,目光清淡的站在了赵贤的对立面,他们之间隔着三层多的侍卫,就算是她凭着一腔孤勇闯过去,下场如何,也是很难说的。

她侧目,同容陵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之间便曾对此景做过设想,若是他们被人包围住,一定要不顾一切的先将姬以墨给护送出去,至于其他人,能逃则逃,不能逃,也唯有当场自刎,以保全大燕的名声。

容陵拉住了姬以墨的手腕,带着他一点一点的往城门口靠近。

姬以墨何尝察觉不出他的意图,他立马反手就握住了容陵,小声道:“姜嬛还在外面?”

“世子妃说了,若是遇上危险不必管她,要先以殿下为重。”容陵将口气冷冰冰的将姜嬛曾经说过的话给重复了出来。

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紧张道:“那可是你们的世子妃。”

容陵道:“你是君。”

前方,姜嬛已经同他们混战在一起,就是这个时刻——容陵飞身一把将姬以墨捞住,将他放在了马背上后,便极快的骑着马朝着城门口跑去。

姜嬛带着其他的几名暗卫断后。

眼见着赵贤那边的人马也要追出城去,姜嬛当机立断的大喊:“将城门关了!”

“是。”

姜嬛转身,便听见了刀刃划破她皮肉的声音,无数的人马朝着城门口涌去,她奋力一跃,手中的鞭子骤然挥出,缠上了前面一个黑衣人的腰。

那黑衣人似乎一心只有姬以墨和容陵两人,并未注意到身后的姜嬛。

等着那人发现的时候,姜嬛手中的鞭子,已经缠到了他的腰上,他的身子定在了半空中,他愤然回神,挥动着手中的长剑,想要将鞭子斩断的时候,姜嬛这便将鞭子收回,身子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任何重量的就踏在身旁一个人的肩上。

在踏上去的同时,她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把剑,对着那人的喉咙,干净利落的就抹了去。

手法极其老练。

那人凝神了迟疑了一会儿,倏然折身,继续坚定不移就朝着姬以墨扑了过去。

姜嬛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在他扑上去的瞬间,她自然也跟着跃了上去,以身作诱饵完全遮住了他的视线。

见着自己盯了许久的目标被人打断,他心中虽然恼怒却还能分清轻重,就在他想要几招将她击退,继续过去擒住姬以墨的时候,城门在他的眼前轰然关上,将一切厮杀都阻在了城内。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后,传来赵贤撕心裂肺的声音;“一定要给我捉住他们!死活不论!”

姜嬛低头看了眼,如今拼死在城门口抵抗的人已经被赵贤的全部围住,根本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唯有她,立于城墙之上,受了伤,未死。

就算此刻黑夜加身,她也能瞧见赵贤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神,那模样好像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与此同时,赵贤的大部分人马也都盯上了她这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尤其是被她接连几次三番的阻拦的那人,尤其的凶狠。

几番缠斗下来,她体力也是渐渐支撑不住。

姜嬛将身子倚在城墙之上,鞭子垂地,一滴一滴的血水循着鞭子流下,蜿蜒到了地上青石板的缝隙中。

她抬头看了眼,此时乌云已经渐渐散去,将月的一角从云层后给露了出来。

便是在这般万籁俱静的时刻,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铠甲相撞发出的声音,那是军队。

赵贤脸色大变,他惊骇的抬头,正恰对上的便是姜嬛那双笑意微微的眸。

别说是赵贤,就算是其他人也都愣住了,不太明白今儿他们明明已经同人打点好了的,怎么还会有人过来?

这下别说去追姬以墨,就连他们自个也自身难保。

赵贤深吸一口气,纵然不甘,可警惕的挥了挥手,带着人全部撤了。

见着人一走,姜嬛双脚一软,彻底瘫坐在了地面上。

等着脚步声临近,她才抬了头。

明月清辉下,南宵引一身绛紫色的衣裳,宛若九天仙人般从天而降。

他弯腰,将人抱起来,也顾不得满身血污:“你瞧你,作甚非要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你的实力我还是清楚地,你想脱身完全没有问题,何必为了姬以墨差点连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

“阿引。”她眼睛半垂着靠在他的肩头,似乎只有在这般时刻,她才会显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来,也会唤起儿时的那个称呼。

南宵引原先漫不经心的面容骤然变得正经起来,还有几分微不可查的小心翼翼:“嗯?”

“帮我将……将庭凛叫来。”她捂着自己受伤的心口,一边在小声的靠在他的肩头说道。

南宵引点头:“你先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回府去找大夫看。”

庭凛,他是认识这人的。

也是这丫头亲手训练出来的暗卫,几年之前的时候,将他安插在了宜州,平时也会帮他给这丫头传递传递消息,他们之间的关系倒也不错,并非像外人见着的那般,七大世族之间,水火不容,互相倾轧。

他极快的抱着人纵身上马,尔后回头对着身边跟着人说道:“你们去将庭凛找来,就说她们家的姑娘要见他。”

“是。”

一路纵马回去,那马儿跑得又急又快,她身上的伤口因为颠簸,又被撕裂的大了些。可也是这些痛意,让她一直都保持着清醒。

等着南宵引进了府,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面上的时候,大夫正巧赶了过来,正冒着一头热汗的心惊胆战的看着他们。

姜嬛闭着眼躺在床面上:“今儿谢谢你。”

“不必。”南宵引是越看越觉得心疼,“若非你给我传信,我也不会料到赵贤竟然真的敢这般大胆,将城门锁了,准备一力将你们围剿,不过也怪我,去的太晚了些,否则你也不会受这般严重的伤。”

“命中注定罢了。”姜嬛有些吃痛的将脸偏了偏的时候,掩着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一道清朗的男声传来:“我家姑娘在哪?”

南宵引身子几乎快要倚在屏风上,听见声音后,这才从屏风后探出了一个头来:“庭凛,这儿。”

庭凛几乎是不敢犹豫,立马就冲了过来。

可当他瞧见躺在床面上奄奄一息的人儿时,一个大男人倏然就红了眼眶,他上前几步,在床前跪下:“主子!”

“庭凛。”姜嬛略微回头,睁着眼虚弱的一笑,“好久不见。”

“主子!”庭凛睁大了眼,眼中有泪光涌动,“您的脸……”

“不碍事,一张皮囊罢了。”姜嬛摇摇头,又道,“我今儿给你一个任务,你帮我,好不好?”

“主子,属下的命都是您的,别说是一个任务,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属下也义不容辞。”

“哪有这么严重。”姜嬛从怀中扯出了一枚玉佩,手指颤着塞到了他的手中,“你替我现在立马出城去,沿路去找姬以墨的踪迹,若是找到了就护送他平安的回到长安,或者护送他去临渊那里,明白吗?”

庭凛一愣,问道:“主子,您确定不是杀了他们吗?”

“不是,其他的事你让南少主给你说个明白。”姜嬛痛得又闭了眼,庭凛不敢再继续询问下去,只能无助的回头,用眼神示意着南宵引,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南宵引冷哼:“刚才有求于我的时候叫我阿引,现在又叫我南少主,沈梨翻书都没有你翻脸快。”

虽是这般说,南宵引还是心疼她,他伸手拍了下庭凛的肩,将他引到了外室去,给他将事情交代了一遍。

说完,南宵引拿着茶盏一口就灌了下去。

庭凛的眉头皱的几乎都可以将一些东西给夹死,他深吸了一口气,总结道:“意思就是,咱们主子现在是嫁给了姬临渊,那个废物?”

南宵引没有纠正他的说法,而是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又继续添油加醋:“这也就罢了,姬临渊现在还盘算着再娶个平妻了。”

“也就你们主子傻乎乎的,是人是狗都分不清。”南宵引做出十分悲恸的神色来,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你快去吧,别让你们主子担心了。”

“我知道。”庭凛也有些抑郁,不过还是辩驳了句,“我们主子才不会分不清主次轻重,她如今对姬临渊好,也不过是因为姬临渊救了她一命罢了,我们主子向来有恩必报,才不会对一个大燕的废物世子,倾心以待。”

南宵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催促着他赶快离开去找姬以墨的下落。

庭凛就算是在不愿,也不会违抗了他主子的名字,他朝着南宵引颔首之后,便一个飞身,消失在了夜色茫茫之中。

他侧目,看向庭院,檐角的灯笼轻晃,映照下的,却是一片苍茫。

就如同他一个人走过的这些年月,从开始到结束,那人从来都只是过客。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